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四十章 天下第一宗(1 / 2)

加入书签

最新网址:www.wx.l</p>此刻楚骁的大脑还处于一片混乱当中,一时间还分不清何为真实,何为虚幻。听到“通过考验”四个字,才算清醒过来,同时他也发现,石台上那恐怖的重力此刻也不见了。一颗黑色的晶球漂浮在他的面前,只听虚幻光影中的模糊人脸继续说道:“本宗乃恒界大陆第一宗派‘太初宗’,这颗晶球便是‘太初宗’入门信物,如愿意加入本宗,请依照上面的时间和地点,准时参加入宗选拔仪式。此外,看你似乎即将突破,此考验空间长久以来吸收积累了大量的天地间各类能量,可作为你突破所需,就算是对你通过考验的奖赏吧。”话一说完,也不待楚骁回答,那虚幻光影便消失而去,极其的干脆。随即,这片空间内各种能量不知从何处涌动而出,变得越来越浓郁,让楚骁都是颇为惊诧。

“你到底怎么样了?这里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各种能量?”霖洛的声音响起,显然是有些无法淡定了。

“没事,考验通过了,这些能量算作奖励供我晋阶用的,不必客气,挑需要的尽量吸收,足够咱们两个用的。我现在脉气逸散严重,而且刚才的考验也让我的灵魂提高了不少,正好这里安全,无人打扰,我打算就在这里突破了。”说完,楚骁朝霖洛笑了笑,然后便再次盘膝坐下,静心收神。

霖洛自觉的退离湖泊,楚骁晋阶的动静她可是非常清楚的,想要和他同时吸收能量,必须保持一个互不打搅的距离。

平静的空间中突然刮过一阵劲风,吹皱一池湖水。紧接着楚骁所在的石台之上仿佛形成了一个黑洞一般,让周围的空间都扭曲塌陷下来。紧接着周围的各种能量如被磁石吸引的铁屑一般,瞬间向楚骁灌了过去。能量真空越来越大,而吸力也是越来越恐怖。终于,一个巨大的漩涡照例形成,能量急速流动产生刺耳的风鸣声,甚至因为与空气的剧烈摩擦而凭空产生一团团的各色火焰和一道道幽蓝电弧。而这些电弧与已经漫天飞舞的湖水相遇就热闹了起来,水被电离成了可燃气体,然后又被后续的电弧引燃,形成片片火云,要不是因为电离出的可燃气体有限,恐怕发生爆炸都有可能。然而这一切对楚骁来说都无所谓,他就像一个无底洞一般,不管是什么能量全都毫无选择的吸入体内,而他体内的《炎冥图》更是逆天,任何能量在其运转之下都能老老实实的被楚骁吸收,汇入丹田的脉气星云。虽然霖洛对楚骁晋阶的场面已经很是熟悉了,可仍然还是忍不住的愕然感叹一番,然后也不再迟疑,盘膝坐定吸收起对自己灵体有利的能量来。

这回的疯狂吞吸竟然持续了一天半的时间,这考验空间竟然安然无恙的承受了下来,甚至提供出的能量也并未有任何减少的迹象,超级门派的底蕴从这一点上便可见一斑。待得楚骁晋阶的动静彻底平息,这片空间也是变得有些狼藉,湖水是彻底干涸了,草地被风吹得斑斑驳驳,好在那巨石阵并未坍塌,要不然过失就大了。梅霖洛停止了能量的吸收,快步向楚骁走去,在离他还有三丈远的地方,她却像是被什么挡住了一般,再也无法前进一步。

“灵魂之力?好强的灵魂之力!这次的考验到底在他脑海中发生了什么?竟然让楚骁的灵魂强了这么多。现在灵魂也要突破了,看样子突破之后灵魂便能达到天境四阶程度了吧。”楚骁进步的速度就连天之骄女的梅霖洛也感到咋舌,怪不得当初在神界,楚家会那么的让众家族忌惮。

又过了几个时辰,楚骁才从石台上站了起来,这回由于要下湖,所以提前脱了衣服,只穿一条短裤,到并没有像上次那样一丝不挂。他抬起双手握了握拳头,空气在一握之下发出气爆之声,他可以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那一股让自己都为之心悸的力量。然后他又仰起头,灵魂之力幅散开来,感觉自己认知世界的视角仿佛都发生了改变,难怪师傅曾说灵魂越强大,灵魂感知和眼睛所见的东西差别就越大,果然不虚。“地境八阶,灵魂达到天境四阶的水平,估计现在可以斩杀天境二阶的高手了吧。离报仇的那一天又进了一步。”楚骁喃喃的道。

“别臭美了,我已经到地境九阶了。”霖洛在背后淡淡的道。她只是想刺激一下楚骁,让他不要因为修炼得快而自满。她很清楚,楚骁的这个地境八阶,含金量可是比一般人高多了。

“这么快!我早就看出来了,在修炼方面,你本就是个天才。”楚骁转过身,惊异的看着霖洛。

楚骁如此反应倒让后者错愕了一下,随即俏脸一红:“穿衣服!你是不是老在女孩子面前光着身子?”

