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十七章 考验(1 / 2)

加入书签

楚骁连忙从储物手环中取出一套衣服躲到角落穿上,然后尴尬的笑着来到大家面前。

“我们都恢复一下状态,半个时辰后继续前进吧。”青鸾看了看紫槊,四个人中,只有紫槊身上带伤,虽说作为身体强悍的凶兽,这点伤影响不大,恢复起来也很快,但考虑到接下来还不知道要面对什么,还是尽可能调整好状态再前往下一关比较稳妥。

于是大家都各自安静下来恢复实力。楚骁丹田的脉气经过刚才的挥霍,也用掉了十之二三,但如果毫不避讳的吸收天地能量进行补充,恐怕又会搞出大动静,天知道会不会招惹不必要的麻烦。小心起见,还是一点点的慢慢吸收吧。他控制着丹田脉气星云的旋转速度,将两只手掌隐藏在袖中,缓慢的吸收起周围的天地能量。好在刚才数番大战,这里的空间残存着浓郁的各色能量,楚骁则是来者不拒,《炎冥图》的好处充分的提现出来,它让楚骁如同一个毫不挑食又饭量奇大的小孩子一样,成长起来自然很快。ii

此刻在“界空舟”的深处,那苍老的身影正和琳琅站在一起。

“这个楚家的小家伙现在还很稚嫩啊。”苍老身影沙哑的道。

“婆婆,楚家到底是个什么家族?”琳琅对这苍老身影非常的恭敬。

“你可听说过,在神界,有着上古十二神尊?”老婆婆说着,咳嗽了几声。

“上古十二神尊可是家喻户晓啊。不过不是到如今只剩下五个了吗?被称为五方神尊了。咱们梅家的老祖不就是北方神尊么。”琳琅见婆婆咳嗽,连忙拂着她的背。

“不错,神尊也是有后人的,现在的东方神尊以及中域离界神尊,还有陨落的另外两位神尊都是神兽,没有家族。而剩下的八位神尊,不管是否已经陨落,但他们的血脉都是传承了下来的。这就是通常神界所说的‘八大神族’。我们梅家和他们楚家,都是八大神族之一啊。只是他们楚家的‘炎冥神尊’两百多年前已经陨落了而已。那小家伙身上所负的《炎冥图》便是只有楚家族长才能拥有的,楚家唯一的神尊传承。也就是说,哪个楚家子弟拥有《炎冥图》,他就是无可置疑的楚家族长。”婆婆浑浊的双眼流露出追忆之色ii

“那么,这‘八大神族’之一的楚家族长,怎么会流落到这恒界大陆来呢?而且看他的年纪和现在的水平,也实在无法想象他是一个神族的族长啊。”

“琳琅啊,你只是个‘器灵’,如何体会得到什么是世事变迁啊,哪怕是神尊之泽,也难免五世而斩。咱们能被困在这里,他楚家族长流落到此又有什么奇怪的。‘八大神族’,说来威风,从上古流传至今,除了神尊老祖在世的家族,又有几个还能保持当年的昌盛和风光呢。欲望争夺、权势争斗,就算是神灵也不能免俗,即便是神族,没有了神尊老祖的庇佑,没落了实属正常,哪怕是身死族灭,也没什么稀奇。”

“这楚家,怕是遇到了什么变故。十年前这楚骁的母亲重伤,只身带着两个三岁的孩子逃到这里,前不久又死在了万马城外。这小家伙八成就是楚家最后的男丁了吧。我看他这身功夫,实在是粗糙的很,他想要靠自己重振家族,怕是难啊!”琳琅唏嘘摇头。ii

“这可不尽然。我粗看这娃娃的心性、天赋还是不错的,况且他有《炎冥图》,修炼之路比一般人会顺畅一点。具体的,还是看他考验中的表现吧。如果是个可造之材,看在他楚家和我梅家是世交的份上,倒是可以帮他一把。或许他便是能救我们的人,也不一定呢。”婆婆那满是皱纹的嘴角,轻轻扬起了一个期待弧度。

第二扇门,又是六道,不过这回却只剩下四个人了。大家各自选了一道,互相打气一番便推门而入。门后的场景让楚骁大吃一惊,这是一道地底大裂谷,自己就站在裂谷一侧山壁的一个山洞口,往下望,裂谷深不见底,一阵阵阴风自裂谷内呼啸吹出,发出似鬼哭神嚎般的响声。而自己面前,是一道三尺宽的窄桥,别看它窄,却是直通向千丈外的对面山壁,隐约可以看到,对面山壁桥的尽头,也有着一道门,显然,这一关的内容应该就是这道长桥了。ii

是幻觉吗?楚骁捡起一块石头朝下丢了出去,石头碰撞山壁发出的声音久久不绝于耳。是不是真实楚骁不敢肯定,但他现在也不敢拿这一切都当幻觉。眼下路就这一条,说不得也只能走走看了。

