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七章 拍卖会(1 / 2)

加入书签

别过宁蕊,慕容山送楚骁离开,脸上带着一丝怪异的笑。

“大长老如此年轻,竟有着地境巅峰的实力,看来我还需努力啊。”楚骁感叹道。

“你不是该叫宁蕊姐么?”慕容山终于憋不住笑了起来。

“慕容老先生莫要取笑,大长老何许人,适才也只是客气罢了。”楚骁有些尴尬。

“小友不用感叹。告诉你个秘密,你要假装不知道哦。修炼之道,越往上越难,地境巅峰,没有个五十年苦功,有几人能达到?大长老精通采阳补阴,驻颜有术。实际上,别说做你姐姐,怕是勉强可以做你婆婆喽。”慕容山在楚骁耳旁小声道。

“……”楚骁浑身一个激灵,感到后脊一阵恶寒。

与玎玲和青蓝兽汇合后,慕容山将楚骁等带到五楼的一个巨大套房,套房内有四个房间,有客厅、餐厅还有浴池。一应的家具陈设非常的高档。玎玲从未住过如此豪华的地方,兴奋得“咯咯”傻笑。ii

“这是恒社的天字号套房,专门给参加拍卖会的贵宾的。怎么样,还满意吧?城堡中除了购物,吃喝玩乐的地方一应俱全。拍卖会开始前的这段时间你们就住这里了。这是女仆小蝶,专门伺候你们的,有什么要求找她就好。”慕容山说着,一个小姑娘规规矩矩的走了进来,行了个礼。

安顿好后,慕容山告辞。大家觉得房间如此干净整洁,显得自己身上脏兮兮的。尤其是玎玲,看着那大浴池中满满的热水,眼睛直放光。等她洗完,楚骁都快睡着了。等到楚骁洗,小蝶本要继续侍候,却被玎玲禁止,说是“少爷有她伺候就行了”,却没想到自己也被锁在了浴室外面。于是最后玎玲和小蝶被安排给青烟、乌风洗了个澡。

接下来的日子很清闲,楚骁买了一批供青蓝兽修炼的各系能量晶体,以及一堆不知做什么用的各色玉料,并且带玎玲狠狠的吃了两顿好的。然后便给了玎玲一笔零花钱,让她带着青蓝兽随便逛去,自己则是一头扎进房间修炼去了。ii

《炎冥图》,打记事起,这幅图便在楚骁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仿佛是自出生便印刻在潜意识中一般。图中熊熊黑色火焰缠绕的凤凰,与白色冻气包裹的银龙,如阴阳鱼一般交相掩映,往复循环。似茅盾难容,却和谐共生,玄妙不可名状。楚骁开始习武后,才逐渐发现了这幅图的神奇,不管修炼何种功法,《炎冥图》都会让经脉的控制和脉气的运行极为流畅。仿佛自己的身体和经脉被改造得适合一切修炼一般,而且修炼速度还非常的快。众所周知,功力境界的提升,一靠天地规则的感悟,二靠自身脉气的积累。要承载巨量的脉气,就要有承受得住这股脉气的肉体。由于楚骁身体和经脉的特殊,他在积累脉气的过程中从不会出现身体上的瓶颈。也就是说,只要他感悟够高,又有足够的脉气供给,那他的功力就会不停的进步下去。后来楚骁发现,这《炎冥图》更有一个神奇之处,那就是图上的黑色火焰与白色冻气不是图画那么简单,是可以变成真实的,还是可以拿出来用的。经过不断的摸索,他终于可以做到随心所欲的将这两种犀利的力量用于对敌。他也就成为了恒界大陆上唯一一个兼修两种属性截然相反功法的人,而且互相没有一点排斥和抵消。自此,任何属性的能量,雷系、木系、地系、水系、风系等等楚骁都可以来者不拒,全部吸收,在《炎冥图》的不断轮转之下,转化成一股纯净的能量供他吸收提高。而他的脉气却可以兼备水、火两系属性的特质。ii

十天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在《炎冥图》的帮助下,对灵髓果的吸收也是非常快,已经将灵魂境界巩固在天境一阶中级的水平。只是功力上仍是地境五阶巅峰,脉气储量够了,想要突破,还需领悟啊。随后楚骁又开始研究《巫典》,第一卷“药石”篇,实际上就是一部药石方面的百科全书。里面包含了十八万三千余种草药、十二万五千多种动物类药材、二十一万一千多种无机物药材,以及其特性药性、出产环境、珍贵程度等等。还有十二万多副药方,以及药方功效、配置要诀等等。幸亏是直接灌进脑子里的,要是书的话,估计能装一柜子,够看一辈子的了。不过这药石篇可是个宝藏,里面的药方除了治病的,还有增强功力的、毒人的、解毒的、加强人体与不同元素亲和度的、辅助功力突破的、辅助修炼的等等等等。楚骁觉得以后自己光靠采药、制药、买药就够发大财的了。第二卷巫术篇就比较诡异了,根据楚骁对灵巫的有限了解,一些简单的巫术还算是能够弄明白。大部分不太简单的,仅仅做到能够看懂,但如何施展却是莫名其妙。而那些高深的,就基本算是无法理解了。楚骁琢磨得头晕脑胀,仍不得要领,只好作罢。至于第三卷器械篇,似乎是更加的深奥,里面有炼制凡器、灵器甚至仙器的方法,还有制造各种机械的方法和图样,甚至是机械工程学的长篇大论,理解起来实在是生涩。楚骁觉得还是慢慢研究吧,最好能有个高级别的灵巫指导一下。ii