闻言楚骁嘿嘿一笑,迅速开始穿衣服:“反正你也看习惯了,而且这回我是有底线的。”楚骁指指自己的短裤。

“呸,不害臊!”霖洛则是狠狠白了他一眼,娇嗔的样子风情万千,让楚骁不由得有些失神,好在如今灵魂强大,正好用来平复心情。

“这回收获颇丰,这个考验空间是‘太初宗’的,自称恒界大陆第一宗派,不知真的假的。”楚骁手里把玩着那颗黑色晶球。

“是真的。当年的战争最早便是由这些超级门派开始的,随着战争一步步的升级,我们梅家和你们楚家也都卷了进来。说出来或许你不信,我们这些家族才是这些超级门派背后的靠山,先是代理人战争,最后亲自动手,然后拼得两败俱伤,最无辜的却是这恒界大陆和亿万平民。说来也巧,这天下第一宗派‘太初宗’当年背后的家族,正是你们楚家。”霖洛眼中有着追忆之色,而脸上却是充满了苦涩。

楚骁听得目瞪口呆,他自然知道自己的家族不一般,不然也不会留下那样多的宝物给母亲带来杀身之祸。但若说自己的家族竟然是恒界大陆上第一门派的后台,还真是让他难以置信。当然,他倒不至于有什么可笑的自豪感,毕竟自己的家族已经没落,甚至除了自己之外是否还有直系族人活着都不清楚。不过对“太初宗”这个门派,楚骁心里多少不自觉的产生了一点亲切之感。“当初的事情,我知道的都是一些零散的片段,师傅说我现在很多事都不应该知道,而你也是语焉不详。当年的战争到底是谁和谁为了什么打起来的呢?”

“为什么?世上所有的争斗都逃不开利益二字,没有例外,你又何须再问。当初恒界大陆上是有着八大宗派的,除了外面那小姑娘和你说的四个,还有‘九渊殿’、‘魔宗’、‘伽蓝谷’和‘虚无教’,合成八大门派。同时,他们背后也有着八个家族的支撑和扶植。‘玄女宫’便是我梅家一手扶植起来的势力。两百多年前的那场大战,说白了,不过是八大家族以及它们所辖的八大门派分作两个阵营进行的争夺厮杀而已。梅家携‘玄女宫’、楚家携‘太初宗’、叶家和‘伽蓝谷’、翔羽族扶植的‘上清门’、皇甫家携‘剑神宗’为一个阵营。黑木家族与‘魔宗’、幽灵族缔造的‘虚无教’以及粼族操控的‘九渊殿’为一个阵营。虽然是五对三的局面,但论单独实力,那三家都比我们强上不少,所以这场战争才打得势均力敌。你知道我和朵儿阿姨的战舰中途便被击落了,至于最后谁赢了战争,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楚骁现在已经接触到了超级门派,将来难免遇到其他门派的人。霖洛也只好将一些两百多年前的密辛告诉楚骁。但有些事,她仍然选择了保密,原因和梅朵一样,为了楚骁的安全。神界的事情,楚骁现在还根本没有能力去掺和。既然楚家被灭,一旦楚骁的身份被神界知道,恐怕他连逃都没地方逃。

楚骁也听出霖洛的话里有许多删减的部分,不过他没有追问。他相信对方和师傅一样,选择不告诉自己是为了自己好。“既然现在人们只知有四大超级门派,可见其他的四大门派已经灭亡或者式微了。看现在的四大超级门派都是我们这边扶植的,想必应该是我们这边赢得了战争吧。”楚骁沉吟道。

“也许吧。不过世事变迁、沧海桑田,两百年都过去了,人心隔肚皮,甚至就连人心都是会变的,更何况是因利益而凝聚在一起的所谓同盟和上下属了。这世间向来是利来人聚,利尽而散,从古至今莫不如是。所以,虽然两百多年前‘太初宗’是你楚家的下属,而将来你若是决定去那里,学习、修炼即可,切勿轻易让他们发现你的身份,尤其是你身上的《炎冥图》,任何与你楚家有关之物都不要暴露,包括你的‘寒影’刀。”霖洛一脸郑重的嘱咐道。

“知道了。我方才已经用灵魂之力进入了黑色晶球,‘太初宗’招收弟子是十年一次,这一届的弟子入宗仪式还有将近两年的时间,地点竟是在恒界大陆最西面的永恒沙漠,那里可是无尽的沙海、生命的禁区啊。‘太初宗’怎么会选择这种险恶的不毛之地做大本营呢?”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