第一步踏上窄桥,心里就有一种沉闷的压迫感传来,让人莫名的产生烦躁。越往前走,这种烦躁的感觉就越强烈。果然这桥有问题,楚骁深吸一口气,平复好心神,继续向前走去。越往前走,裂谷中吹出的风就越猛烈,耳边那鬼哭神嚎的风声也越来越大,恍惚间如泣如诉的像是有人在说话。楚骁放低身体,避免自己被突然的劲风吹下窄桥,一边好奇的倾听那风中的低诉到底是什么。渐渐的,他听清一些了。哭声,无比悲惨的哭声,一边哭一边诉说着惨绝人寰的遭遇和这人吃人的世道。积善之家被灭门、男子遭虐杀、妇人孩子被当做两脚羊一般宰杀烹食,无辜的旅人被围杀、尸骨无存,一只只凶兽落入人类陷阱,被活着剥皮、剔骨割肉,小兽被棍棒打得血肉模糊,而施暴者却在得意狂笑。一幅幅血腥残虐的画面在楚骁的脑海中上演,让楚骁感到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弯腰便吐,差点从窄桥上翻落下去。ii

幻觉,这些都是幻觉,不要理会这些风声,赶快到桥对面去。楚骁强行将内心的烦躁压下,继续向前走去。然而越往前走,各种幻觉就更加的逼真和强烈。

“死吧!这样残暴和无耻的人类族群没有生存的价值!下地狱赎罪去吧!”各种诅咒的声音充塞楚骁的大脑,让他压抑得有些眩晕。

“不行!我还要给娘报仇!我还要保护好阿瑶!我一定要从这里活着出去!”他内心嘶吼着,艰难的向前挪动着步子。

要活下去的坚定信念似乎是战胜了那些嘈杂的诅咒,仿佛整个世界安静了下来。楚骁趴倒在窄桥上一阵狂呕,然后大口的喘着气。

“骁儿。”一道在梦中无数次出现的熟悉声音在耳边响起。ii

“娘?是你吗娘?”楚骁在听见这声轻唤时,似乎瞬间便精神崩溃了一般,泪水夺眶而出。“娘,我好想你啊娘。”楚骁终于恢复成了他十三岁孩子的真正样子,毫无顾忌的和母亲哭诉。

“骁儿,你毕竟还只是个孩子啊,让你背负这么多,真是苦了你了。”那声音也开始轻轻抽泣,让楚骁听了更是心酸。

“娘,孩儿不觉得辛苦,孩儿要给你报仇。”

“傻孩子,娘不要你报仇。娘现在能和你爹在一起,已经很满足了。真希望我们全家能够团聚啊。”

“爹?爹在哪?我能见到爹吗?”楚骁突然眼睛一亮,爹在他的记忆里是那么的模糊,他一直都想要真切的知道爹到底是个什么样。ii

“骁儿,我的儿子。”一道厚重威严的声音在楚骁前方响起。

楚骁猛地抬头,只见一个模糊的背影出现在前方,高大伟岸又充满了威严。

“爹!”眼前的背影也不止一次出现在自己的梦境,他当然认得出来,这就是自己三岁便失去的父亲。楚骁飞快的爬了起来,想要向那道背影跑去,可他刚迈了一步就停了下来,呆呆的望着前方。

“骁儿,我是你父亲啊,快到为父这来,让我看看你。”背影的声音有些嗔怒。

“过去我就死定了。你可敢转过身来?”楚骁的眼睛此刻恢复了部分清明,可仍旧充满血丝。

背影不再出声,缓缓消散了。果然,这些幻觉都是基于我脑中的记忆,我既然记不清父亲的样子,那么幻觉中自然只会有他的背影。随着幻觉的消散,楚骁才发现,窄桥已经走了一半,此刻自己正站在桥边,再向前一步便会落入无底深渊。压抑和烦躁的感觉仍然强烈,他摇头轻叹一声,再次向桥的对面走去。ii

一滴滴冷汗滴落桥面,压抑已经变成了恐惧,烦躁也升级成了狂躁,二者交替、联合,疯狂的撕扯着楚骁的意志。脑袋胀痛得快要爆掉了,双眼已经充血赤红,他无法再在桥上步行,只能双手着地的在桥上爬行。他几欲疯狂的头脑中,仅剩下母亲、阿瑶还有必须活下去的信念。这信念支撑着他,一点点的前进着,哪怕已经精神恍惚,他的潜意识依然在支撑着他前进、再前进。

“楚骁哥哥,你怎么还在这?我都已经过关了,回来接你,你加把油,就剩几丈距离了,赶快过来啊。”阿瑶的声音自前方传来。楚骁抬头,阿瑶就站在对面桥头的门口朝他招手。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