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三十八章 歃血为盟(1 / 2)

加入书签

最新网址:www.wx.l</p>蛮荒之地幅员万里,盐沼和荆棘荒原上栖息着成群的凶兽,甚至不乏一些地境凶兽,说不定连天境凶兽也是有的。楚骁与罗岳并肩急速飞掠而过,惊得下方凶兽四散奔逃。

“哈哈,真是英雄出少年啊,你现在还不到二十岁吧?真不知道你是怎么修炼的,那水墙的波动,看得出你是深得水系天地规则的奥妙啊。”罗岳笑着赞道。

“国主谬赞了,您适才要是认真出手的话,想必我很快就会落败。”楚骁倒不是刻意的客气,他能够明确的感受到,罗岳刚才确实是没有使出全力,不论楚骁如何的逆天,可天境二阶的强者恐怕也不是他随随便便能够抵御的,就算堪堪不至落败,恐怕也要底牌尽出,付出不小的代价。

“不是谬赞,我知道你还有底牌,真要玩起命来,就算能赢你,也要硌下我几颗牙。”言语中可以听出罗岳对楚骁耗不掩饰的欣赏。

就这般急速飞行了近一日,天色已晚,二人降落在一处草地上休息,罗岳对楚骁更是有些刮目相看,如此快的速度飞行这么久,连他都感到颇为疲累,可看楚骁却像没事人一般,脉气沉稳扎实。他自然不知,楚骁御空飞行使用的脉气恐怕只有他的百分之一。

“国主,不知我们离‘北岳城’还有多远?”楚骁收集了一些干枯的荆棘生火点着,随意的问道。

“不远了,我们在此休息一晚,明天上午就到了。在‘北岳城’等着你的,除了任老之外,另外的五国国主也齐聚于此,就差你了。”罗岳微微一笑,自手环中取出一条兽腿,架在火上烤了起来。

楚骁听了眉头微皱,心中有着一丝疑惑。“国主,我有些话,不知当问不当问,失礼之处还请您不要见怪。”

“哈哈,我是个粗人,你用不着总是说话如此有礼,你有什么疑问问便是了。”罗岳性子豪爽,拍拍楚骁的肩膀,亲切的说。

“在我印象中,蛮荒六国之间连年征战,怕是相互之间仇怨颇深吧,你们六位能够齐聚一堂已经让我很吃惊了,您竟能将他们留在您的王都,自己却是跑到千里之外接我,您不担心吗?”

“哈哈哈,我知道你的意思,不光是你,恐怕不是蛮荒的人都不会明白。我们六国之间虽然连年征战,但我们之间的关系和众人眼中的是不一样的。我也不知该怎么说,还是让她跟你说吧。”一边说着,罗岳望向前方的天空。楚骁也察觉到,一股凌厉的脉气波动自远处急掠而来,脉气之中带着一种强烈炙热的气息,仿佛一团焚天烈火一般,让楚骁眼皮一跳。“不要紧张,这是炎凤国的女王‘火凤凰’尚紫衣。可能是等不及了,特意过来看看你,你要有所准备。”罗岳微笑着意味深长的看了楚骁一眼。

“有所准备?”楚骁不知,这急不可耐大老远要过来看他一眼的“火凤凰”,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见她又为什么要“有所准备”。

一阵破空之声袭来,一道火红倩影出现在半空之中,这是一个身段窈窕的美丽女子,大约三十岁左右的年纪,身着火红衣裙,虽是面色冰冷,却是浑身散发着一股成熟诱人的风韵。

“你便是传闻里中州新冒出的号称足智多谋且武学天赋绝然的后起之秀楚骁?”女子盯着楚骁,声音淡淡的问。

“在下正是楚骁,不过所谓的足智多谋、天赋绝然,却是万万当不起,不知女王深夜到此有何见教?”楚骁拱了拱手,不卑不亢的道。

“你来蛮荒的目的我们已经知晓,不过所谓的合作,自然大家是平等的关系,说到平等,我自然很想知道,你具不具备和我们平等交往的实力。”尚紫衣说着,便从手环内抽出一柄赤金色长枪。枪法讲究得是凌厉和霸气,或如毒蛇般刁钻灵动,或似猛虎般大开大合,需要使枪之人有足够的力量,因此女子选长枪作为武器的很是少见,可如果见到了,那必然是高手中的高手,绝对的难缠。“看枪!”这尚紫衣也不多话,身形化作一道残影朝楚骁暴掠而来,挺枪便刺。

