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四十九章 血战白沙(1 / 2)

加入书签

最新网址:www.wx.l</p>“中计了,楚骁一定是去了黑石山,调用他所谓的南旗城战区所有兵力,甚至是其他战区的兵力,目的就是灭掉我的核心力量重骑兵部队!我本以为黑石山地形易守难攻,想整个中州没有这个军力也没人有这个能力拿下那里。恨只恨在黑石山没有留一个有些头脑的将领,才至此败啊。恐怕此番中路军就要葬送在我的手里了。”白沙轻叹一声,颓然的摇了摇头。

“将军莫要沮丧,如果我们现在撤军,派人联系宁远城的修安将军同撤,至少还能保得住两万精锐,届时与南路军汇合,再作良图。”一个参谋在一旁劝道。

“撤军?黑石山的败兵都跑得回来,难道楚骁缴获了整个重骑兵部队的坐骑,速度会比败兵还慢吗?他之所以还没到南旗城,恐怕是去解宁远之围了。修安此人色厉内荏、有勇无谋,必不是楚骁的对手,恐怕撑不了两天就会被击溃。现在我们全是步兵,行进速度远不如楚骁的铁骑,在荒野中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会被重骑兵很快追上肆意屠杀。撤退便是死路一条。唯一的生路,就是拿下南旗城,以此城为依托固守待援。你赶快多派几波人分开去南路军求援,一定要分开走,确保消息能够送到。”白沙郑重的嘱咐那个参谋,然后转向传令兵大喝:“传我命令,大军不惜一切代价攻城!城不破不许停!违令者军法处置!”命令一下,战鼓擂响,大军尽起,踏着整齐的步伐,声音如闷雷滚动,呼喊声似海潮汹涌。

城墙上也是立刻做出了反应,所有士兵严阵以待,不时还有人抬头望一眼城楼上飘扬的“楚”字大旗,滚木礌石、热油灰瓶都准备到位,每一个士兵和军官的眼中闪动着一丝精芒。是的,楚骁现在于南旗城,乃至整个战区,都是精神支柱般的存在,只要他在,士兵们就会有胜利的信心。不过莫央等四人的心里却是发虚的,他们很清楚战斗一激烈起来,楚骁不在城里的事实终究是无法保密。如今敌军倾巢而起,靠现在城里的兵力,恐怕是极难守住的。

“怎么办?”宁蕊的声音已经不太淡定了。

“义父,你不是还有楚骁哥哥给你的最后一个锦囊吗?”阿瑶倒是一直很冷静,因为楚骁走时和他们说过可以守住,她就相信一定能。

莫央拿出那个一直攥在他手里,都被手汗浸得有些湿的锦囊,轻轻打开,里面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将大阵阵眼上的封印揭掉。”众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但仍旧是飞速的向护城大阵的中枢处飞掠而去。在这里有着三个顶尖游击小队和五头地境凶兽把守,为了更加安全,在中枢之上搭建了一座石屋,甚至还在石屋四周设置了不少机关,可谓是防卫严密。石屋内有一个巨大的幽深竖井,深达百尺。四人下到竖井底部,这里有一个花岗岩做的底座,上面放置着一个黑玉阵盘,阵盘此刻正闪动着幽幽的光芒,一道道能量如树木根系一般自阵盘延伸至底座下面的土壤中。阵盘旁边堆满了大堆用于补充大阵能量的雷属性能量晶石,其中已有一些被吸干了能量,变得如同炉灰渣一般。大家仔细观察,才在阵盘中央一道篆刻这雷纹的地方发现一片指甲盖大小几乎透明的鱼鳞,鳞片上用极细的笔勾画着绵密的符文,仿佛就是一张镇住阵盘上雷纹的袖珍封印。阿瑶看看众人,然后轻舒玉手,将鳞片揭下。陡然间阵盘爆发出刺眼的电芒,地上一堆堆能量晶石迅速被吸收干净,速度竟是比过去快了十倍不止。

“应该是将护城大阵的威力加大了吧。”莫央心里终于有了底,带着众人攀上竖井,出了石屋后吩咐守卫对大阵的能量晶石补充量加大十倍,绝不可让大阵能量枯竭。然后才与众人一道,匆匆回城墙上去了。

守城战也打了不少次了,城卫军已经积累了不少的守城经验,面对什么样的情况需要做如何的应对,士兵们大多数情况下已经不需要军官们下指令了。如今有了帅旗鼓舞的将士们战斗起来更加的冷静和淡定,他们射箭的命中率提高了,反应更敏捷了,甚至连身手似乎都比过去强了一些。双方的重型投射武器早就消耗光了,如今剩下的除了箭矢,就是短兵相接。

在城墙下堆积一地的尸体后,雅安军终于爬上了城头。他们的长官告诉他们,城卫军就是一群垃圾,只要登上城头就可以砍瓜切菜一般进行收割了。于是,这些躲过箭矢、滚木、热油、石块爬上城墙的雅安士兵,都是长舒一口气,有了一种“这下就安全了”的感慨。可踏上城头之后,他们的感觉就明显的有些不对劲了,仿佛就连这里的一切都对他们抱有敌意,本身的实力下降了一半不说,就连空气都让他们的皮肤感到刺痛,更要命的是,原本在城下看到的清清爽爽的城头,不知为何爬上来后却是浓雾弥漫能见度不足三丈。

