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二十七章 嵩阳宗(1 / 2)

加入书签

最新网址:www.wx.l</p>中州的北部是一片丘陵地带,也有着一些高山在此耸立。不同于中部地区,没有了平坦的荒野,也就没有了无休止的风沙。丘陵间的沟壑中仍能看到一簇簇的绿色,给人一种生机盎然之感,甚至偶尔还能看到一条条尺许宽的小溪自丛丛绿意间流淌而过,引得楚骁、阿瑶和众兽冲上去狂饮一番。

在远处,一座高耸的山峰狰狞的矗立在那里,仿佛一头远古凶兽,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那便是狼山了,一会紫槊前辈带大队人马埋伏山下,封锁所有道路,我们二人先混上山,如果需要,便放信号进行围剿。”楚骁虽然温和,但是杀母仇人就在面前,他不介意大开杀戒,如果需要,屠灭整个嵩阳宗他也不会手软。

“就你们两个上去会不会有危险啊?我听你说他们一共有十二个地境高手。”紫槊是觉得楚骁有些托大。

“他们功力最高的也就地境六阶,这种水准的我一个能打十个。阿瑶您就更不用担心了,她要是跑起来我都逮不住她。我有个办法能够先混上山见司阳夫妇,当面控制住他们以免逃掉,还要顺便破了他山门的‘万竹千杀阵’。不然一旦有人催动,你们一时半刻都上不去。”楚骁说完笑了笑,表示自己不会乱来。

安排好后,二人与众凶兽便再度启程,向着狼山而去。不到半日,已至狼山脚下,条石铺就的一条宽敞山道蜿蜒通向山上,山道两旁尽是一片茫茫竹海,想必便是那“万竹千杀阵”了。山门起始处有一汉白玉牌楼,牌楼上书三个古朴大字“嵩阳宗”,看来这便是山门了。紫槊带着众多妖兽早已散去,埋伏向各处要道,只要是嵩阳宗的人,便是许进不许出。楚骁、阿瑶二人信步向着山门走去,山门下有着两个嵩阳宗弟子在此把守,充当通传以及知客之职。

“两位且住,此乃嵩阳宗山门,不可轻闯。不知二位来我嵩阳宗何事,我等也好通传。”这两个看门弟子虽在门内地位低微,但毕竟守门日久,眼力也是锻炼出一些,看出这两位必不是寻常之人,因此口气还算客气。

“请代为通传贵宗司阳宗主,就说‘七星盘龙锁天阵’的主人来访。”楚骁态度也很礼貌。

“还请稍待,我这就去通禀。”既是要见宗主,那看门弟子也不敢怠慢,行了一礼便是匆匆向山上急奔而去。

不消片刻他便跑了下来,向楚骁等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宗主有请,贵客请跟我来。”

沿着山道一路向上,楚骁和阿瑶慢慢的前行,左右环顾着,似乎是在欣赏这竹林的风景。不过楚骁却是渐渐的看出了这“万竹千杀阵”的门道,旋即不屑的轻笑,倒背着手,将袖中一个个巴掌大的黑玉盘不时的弹落在竹林中的阵眼之上,而前面带路的那个嵩阳宗弟子什么都没有察觉。

行了许久,山道便到了尽头,这里也只是到了半山腰的高度。在狼山的山腰之上,开出了一大片的平地,建造着大量的房屋,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的嵩阳宗弟子在建筑物间来来往往。这些建筑物的中间如众星捧月般的,是一座宏伟的大殿。大殿内,正中位置上有两个座位,坐着司阳和项柳烟夫妇。其他座位都空着,并没有见到嵩阳宗的其他高手。楚骁和阿瑶刚一走进大殿,司阳和项柳烟便从座位上站起。