转眼间,拍卖会的日子到了,恒社城堡变得比往常更加热闹起来。许多南旗城大大小小势力的头头脑脑陆续的到来。有骑着凶兽坐骑的,也有凶兽拉着的豪华四轮座驾,甚至还有从其他的城市废墟乘坐飞行凶兽而来的。街上的普通老百姓可开了眼界,平日难得一见的灵族灵巫、妖族妖仙、各色凶兽坐骑,还有那些强者,散发着让人心悸的威压,无不让他们热血沸腾,恒界大陆人们只会崇拜强者。

城堡内的地下,有一个似剧院一般的大型拍卖场,拍卖场底层大厅里面有两百多个座位,座位前端是个高高的拍卖台,拍卖台上有一个很大的水晶展示柜,环绕大厅周边的是二楼包厢,大概有二十几个,每个包厢能坐五、六个人。楚骁和玎玲将青蓝兽留在房间吸收能量晶体,由第一次接待他们的那个恒社业务员领着来到了属于他们的包厢。那业务员叫梁海,他知道楚骁的背景深不可测,且这回拍卖会的压轴拍品正是这位少爷,所以分外的殷勤,小声给楚骁介绍着进入拍卖场的各位人物。ii

“您看,对面二号包厢的那位坐在中间的老者,就是粮帮的袁师傅,袁师傅无后,他左边坐着的是他的大弟子,名叫车明。右面坐着的,是原神刀门的二公子陈虎。”

楚骁望去,袁师傅大概七十岁上下,头发花白但精神矍铄,慈眉善目的样子,但还是能感觉到他那木系地境四阶的气息中,隐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阴冷。车明则面无表情,四十岁上下,身材矮小瘦削,木系地境一阶实力,阴冷的气息毫不加以掩饰。陈虎是个彪形大汉,看那一脸龇牙咧嘴的凶狠和张扬,就知道他的心机和肌肉成反比。

“五号包厢坐在中间的那个中年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天羽阁阁主西门无尘。旁边坐着的就是原神刀门大公子陈龙,这对兄弟真是可叹,可惜了陈老爷子一世英雄。”ii

西门无尘是个看上去温文尔雅的人,四十岁左右年纪,面如冠玉,身着青色长衫,给楚骁一种,超过他表面风系地境五阶实力的压迫感,的确不简单。而那陈龙,和他弟弟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别说长相,就连气质感觉都半斤八两。

除此之外,还有来自德兰城的李家家主李铁桥老先生,来自乐生谷的百香门门主肖潇,来自滨海城的沙帮少帮主岩洛,还有狼山的嵩阳宗宗主司阳、项柳烟夫妇等,各方大佬也渐次到来。

突然,楚骁的眼神一凝,只见两个人被簇拥着走进大门,其中为首的是一个锦袍发福的中年人,相貌平平却带着一股不容冒犯的威严,靠功力修为的感应,楚骁已经无法看清对方的底细了,好在靠灵魂修为才能探知,这中年人的灵魂是地境九阶。而真正吸引楚骁目光的,却是跟在这中年人身后的女孩,恬静、出尘、秀美、端庄,一身月白长裙纤尘不染,衬托着她高挑的身材,一根绢带系着细细柳腰,一头垂至腰际的如瀑青丝被一根钬银嵌宝石的额带束在脑后,那精致的俏脸粉面含春、肤白胜雪,一点朱唇像雪中娇梅如火绽放,两汪秋水似山间镜湖清澈深邃。她就像一位谪仙一般,让四周的芸芸众生都黯然失色。ii

“想不到,一年多没见,她已经到地境一阶了啊。”楚骁心里感叹,不禁有些发呆。

“原来你喜欢这个类型的啊。”玎玲一旁瞥见,不由一阵酸意。

“这是如今南旗城风头正盛的莫家,前面的正是族长莫央,不提我恒社大长老的话,他算是南旗城的第一高手了。后面的是莫家大小姐,叫莫瑶。莫央族长膝下无子女,这莫瑶大小姐虽只是养女,不过修炼天赋惊人,深得族长莫央的喜爱和族人的尊敬。再加上出落得沉鱼落雁一般,只要是男人,见了只怕都会惊叹一番。据闻求亲的人络绎不绝,只是这大小姐眼高于顶,族内族外没一个看得上的,莫央族长也颇为头疼啊。不过也是,人家十几岁便已登至地境,天下间恐怕也就楚骁少爷这般的人杰方才般配吧。”梁海一旁拍着马屁。ii

玎玲听了更是光火,狠狠的剜了梁海一眼。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