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七十六章 前往宗门(1 / 2)

加入书签

最新网址:www.wx.l</p>退了“和风雅致”的套房,楚骁便准备离开燕京城了。都城之内,楚骁自然不能一跃而起飞行离去,他就这么在街上一边闲逛,一边向城外走去,路上顺便在一些店铺里买些好吃的放入手环,以备路上充饥。擦身而过间,一道身影引起了楚骁的注意。那身影很是普通,他怎么都想不起是在哪里见过此人了。正当楚骁打算放弃回想继续上路的时候,脑中一个激灵让他停下了脚步。他终于想起来了,这人就是那个当年他在南旗城外杀掉的“血牙帮”智囊先生,正是从他的身上,楚骁得到了《巫典》、“灵髓果”和前往医疗船的地图。楚骁本以为他死了,可那一晚他的尸体陡然消失,让楚骁一直百思不得其解,不想今日却是在燕京城被他发现了。于是楚骁悄悄的跟了上去,打算找个人少的地方将其拿下,询问一番。

那人看起来确实是学过一些灵族巫术的,只见他进出于一个个大药店,收集各类药品和材料。终于,在一个人迹稀少的小巷中,楚骁上前拦住了他。

“又是你?”那人见是楚骁,转头就跑,速度快得让楚骁都是吃了一惊。上回见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凡境,可如今却是地境七阶左右的实力,难道此人修炼速度比自己还快,他的天赋能够在自己之上?楚骁不禁愕然。不过手底下倒也没停,毕竟一个地境七阶在楚骁的手里,一样是没有任何挣扎之力的。人被擒下、丹田被封,这人只好老老实实的跟楚骁出了城,来到一片乱石滩,楚骁停下了脚步,对着智囊先生说道:“我的灵魂之力比你高得多,让你对我说实话有两种办法,第一是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第二种就是我用灵魂之力强行搜查你脑中的记忆,不过这种方式比较粗暴,大概有七成可能会损伤大脑,让你变成白痴。不知你喜欢哪一种呢?”

那智囊倒是非常冷静,盯着楚骁问道:“你到底想要知道什么?”

“《巫典》你是从哪里得到的?你到底是什么人?”

智囊冷笑了起来,不屑道:“我是什么人你不配知道,至于那《巫典》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从哪得的早就忘了。”

楚骁的脸上阴冷了下来:“你是在找死。”

“哈哈哈!一个分身而已,你要就拿去,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得罪了我,你将来一定会后悔的。”智囊一脸的满不在乎。

听到“分身”二字,楚骁心中一动,他曾听师傅讲过,神界“幽灵族”有一项绝学,能够分割自己的灵魂,幻化出最多九个分身,将自身的实力随意的分配到各个分身之上,这种绝学虽然不能提高战斗力,但却是种非常好的保命方法,即便死得只剩最后一个分身,也能在短时间内恢复个人原本实力,然后就又可以进行分身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幽灵族”人口一贯极其稀少,而却能够屹立无尽岁月的原因。既然知道对方的身份,也没有留着他的必要了,但毕竟这智囊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如果自己表现出已经知道他出自“虚无教”,恐怕就会将自己甚至是中州都带入“魔宗”和“虚无教”的视野,这是楚骁不愿意看到的。所以他即便要杀了此人的这个分身,也得装糊涂。

楚骁大笑道:“什么分身?我可从没听过,你也休要诓我,杀了你对我来说如同碾死一只蝼蚁,你若不说,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智囊怒道:“你敢!有胆子就留下名号,日后自然找你算账!”

楚骁冷笑道:“呸,老子还怕你不成?你听好了,老子是雅安帝国将军翁子期,到了地府也好报账。”说着,楚骁从手环中寻出一柄长剑,剑花一抖,一招极为普通的“流星赶月”便如电光般刺了过去。如今楚骁的实力,即便是用剑使些平常招式,也不是一个地境七阶的智囊所能抵御的,他甚至是连躲避都无法做到。不过他自知必死,也并未做无用功,只是两只眼睛恶狠狠的瞪着楚骁,随后眉心中剑,气绝倒地。楚骁在其尸体上搜寻一番,将他的储物手环撸了下来,灵魂之力渗入,却发现其中的灵魂烙印竟是魂境强者所留,自己如今的灵魂水平一时半刻是根本无法抹除的,只好将其收了,转身离开。恒界大陆上,劫掠杀人的事情再平常不过了,根本没有人会在乎什么时候荒野上又多了具无人收殓的尸体,更没有人会去追究是谁杀了他。

