阅读历史 |

第八章 天罚骑士(1 / 2)

加入书签

迟华再次转过身来,却不禁笑了。

还剩最后一个布道者,两个如龙虾一般的钳子里此时各塞了一个黏球,两个钳子黏在一起无论如何用力也打不开了。

不等迟华上前,游勇对着这名布道者脸上又喷了一个硕大的黏球,将他的整个面孔罩住,如果没人施救就将直接窒息而死。

三名布道者一死,剩余的普通教徒再不敢上前,转身就往镇子里跑,迟华一马当先三人在后面继续追杀。

逃窜的人群冲进镇子正进攻的队伍中,一下打乱了天堂之门的攻势。

正在镇子里指挥的牧祥一回头终于看清了后面追杀的三人,一眼便认出了迟华手中那把硕大的砍刀,双腿不自觉的便一颤,连忙高声大喊:“孔烈,你还在一旁看热闹吗?这次任务要是失败了你也脱不了干系!”

一声重重的“哼”声突然从暗处传出。

伴随这个声音,迟华突然觉得耳边生风,迟华看也不看大刀就向身侧横着拍出,“当”的一声巨响,宽大的刀身就和一柄带链儿的西瓜大小的流星锤撞到了一起,流星锤以更快的速度被拍了回去,迟华手中的大刀也被震得高高弹起。

一股噼啪作响的电流从斜刺里射向迟华,迟华往旁边一跃匆忙躲开。一道青色的身影手持两把镰刀似的利刃从迟华身边一闪而过,迟华再闪,忽然觉得周边的空气似乎一滞,闪躲的动作顿时就慢了半分,刺啦一声,一把利刃擦着迟华的腰就划了过去。

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就对迟华发动了连续三次的攻击,此时李晓飞和游勇才冲到迟华身边,护住迟华左右两侧。迟华低头检查,只见自己腰的一侧被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露出里面的蛇皮麟甲,连麟甲上都留下一道深深的划痕。

啪啪的掌声突然从对面响起,“果然不简单!难怪大祭司要出动我们天罚骑士,我们四个人同时出手都没要了你的命。”

迟华抬头,前方突然出现了五个身穿各式铠甲的怪人,拦住了通向镇子的路。

说话的是居中一个身穿银色武士铠甲、背着一柄西方阔剑的健壮男人,男人长了一张棱角分明英俊的脸,此时正双手抱胸,嘴角微微上翘,说话时语气中仍带着些许不屑。

男人左手边是一个更加健壮、身形如狗熊一般宽阔的男人,男人赤膊着上身,两只手臂粗壮的如小孩的腰一般,只在胸前斜挂了一面护心镜,手中的流星锤呼呼的旋转着。

再往左侧则是一个一身黑色皮甲、身材消瘦的年轻男人,男人两手间仍噼里啪啦的闪着电花。

紧挨着中间男人右侧的是一个一身白袍、身材娇小的女人,女人一双手完全隐藏在宽大的袖子里,袍子上并没有系任何颜色的腰带。

最后一个则是一个非常容易辨认的螳螂类变身系进化者,头部呈三角状,一双手变成了两只锋利的镰刀,腰部及双腿变得细长,连裸露在外的皮肤都是淡淡的绿色。

迟华饶有兴致的仔细打量着面前的五名进化者,五人的左胸前都有一个双手高举长剑的男性天使图案徽记,区别在于中间的男人胸前是四翼,其他人都是两翼,“你们也是天堂之门的布道者?”

“天堂之门天罚骑士团小队长孔烈,想必你就是那个将牧祥吓得连交手的勇气都没有的杀人恶魔吧?死在我们天罚骑士的手中是你的荣幸。”孔烈说着将背后的阔剑缓缓拔了出来,平举胸前直指迟华。

“在你死之前,你能不能告诉我在你们什么狗屁骑士团像你这样的蠢货还有多少人?”迟华下巴抬起,用更加狂傲的语气问道。

“你会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的,我要亲自净化你!”孔烈抡大剑直接向迟华扑来,跑动中一身黄色的短毛从铠甲的缝隙中龇了出来,额头还隐隐出现了一个“王”字,竟是一个虎类变身系进化者。

迟华一挥大刀也同时向前扑去,晓飞和游勇两人紧跟在迟华左右两侧。

一股电流越过孔烈后发先至射向迟华,迟华跑动中左手向前一甩,一块不大的盾牌迎着电流甩了出去,在空中和电流相撞,在迟华和孔烈两人中间撞出一片绚丽的电花。

硕大的流星锤紧随电流之后带着风声直奔迟华面门,游勇猛的往前一窜,将自己的身体挡在迟华身前,砰的一声闷响,流星锤如砸在了一床棉被上,即便如此仍将游勇砸得倒飞了出去。

迟华和孔烈两人已经撞到了一起,孔烈率先出手,手中大剑抡起来斜劈迟华脖子,迟华大刀刀背往上一撩,巨大的力量将孔烈的剑磕了出去,顺势单手一压刀把,刀锋斜劈孔烈胸膛,孔烈身子往后跃。

迟华刚要近身向前递刀,螳螂进化者从斜刺里杀出,手中镰刀一挥横着削向迟华头部,迟华一矮身刚闪过头上这一刀,紧跟着第二刀又向腹部削来,这名进化者镰刀就长在身上,出刀是又快又恨。

迟华只得前脚掌点地身形后退,孔烈又挺剑刺了过来,李晓飞两把飞刀同时出手分别射向孔烈和螳螂进化者,阻止两人追击迟华。

李晓飞飞刀出手之后匆忙往一旁跳开,原来是一股电流已直奔李晓飞脚下射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