“哈哈,贵客临门,让我嵩阳宗蓬荜生辉啊!司某福薄,上次与‘七星盘龙锁天阵’失之交臂。不想今日,其创造者竟是上了狼山,真是让我夫妇二人喜出望外啊!快快请坐。”司阳的脸像一朵花一样,笑容绽放着,他估摸着楚骁这次来访,估计是冲着‘离砀’而来,他既然能够制作第一套‘七星盘龙锁天阵’,当然就能制作第二套。司阳仿佛已经看到那七个漂亮阵盘摆在了自己面前。

“宗主客气了,楚骁此来,是有一事相询。”楚骁并未坐下,而是依然站在大殿中央,身后的阿瑶也是没动地方。

“哦?不知楚骁小友所询何事?”司阳与夫人对望了一眼,二人皆已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太对头。

“司阳宗主竞拍‘七星盘龙锁天阵’时所用‘离砀’是从何而来?”楚骁双眼紧紧的盯着司阳的眼睛。

“‘离砀’是司某人之物,其从何而来,似乎与小友无关吧?”司阳此刻的脸色已是不太好看。珍奇之物最是怕人觊觎,你竟然上来就问这东西从哪儿来的,难道想说原本是你的不成?

“无关?两年多前,万马城外,一群人围杀一个女子,然后瓜分其身上财宝而去,殊不知那其中竟是有着恒界大陆上绝无仅有之物。而我,便是那女人的儿子,你说,这‘离砀’和我有没有关系?”说着,楚骁的脸上更是充满了杀意。

司阳夫妇也是脸色大变,他们一下子便明白了为什么这“七星盘龙锁天阵”的拍卖,一定要用‘离砀’来做交换,这就是一个设好的局啊。如今自己已经暴露,就算抵赖恐怕人家也是不信,恐怕你死我活就是此事唯一的结局了。

“不错,我夫妇是参加了当日之事。”项柳烟脸色惨然答到。

“夫人!”司阳连忙出言喝止,似乎仍然妄图狡辩一番。

“没用的,既然人家已经找上了门,自是有着确切的把握。这些年来,我心里一直为当日的事情备受煎熬。我夫妇向来淡薄,一辈子未做过什么昧心的事情,可那次竟是被贪婪蒙了心智,做出如此行为。那天的场景这两年时时在我眼前浮现,彷如修罗场般,数十人命丧当场,那血腥味到现在我仿佛都闻得到。”项柳烟语无伦次的说着,眼泪已是打湿了衣襟。

“那又如何?这就是个人吃人的世道,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四处上演,在你们人类眼里,我们这些‘妖精’不也是和凶兽一般想杀便杀,不用有丝毫的顾忌吗?”司阳却是一脸狞笑,“不错,就是老子做的,不服来战!”他声嘶力竭的吼道。

一道亮光如流星般在大殿内划过,“咚咚咚”的声音不绝于耳,只见司阳此刻疯狂的挥舞着双臂护住周身要害,可依然是全身中拳不住倒退。升入地境六阶后,楚骁的《一线流星》拳威力也是今非昔比,竟是让一个同为地境六阶的高手抵挡不住。司阳一直退了十几步才停下,衣袖已经被打得粉碎,双臂因为挨了太多拳而不停抖动。猛地一道刀光闪过,“裂空斩”的刀气撕裂空气,隔着数十丈的距离从司阳的双膝处抹了过去。一声哀嚎,后者瞬间倒地,而双脚连着小腿竟还立在原地。森冷的刀尖缓缓的抵在了司阳的咽喉处,哀嚎声便是戛然而止。

“将‘离砀’等抢掠来的我家东西都交出来。”楚骁声音冰冷。

“当当”两声,司阳和项柳烟的两个储物手环扔在地上。

“楚骁,当日分到的你家宝物,包括两枚‘离砀’还有我嵩阳宗的所有财富都在这里了。现在我丈夫已被你废去双腿,可不可以放过我们?我们以后归隐山林,再不出现了可好?”项柳烟一脸哀求的跪在司阳旁边,用身体护住司阳。

“告诉我,还有谁?”楚骁的声音依旧冰冷。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