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六十七章 天灵傀(1 / 2)

加入书签

最新网址:www.wx.l</p>“这医疗船里为什么会运输这么危险的东西?这些高层还把士兵的性命当回事吗?”琳琅怒不可遏。

“这‘零号药剂’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能让死人都变成活尸啊?”楚骁此刻也感到脊梁骨冒凉风。

琳琅面色凝重的说道:“就是生化病毒药剂。当权者们想,如果把士兵当做武器的话,这武器可以重复使用岂不更好?‘零号药剂’就是在这种思想引导下研制出来的,被植入这种病毒的士兵,活着时没有什么异样,可一旦死了,就会变成一种疯狂的活尸,没有意识、没有痛感、力大无穷、见人就攻击,如果不打爆脑袋,他们就会持续的攻击下去。这种东西本来在许多将领的反对下一直没有投入使用,却不想还是被秘密的运到了恒界大陆。好在这药剂是靠注射植入的,要不然我们也有被感染的危险。这艘船坠毁后,必然有大批的士兵变成活尸,我不清楚的是,两百多年后的今天,这些活尸还存不存在,希望都腐烂光了吧。不管怎么说,接下来我们的行动一定要小心了。”

“继续念下去吧,把日志看完我们再做判断。”楚骁倒是显得比琳琅镇定得多,他是在战场上见多了惨烈场面的,虽然对这种行为也很是反感,但还不至于让他产生恐惧。

琳琅又继续念了下去。其实叶天涯完全是一个蒙在鼓里的受害者,此次接受的任务就是用医疗船运送一千五百名所谓的后勤士兵以及一批药品、医疗装备,在武装界空舟的护送下来到恒界大陆,刚开始她根本就不知道其实自己的船上运送的是一批如此特殊的士兵,更不知道搬上船的除了普通的药品外,还会有所谓的“零号药剂”。不过虽然她和船员们毫不知情,但似乎他们的敌人却是获得了相关的情报。舰队一进入恒界大陆位面,就遭到了埋伏,医疗船第一时间便被敌方集中火力击落,虽然船员们因为都在船体上部,远离受创部位,大部分得以存活,但士兵们所在的客舱却是受创严重,死伤众多,叶天涯第一时间派遣大量船员前往救助伤员,然而最后却演变成和伤员一同被活尸追杀。当时,船上有几名高级将领是军队高层派来随船押运的,出了这种不可收拾的情况,在叶天涯的逼问之下才说出了实情。事实上当时旷日持久的战争已经让双方都消耗不起了,为了早些取胜并结束战争,两大阵营都悄悄的干了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如果说“零号药剂”算是比较过分的话,对方阵营使用的气候武器则是更令人发指了,这武器彻底不可逆的毁坏了恒界大陆的生态环境,让这里的土著居民人口锐减到灭绝的边缘。叶天涯得知真相之后立即开启了下层舱室的机关陷阱,将活尸隔离在了下层舱室,本以为可以松一口气的叶天涯,很快就在残酷现实的打击下深陷绝望。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零号药剂”的病毒似乎产生了异变,被活尸抓伤或是咬伤的士兵和船员,都会变成活尸。变生肘腋之间,感染很快就如星火燎原,完全失去了控制。叶天涯最后甚至不知道下一刻会有谁出人意料的变成活尸暴起伤人,甚至就连自己,她都不敢保证是否受到了感染。因此,她也不打算活着离开这艘医疗船了,要不是能量源都在底舱,她甚至会选择将船炸毁。叶天涯发给幸存的船员每人一些毒药,随后开启了全舰的机关,回到自己的舰长室,写完日志后服毒自尽了。

叶天涯的日志让楚骁三人唏嘘不已,当然楚骁也没有忘记四处翻找货物清单,虽然清单中肯定不会有“零号药剂”,但楚骁要找的医疗方舱以及其中用于肌体修复的“圣坛”和“肌体原胚”肯定会有记载。并没有花多少时间,清单就找到了,没翻几页琳琅就眉飞色舞起来,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发大财了似的,可当她又仔细研究了一下楚骁之前找到的舰船结构图后,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望着楚骁和灵药询问的目光,琳琅才叹道:“我们要找的东西清单里的确有,还有不少值钱的稀有物品,也有一些我需要的飞船零件,总之,只要货仓没有被毁,东西肯定是足够满足我们要求的。可最大的问题在于,货仓的位置在底舱,要到那里去却必然得通过客舱和动力舱才行。”一想到客舱,就让人想到成群的活尸,不禁让人有些头皮发麻。

“那也得去啊。”楚骁一脸苦笑。“既然有可能要面对成群的活尸,我们就进行一些有针对性的准备吧。为了避免感染,尽量杜绝近身格斗,减少身上皮肤暴露,连口鼻也要遮掩好。”楚骁一边念叨,一边在灵药和琳琅惊异的目光下,非常自然的打开单人床旁边叶天涯的衣柜,乱翻了起来。

“楚骁,你干嘛要乱翻女人的衣柜啊?”灵药脸上有些鄙夷之色。

“给你找一件能够遮住身体的衣服啊,你现在的衣服裸露太多,如果活尸的血液沾到皮肤上,或许会有被感染的风险。”说着,楚骁从衣柜里翻出了一套军装,就是平常穿着训练用的那种,楚骁用力的抖了抖,又拉扯了一下,这军装的材质非常好,两百多年竟然能够保持如初,可见神界的各项科技水平,是远远超过恒界大陆之人想象的。军装肯定是叶天涯的,从尺寸上讲足够灵药这个十六岁小姑娘穿了。

