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四十二章 战端骤起(1 / 2)

加入书签

最新网址:www.wx.l</p>说话间,霖洛的气息也是越来越弱,萎靡到了极点,眼看着就要合上双眼。“不!不!不要睡,你不能睡!别离开我,我还要给你找一副完美的身体,你还要跟我结婚呢!不要丢下我……”楚骁此刻方寸已乱,泪眼模糊,声音颤抖,他感到自己的心在被撕裂,痛彻骨髓,就彷如当年跪在母亲坟前时一般。那种灵魂滴血般的感受,他无论如何都不想再试一次了。

“傻小子,你不要哭了,她又不一定真的会魂飞魄散,你要是继续在这儿号丧,说不定就真得玩儿完了。”苍老的声音在楚骁身边响起,显然是那“寒影”刀的器灵影老。

“你说什么?她还有救?怎么救,快告诉我!”楚骁焦急喊道。

“她又不是活人,自是不会再死一次。只是一个灵体,更谈不上什么受伤。灵体浑身上下都是能量构成的,能量少了就会消散,能量多了就活蹦乱跳,事情就是这么简单。灵体的能量你知道的,就是灵力了。只要给她灌上一些,立马就能跳起来跟你谈情说爱了。”那老不正经的声音继续从刀鞘中传来。

楚骁则是眉头皱起,他想起了救醒霖洛时储石中的那种能量,后来虽然多方寻找,却始终未在见过,现在到哪里去找这灵力?

“发什么愣!蠢小子,灵魂之力简称灵力,每个人都有,难不成你觉得灵力一定得是装在瓶里贴好标签的?用你最擅长的那一招,抱在怀里啃啊,灵魂之力灌注给她就好,或许别人不行,可你都天境三阶的灵魂了,救她是足够了。你个瓜娃子!”

听到这话,楚骁也不介意这老家伙的粗俗,狂喜之色浮上脸庞,急忙准备俯下身去“人工呼吸”,不过却被影老喊住了。

“小子,你没忘了吧?你的仗还没打完呢。那翁子期悠闲自在的在那看你忙活,你不觉得很不可思议吗?难道他会绅士的让你先救了小情人,然后再心无旁骛、堂堂正正的一分雌雄?”影老这话说得楚骁一愣,刚才霖洛受伤,楚骁方寸大乱,竟是一时间忘记了翁子期的存在,而那个家伙竟然没有趁人之危攻击楚骁,很是让人意外。“小子,那家伙比你老到啊,他知道怎么救你的小情人,所以在那里专等着你救人呢。根据你二人刚才交手的情况,他就算是能赢你,恐怕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可如果你要将灵魂之力消耗一半来救人,当场就会成为软脚虾,对他来说就省事多了。可如果你不救她,恐怕一时半刻就得灰飞烟灭。那姓翁的龟蛋是吃定了你会选择救人,正在那儿臭美呢。这种事,我也没办法替你做选择,到底怎么办你自己决定吧。”说完,影老便闭了嘴巴,再也不出声了。

楚骁望了望远处带着狞笑的翁子期,又低头看了看怀里愈加虚化的霖洛,终是不再迟疑,低头朝着后者的唇上吻去。一股磅礴的灵魂之力涌入对方体内,使其瞬间便清晰了许多。良久,楚骁一半的灵魂之力已经属于了霖洛,眼见后者散发出的气息到达了地境七阶的水平,楚骁这才轻轻抬起头,一阵眩晕让他眼前一黑,浑身有一股无力感袭来,尤其是头脑和心灵的疲累,仿佛就像许久没有睡过觉一般,连反应都变得异常迟钝。果然这灵魂之力对实力的发挥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

一阵戏谑的笑声传来,翁子期飞到近前。“都说这世道坏人越来越多,好人越来越少,知道为什么吗?好人都是像你这样笨死的。放弃仅有的一线生机,选择同死,我是很感动,不过你也给了我不费吹灰之力捏死你的机会。孩子,抱着你的温情和幼稚去那个世界与母亲团聚吧。这个世界太肮脏,不该是你们这种人待的地方。”翁子期一抖长剑,脉气全力运转起来。虽然他嘴上说不费吹灰之力,但生性谨慎的他,仍然决定使用最强绝招,万无一失的解决楚骁。

“《望月灵犀剑》之‘月毁星沉’!”巨剑虚影再次于空中凝聚,以无可匹敌的威势怒劈而下,剑还未到,剑气便已将大地犁出一道道深深的沟壑。

楚骁站起身,深深看了怀中的霖洛一眼,然后将她背在背上,轻轻抬起右手食指,轻描淡写一指点出。“《灭神》第二式,‘天谴’!”指尖在空间中点动出一圈圈的涟漪,竟是发出了一记清脆的钟鸣之声。空间在此刻静止,四周变得寂静无声,就连那巨剑虚影的速度也变得异常缓慢。一圈圈涟漪朝着那巨剑虚影和翁子期笼罩而去,然后在两者中间的位置收缩变小,最后变成了一个磨盘大的空间黑洞,黑洞中充满了各种不同频率、不同性质的能量波动,翻滚、纠缠、绞动在一起,如同一台绞肉机一般。黑洞陡然开始旋转,令人毛骨悚然的吸力瞬间产生,其前方的空间如同纸张一般被这吸力揉皱撕裂,卷入黑洞之中,从黑洞后方喷出时已成了一道碎屑流。巨剑虚影乃能量构成,且体积庞大,最先受到影响,在嗡鸣和颤抖中,一点点被黑洞蚕食殆尽。而翁子期则是拼了命的想要逃离此处,只是黑洞的吸扯之力刚好比他逃跑的力量大那么稍许。眼见着自己被一点点拉向那恐怖的黑洞,翁子期将浑身脉气结成一个光茧,包裹住自己的全身,同时发出了愤怒的咆哮:“楚骁,你给我等着,你杀不了我!杀不了我!”就在这疯狂的咆哮声中,他被一节节的吸进黑洞,可以看到黑洞中如齿轮般互相咬合的波动匹练将光茧一点点绞入时迸射出的火花,还有翁子期的惨叫声让人听得不寒而栗。随着光茧的绞入,黑洞后面已是有着血水、碎肉和衣物纤维喷出,那场面极其血腥恐怖,的确不枉“天谴”这个名字。