永恒沙漠,楚骁还是第一次来,在他的印象当中,沙漠应该是金黄色的沙丘连绵起伏不断,可这里却不是这样的,这里的沙是白色的,也没有想象中起伏的沙山,平坦洁白,仿佛是一片雪原一般。楚骁落下,抓起一把沙子细看,才算明白到底怎么回事。这沙子看似雪白,其实是如同盐粒一般透明无色的细小晶体,将本就昏暗不明的阳光散射和反射得所剩无几,因此永恒沙漠中不论白天还是黑夜都极度的寒冷。没有温差自然也就没有了空气对流,没有风自然也就不会有沙丘了。这番奇异的景象让楚骁也是心旷神怡了一番。他再次掏出那枚作为信物的黑色晶球确认接下来前进的方向。目的地在沙漠深处,在这白茫茫刺得人眼都疼的无尽沙海,若是没有晶球作为指引,怕是马上就会迷失方向。确认好了方位,楚骁再次飘身而起如一道流光般向前飞去。

永恒沙漠真的很大,楚骁以如此快的速度竟是足足飞了将近一天的时间,他甚至生出一种恒界大陆有一半都是永恒沙漠的感觉。终于,远远的看到沙漠之中有一个巨大的白色鼓包,半圆形的像个馒头,只是这馒头的直径足有有上千丈,高度只怕也有百丈。这就是晶球所指引的目的地,“团玉山”了。楚骁心中一喜,加快速度飞了过去。

还没飞到“团玉山”,他就感觉到山上有数十股强悍的脉气波动,几乎全都是天境高手级别。他并不感到意外,通过太初宗考验的弟子,就应该有这样的实力吧。

眨眼间,楚骁已经飞到,缓缓落在“团玉山”的圆顶边缘,不想这“团玉山”竟如冰块一样滑溜,楚骁脚刚落下,还没有撤去用于飞行的脉气波动,身体就是一滑,也幸好自己身体的重量还没有全落在脚上,只是向前疾走了两步才没有摔倒,不然可要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出丑了。众人原本都转头看着自己,见他没有摔倒,不少人都面露失望之色,扭回头去不再看他了。

楚骁眉头一皱,这些人不讲究啊,这石头如此滑溜,这些人不出言提醒也就罢了,竟还有不少打算看他出丑,没看到还很失望,都是些什么人啊。仔细一想他才明白,晶球当中说得清楚,来这里是要接受入宗考核的,并不代表一定会被录取,大家现在不但不是同门,还是竞争对手,期待对手出丑似乎也并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楚骁想明这一层,也就不再介意,向着人群走了过去,此刻他才慢慢感觉到,这“团玉山”似乎还有一个特点,这里的重力似乎比别的地方大一些,虽不是很明显,但也足够影响人对自身动作的预判了。

远看是人群,其实候选者们除了个别相识交好的,每个人之间还是都保持着一丈左右的距离,大家都是天境左右的强者,又是竞争关系,互相怎会没有一点防范呢,毕竟晶球可没有说候选者们不能相互厮杀或是将某人踢到“团玉山”下面去。

“楚骁。”一声银铃般的呼唤在耳边响起,让楚骁一怔。抬眼看去,一道雪白的人影一晃之下便来到自己面前,肌肤胜雪,玉面如花,盈盈醉眼横秋水,淡淡蛾眉抹远山。薄薄的嘴唇微微上翘,似有无尽的细侬软语,两个俏皮的梨涡时隐时现,漆黑油亮的麻花辫微微摆动着,垂至浑圆的翘臀。雪白的连衣裙贴身勾勒出令人心慌的曲线,仅够一握的腰肢向垂柳般纤细柔软。不是宜兰又能是谁?楚骁瞬间便明白了宜秋第二个要求到底是怎么回事了,要自己照顾的人,自然就是他的掌上明珠宜兰大小姐了。

“宜兰?你也是来加入太初宗的?”楚骁故作吃惊的问。

“怎么?只许你来,我便来不得吗?我通过考验可是要比你早得多的。”宜兰巧笑嫣兮的样子别提多可爱了,让周围不少年轻些的强者直勾勾的看将过来。而更多的人则是看向楚骁,显然在恒界大陆上,楚骁这两个字还是有些知名度的。

“嘘,低调,你到这里多久了?”既是熟人,也算是他乡遇故知了,如果都入了太初宗,就算是同门,再加上宜秋的嘱托,让楚骁不经意间对眼前少女的态度亲近了许多。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