“穿上。”楚骁将军装扔给灵药,继续在柜子里翻找。灵药犹豫了一下,还是按照楚骁的要求穿上了那军装,上衣整体还算宽松,只是胸部显得有些紧而已,而裤子是灵药从没有穿过的衣物,其实不光是她,灵族女子没有一个穿过裤子,原因很简单,穿裤子尾巴怎么办?顺在裤腿里会影响这条腿的灵活,除非在裤子后方开一个洞,不过这个洞可不好开,开大了肯定会走光,开小了裤子穿、脱起来实在费劲,所以灵族女子从来是只穿裙子的。灵药考虑了一番,打算在裤子上开个洞,却被楚骁拦住了,说是尾巴也不能露在外面,只好在裤子里像腰带一样在腰间绕上两圈。手套和防寒四孔头套,楚骁的手环里一直备着,很快两个人便都包得严严实实的了。因为考虑到可能会被围攻,所以楚骁将“寒影”绑在了背上,手里换上另外一把灵器三阶的柳叶长刀,他可舍不得用“寒影”去砍那些腐烂了两百年的活尸。而灵药的武装可就霸气了,这个酷爱炼器的小姑娘,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手环里和一个兵器库差不多,长长短短的掏出一大堆,就像是少女选约会时穿着的衣服一般,看哪个都不错,又挑不出哪个是最好。还是楚骁帮她选了一柄相对重量较轻的五尺雁翎刀。

“如果我们被围住了,恐怕就是一场长时间鏖战,所以兵器越轻,负担也就越小,活尸有传染性,用五尺以上的长刀不但可以加长我们的接敌距离,而且可刺可砍,方便一招毙敌节省体力。我们的目的是尽可能快速的通过,所以尽量减少纠缠,我这里有一瓶‘复气丹’,每颗丹药都裹着防水外皮,可以长时间含在口中不会融化,在需要时可以咬破外皮,第一时间将药服下,在脉气快要枯竭的时候,一粒‘复气丹’能让地境五阶以下的强者脉气完全恢复,即便是我这样地境九阶的,也可以恢复四成以上。我分你一半,一会儿我们下去,你含几颗在嘴里以备不时之需。还有这是‘魇雷珠’,和***差不多的东西,丢出去就炸,杀伤半径两丈,给你一箱。”楚骁就像是在安排战刀小队执行特别任务时一般,而灵药则是目瞪口呆的一样样接下楚骁递过来的东西,尤其是那成箱的“魇雷珠”更是让灵药和琳琅的眼皮跳了跳,这哪里是来探险的,分明是来打仗的嘛。

二人准备停当,已经是“面目全非”,或者说是彻底掩盖了真面目,这才出了舰长室。根据图纸,要去货仓,最近的路就是通过中转舱,然后经过一段比较长的通道到达动力舱,动力舱后面就是客舱生活区,有餐厅、浴室和宿舍,过了客舱生活区之后,才是货仓。也就是说,如果客舱里仍有活尸存在,楚骁二人将不可避免的与之遭遇。

盏茶时间过后,楚骁和灵药又回到了中转舱,前者二话不说,又踏上了那块写着“一”的圆盘,灵药则是瞬间无语了:“你还真是死脑筋啊,别说我们刚才已经走过这阵法了,就算没走过,就不能飞过去吗?”

楚骁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了她一眼:“阵法通常的规矩都是中途离开,再回来就得重走,能让你中途离开而不进行攻击,已经是比较仁慈的阵法了。这阵法并不很大,如果飞过来就算通过的话,设这阵法还有什么意义?我敢跟你打赌,如果不老老实实的通过,这边的门我们一道都打不开,即便打开了,迎接我们的也将是‘绝户机关’。”

灵药小嘴一撇,乖乖的跟在楚骁的后面,亦步亦趋的过了“青云路”。让楚骁头疼的是,通往动力舱的门并不在“生门”位置,而是“惊门”位置,这让楚骁有些踌躇。“青云路”的出口有八门,分别是:“休”、“生”、“伤”、“杜”、“景”、“死”、“惊”、“开”,从“生门”、“景门”、“开门”而入则吉;从“伤门”、“惊门”、“休门”而入则伤;从“杜门”、“死门”而入则亡。虽然这里的“吉”、“伤”、“亡”只是代表机关布置威力的程度,并不代表必然结果,但也充分证明接下来的路危险程度会保持在“中等水平”,可他也没有别的选择余地,几条低风险的路,都是向上去的,要想去底舱,只能从“惊门”走。楚骁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惊门”位置的大门。

门后面是一条一眼望不到头且斜斜向下的通道,墙壁和地面散发着莹润的白光,楚骁利用空气产生出圈圈波动,护住自己和灵药的身体,然后打开能量探测仪,缓缓的迈步向前走去。大概走了三十丈距离,能量探测仪有了反应,二人齐齐停下脚步提起了手中的兵器。随着一阵绞盘转动的声音,墙壁和地板上都出现了不少大洞,洞里出来十几个各式傀儡,挡住了前后两端的去路。

“你擅长炼器,傀儡一道你懂不懂啊?能看出这是什么级别的傀儡吗?”楚骁寻问灵药。

“傀儡一道精深得很,谁敢说自己‘懂’啊。”灵药白了楚骁一眼。“不过从外壳材料上判断,不会超过灵器二阶的,也就是地境一阶左右的实力。”灵药的语气似乎很轻松。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