随着整个光茧的进入,黑洞开始震颤了起来,仿佛超负荷运转一般。而此刻的楚骁,使出这招已经耗光了所有的力量,他面色苍白的看着颤抖的黑洞,右手已经握住了“寒影”的刀柄。

“噗”的一声,黑洞后方喷出了一团物体,与碎肉和血水一起向地面落去。同时,那个进行“天谴”的黑洞也因为能量的耗尽而消散于无形。

楚骁双眼盯着那一团被黑洞喷出的物体,面色极为凝重,因为他感觉得到,那团物体当中有着明显的生气存在。缓缓的,那团物体颤动了一下,然后慢慢舒展开来,接着从地上站了起来。楚骁的眼皮抽了抽,眼前的景象就算是他都不由得要倒吸一口凉气。只见站在那里的那具人形物体,仅剩一条腿和一只胳膊,从另一只胳膊断裂的旧伤位置不难判断这就是翁子期无疑。他身上的皮肤几乎全部丧失,到处都是大面积的肌肉撕裂伤,赤红的筋肉暴露在外,因为疼痛而无规律的抖动着。最可怕的是他的脸,整个脸皮全部不复存在了,仿佛一颗猩红骷髅上镶嵌着两颗惨白的眼球,咕噜噜一转间,有一种莫名的恐怖和诡异。鲜血或渗出、或流下、或随着脉搏一股股的喷射,让这具扒了皮的躯体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血人。

“楚骁,天不亡我,你又奈我何。你即便变成一条疯狗也咬不死我!”伤势恐怖的翁子期状若疯狂的仰天大笑着。

“奈你何?你真应该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楚骁一边说话,脑子却在疯狂的转动着,如今对方虽然变成了一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样子,重伤是一定的,但是否还有战斗力就很难说清楚了。可自己看上去虽然好得多,可这由《天怒》这种短期提升功力的功夫融合天地波动创造的《灭神》,却是真真的将丹田内游离的脉气消耗干净了。也亏得自己的丹田与众不同,不然又如何能支撑他在地境八阶就使出天境四阶水平的招数。虽然脉气星云中的那些“能量星球”此刻正在不停的向丹田中补充着脉气,不过要想再有足够杀伤效果的一击之力,怕也是远水难救近火。可以想象,自己在全无还手之力的情况下,如何面对这个狰狞疯狂的怪物。

翁子期从手环中扯出长剑,雪亮的剑面朝自己一照,顿时一声如凶兽般的嘶吼响彻天地。“楚骁!我要杀了你!”翁子期也的确是伤重,勉强御空飞来,长剑划过一道冰冷的弧光,朝楚骁当胸劈来。而楚骁此刻却是无力躲闪。“完了!完了!楚骁这小子要归位!”唯有“寒影”内传出一声老不正经且十分欠抽的嚎叫。

“静!”楚骁口中吐出一字,如梵音在天地间回响,那一道劈向他胸前的剑光如冻结了一般,停滞在空中。

“斥!”随着另一个字的出口,一股无形巨力将剑光和翁子期一同轰飞而去。

“你用的这是灵巫的‘斗巫术’!”翁子期在地上滚了几圈,鲜血淋漓的身体沾满了泥土,甚是狼藉。

“不错,既然你知道‘斗巫术’的名头,也应该知道,这‘斗巫术’的最大好处就是用不着以脉气做支撑。”说完,楚骁脸上浮现出一股残忍的笑容。“焚!”一股股黑色火焰从《炎冥图》涌出,向着对面的翁子期笼罩了过去,这黑色火焰刚刚出现,地面便被炙烤得出现条条裂缝,而翁子期满身的鲜血也是蒸发出片片血雾,瞬间凝固成黑紫色的血痂。

“这是‘祖火’?!楚骁,今天暂且饶你一命,你把我弄成这个样子,老子一定会将你扒皮拆骨,你等着吧!”撂下一句狠话,翁子期带着被‘无量业火’烧灼的青烟,慌忙的转身逃去。

而楚骁则是阴冷着面孔,缓缓的抽出“寒影”刀,一招“无形刃”甩了出去,这是他现在体内脉气能支撑的最强一招了。这一刀狠狠的劈在翁子期的后背上,其闷哼一声,竟是连头都没有回,毫不停留的消失在远处的天际。

“还是让他逃了!”楚骁终于站不住了,将霖洛揽在怀里,一屁股坐在地上。“斗巫术”虽然不用脉气能量,但用得却是灵魂力量,事实上,楚骁灵魂之力已经几乎耗尽,现在的他根本没有能力喊出第四个字了。

“嗯嗯!亏你好意思说得出口。他要是胆子再大点,更不要命一些,你可是连逃走的力气都没有了。”“影老”此刻出现在楚骁的旁边,检视着他肩膀的伤口。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