“这是什么鬼地方?鬼打墙吗?”一个士兵啐了一口喝问道。

“你懂个屁,没听长官说这南旗城上有护城大阵吗?估计这就是了。小心点,现在实力被压制的厉害,别大意了死在垃圾手里。”另一个士兵冲他喊道。

突然“咔嚓”一声雷鸣,一道闪电劈在后面说话的那个士兵身上,话音还未落,这个倒霉蛋便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劈成了一截焦炭。其他士兵顿时吓得目瞪口呆,一个个站在原地连大气都不敢出。就在这时,密集的脚步声响起,一个个手持利刃的城卫军士兵自雾气中冲出,二话不说便是痛下杀手。雅安士兵自是不会束手待毙,挥动兵器战在一处。这打起来他们才真的体会到护城大阵的可恨之处,眼前的城卫军明明个个从功力到招数都“水”到让人想笑的程度,可偏偏自己却看到破绽硬是抓不住,看似柔弱的攻势照样将自己轰得连连倒退,完全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让人憋屈得想死。可是刚要燃烧体内所有脉气做奋力一搏的时候,便会感觉脉气仿佛勾动了大阵空间中的什么,一道雷电凭空出现,当头劈下,然后便不会再有然后了。

没过多久,这些本就被压制了实力,此刻连剩下的实力也是不敢全力施展的雅安士兵,竟是被城卫军硬生生的赶下了城墙。气喘吁吁的城卫军们难以置信的互相对望着,脸上堆满了狂喜。他们第一次在对雅安军的战斗中对自己建立了信心,下次再短兵相接的时候,他们将不会害怕,奋勇迎击。

白沙勃然大怒,都这个时候了,士兵竟然被城上的城卫军击退,这不但是奇耻大辱,更是将中路军往死路上逼啊。带队进攻的几个军官被斩首示众,白沙再次下令:“后退一步者斩!大军要战至最后一人,不拿下南旗城不得停止进攻。”督战队拎着明晃晃的***紧跟在冲锋部队的后面,但凡有怯战后退的便是毫不客气的一刀砍下。士兵们疯了,前进后退似乎都是一死,他们脸上的表情已经仿佛地狱中爬出的恶鬼。

莫央、西门无尘、宁蕊和阿瑶分别负责南旗城的四方城墙,此刻的阿瑶正带领着乌风和青烟与一个地境八阶的千夫长在城墙上战在一处,如今的阿瑶已是地境六阶巅峰,如果说楚骁的妖孽还能够让她接受的话,玎玲的修炼速度可是着实刺激到她了。后者的功夫几乎都是她教的,如今“弟子”功力奋起直追,做“师傅”的又岂能被徒弟轻易超越,因此阿瑶这段时间的修炼也是极为勤奋。而乌风和青烟一直在南旗城,有了稳定和充裕的修炼资源,也是日益精进,全都达到了地境七阶的水平。这千夫长心里是崩溃的,随着功力等级的越来越高,每一级之间的差距也是极为庞大的,通常的地境七阶,恐怕就是聚集三二十个,也未必会是一个地境八阶的对手,这不单单是体内积蓄的脉气和能量多少的区别,最重要还有着境界的差别。在地境低阶层次,境界的重要性似乎还没那么明显,一般能量的积累到了就可以顺利晋阶。可到了地境高阶,每一次的晋阶都将伴随着对天地规则的重大明悟,境界不到,光有能量也是枉然。而此刻这位地境八阶的千夫长,不但体内能量减半,差点跌破八阶的水平,更可恶的是,面前这个地境七阶的小姑娘却是一个罕见的能够越阶而战的天才,她对天地规则的领悟水平以及所使用的世家武学足以硬撼任何地境八阶的高手。要不是临阵经验上欠缺一些,千夫长此刻早已落败,而两头青蓝兽虽对他构不成太大的威胁,可却严重的牵制了他的行动和注意力,久战下去必有所失。果不其然,在清风的骚扰下千夫长露出了破绽,仅仅一刹那,脑袋便是被“寒影”宝刀削了下来,乌风衔来对方的“身份名牌”,阿瑶也是开心的收下了这份军功。

大阵的升级让城卫军对雅安军有了短兵相接的一战之力,战斗在城墙之上陷入了反复拉锯,如绞肉机般吞噬着双方士兵的生命。白沙中将也亲自带卫队冲上了城墙,他的眼神瞬间锁定在了远处身形如蝴蝶般上下翻飞杀敌如砍瓜切菜一般的阿瑶。

“这就是那楚骁的妹妹吧?我中路大军的仇,就先拿她做利息吧。”白沙自腰间缓缓抽出一把精美的长剑,便是准备亲自下手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