楚骁也是一阵无语,这蛮荒之人的确彪悍,见面便是先动手,打过之后再说话,想必如果手底下过不了对方的关,恐怕连说话的机会都不会有了。苦笑一声,“寒影”宝刀出鞘,一招“无形刃”悄无声息挥出,骤然出现在了尚紫衣面前,将长枪尖端的气劲劈散而去。一股隐秘的波动顺着长枪传递到了尚紫衣的身上,让后者脸色微变,随之周身脉气鼓荡,转身一掌轰在地面之上,才将那股隐秘的波动卸掉。

“果然有些意思。”尚紫衣嘴角扬起一抹弧度,长枪一抖,漫天枪影如繁星一般向楚骁罩了过去,只见楚骁仿佛刹时间变成几十个人一般,处处都似真身,又个个都是虚影,虽枪落如雨,却没有一枪能够碰到楚骁的一片衣角。“这是什么身法?”尚紫衣和罗岳都是心中一惊,他们很清楚,如果速度够快,是会在移动之后留下残影,可随着速度的提高,移动的阻力也会随之增大,这也就是为什么一些强者急速飞掠会产生音爆的原因。可如果让速度快到处处残影,而却对周边的空气不产生丝毫的影响,无异于从根本上解决了阻力的问题,那便是极其的匪夷所思了,凭他们的认知,别说自己解决,就是任何解决的可能都是闻所未闻。虽然这楚骁现在的实力还比较低,但这仅限于功力而已,他们此刻才算明白,论对天地规则的理解以及武学的深度,楚骁是远远超过他们的。

楚骁也是明白,合作只存在于实力相当者之间,要想让自己在对方眼中有足够的地位和价值,便不得不露一手震慑一下对方。于是,《炎冥图》飞转,彻寒冻气透体而出,周围地面瞬时结冰,连尚紫衣的漫天枪芒也在这股冻气之中变得凝滞。

“水系规则果然感悟极深,连这冻气之道也如此了得。那便看看是我的火系规则发挥得强,还是你的水系规则领悟得深。从来都是水火相克,我脉气比你充足,硬碰你赢不了的。接我一招‘凤炎炼狱枪’!”尚紫衣话落,周身弥漫起一股炙热火气,温度之高,竟是连其周边的空气都隐隐有被引燃的迹象。长枪瞬间变得通红,枪花一抖,周围空气立刻爆燃,仿佛天空中的一朵火云一般,带着灼人的热浪向楚骁暴射而去,枪尖离楚骁还有数丈远,但热浪已经让他脚下的地面龟裂开来,而枪尖前端的空间都被撕裂出一道道细小的裂缝,可见威力之强。

楚骁自是不敢怠慢,手掌一挥,一个冰罩便将其倒扣其中,紧接着,长枪便带着漫天火焰刺在了冰罩之上。冻气与火焰激烈交锋,蒸腾起一片雾气,一时间也看不出到底谁更占优势。

尚紫衣嘴角轻扬,自语道:“果然是有两把刷子,我这一枪,寻常的天境二阶强者都不一定能接得下,他竟然能勉强扛住。不过,若真让他一个地境的小家伙扛下来了,传出去岂不是要让人耻笑我们蛮荒无人?”言罢,杏眼一瞪,体内脉气催动更强了几分。

“你还全力以赴起来了?若是伤了他怎么办?”罗岳飞到尚紫衣不远处劝道。

“你以为他是那么容易就能伤到的么?我宁愿伤了他,也不想让他小瞧了我们。你别忘了,现在是他求到了我们头上,他若恼了扭头回去,我们也没损失什么。”尚紫衣一边说,一边仍在不停的催动体内脉气。不过她也并不是个鲁莽之辈,只是逐步的加大脉气催动的力度,并不敢一下子火力全开,毕竟她的目的只是给楚骁一个下马威,以增加谈判时的筹码,而并非想要将双方的关系搞僵。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