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八十三章 记名弟子(1 / 2)

加入书签

最新网址:www.wx.l</p>看到楚骁的微笑,宜兰便知道楚骁已经赢得了最后的胜利,成为了这一届殿前比试的冠军。略显苍白的脸上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仿佛比她自己夺冠还要高兴。沈二宝搀着上官春水也来到了楚骁身边,宝二爷对他挤了挤眼,竖起一根大拇指,上官春水倚在沈二宝怀里,也是难得地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不远处的铁无疆已经将剑归鞘,只是右手兀自还颤抖个不停,看着楚骁的眼神也燃起了几分炙热。胡杨醒了过来,头痛欲裂之下使他仍然眉头紧锁,但他在灵魂攻击上的一贯自信也已经被楚骁彻底撕碎,他暗暗下定决心,今后要更加刻苦的修炼,总有一天要用自己的灵魂绝技打败楚骁。包扎好肩膀的花不语心里还是有些不服的,他还没有来得及对楚骁下毒便被打下擂台了,以后得了机会,他还要和楚骁好好切磋一番。洛晓栖颤悠悠地走了过来,显然是有些累脱力了,她倒是很干脆地向宜兰道歉,最后那一下仅仅源于自己的不甘心,确实是有些多此一举。宜兰对她甜甜一笑,取出玉瓶倒了一颗神界复气丹给她道:“以后我们就是自家师姐妹了,这些小事不要放在心上。”洛晓栖吃了复气丹,拍了拍宜兰的肩膀,又冲楚骁点了点头,潇洒地转身离去了。众老弟子们不少都意犹未尽地探讨着这场群战,也有不少赢了赌局的跑去兑赌票了。倒是沈二宝,此刻美人在怀,舍不得放手,心里又痒痒地想要去兑自己赢到的大笔财富,一时间左右为难、如坐针毡。看得楚骁不禁想笑。

这时闫赫走了过来,对众人说道:“大家回去休息吧,宗门高层也会好好评估一下你们各自的表现。明天一早,会在‘凌绝峰’山腰的‘太初天宫’为你们二十八人举行入宗仪式,届时也是决定你们大多数人去向的时候,当然你们当中的个别人,或许还要自己做一些选择,希望到时候你们能够慎重的做决定。殿前比试的奖励也会在明天发放。”众人躬身应诺,告辞而回,只有楚骁则是被闫赫叫住了。

“楚骁啊,有些话我现在也不好明说,不过还是想嘱咐你一下。”闫赫看着楚骁的眼神中很是有些纠结。

楚骁躬身道:“弟子聆听殿主教诲。”

闫赫摇摇头:“教诲也谈不上,我只是想对你说,有些机会,恐怕是许多人终其一生都不可能遇到的,但如果有谁遇到了,就应该毫不犹豫的抓住,否则错过了,后悔也晚了,你能明白吗?”

闫赫的话说得云山雾绕,楚骁虽然没有完全听明白,但却是牢牢记在了心里,郑重地点了点头。

回到暂住区,沈二宝便消失不见了,吃了复气丹的上官春水也和宜兰一起回去休息了。过不多时,只见沈二宝眼放“金光”的闪身进屋,回身将门插了起来,从手环中掏出一个沉重的兽皮口袋往楚骁的床上一放,激动得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小声道:“你猜猜,这回赢了多少?”见楚骁根本就没有要猜的意思,也就不再卖关子了,眉飞色舞地说:“这回发达了,一下子就赢了两万四千多太初云石,你我四六开,你分四成是九千六,兄弟我看在你赢得漂亮的份上,给你凑个整,袋子里是一万太初云石,你赶快收好吧。可别乱花,宗门之中的各种秘籍、兵器、宝物,甚至是药物和天材地宝,全都得用太初云石兑换,而赚取的办法却少得可怜,据说每晋一阶才能得到一千,渡劫成功得五千,成功将一门宗门秘籍练到大成得三千,再就是赢得宗内的年比等比试,或是去完成宗门内发布的任务才能得到。要不然就是私下的赌局或是同门之间比武赌斗这种非正式的渠道赚取,而且未出师的弟子还不准去接宗门任务,攒起来难啊。你揣着这一万太初云石,在内门的普通弟子当中也算是一个‘土老肥’、‘暴发户’了。”楚骁笑而不语,静静地听他吹牛,打开袋子拿出一颗太初云石来仔细观察。所谓的太初云石是已经打磨成龙眼大小的正方体石子,这石子虽并不透明,却莹润如玉、触手生温,里面明显蕴含着一些能量波动,颜色和质地与玛瑙有些类似,楚骁从来没有见过。道了声谢,楚骁便继续调息,恢复状态了,而“无事忙”沈二宝则是屁颠屁颠的向女寝室跑去,显然是去找上官春水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众人都起了个大早,一个个穿着得郑重、得体,跟着几个内门弟子向“凌绝峰”进发了。这些内门弟子,自是与外门弟子不同,个个眼高于顶,一脸的傲然,或许是因为楚骁夺得了殿前比试冠军的原因,对他倒是比较客气,至于其他人,则根本没有放在眼里。“凌绝峰”自然就是来宗门时见到的那座直插天际的陡峰,半山腰上一座巨大的平台足有方圆数百丈。平台上屹立着一座气势恢宏、古朴宏伟的石砌神殿,整体由“青沙碣阳石”石方垒砌而成,接缝处间不容发,端的是大气磅礴、巧夺天工。八根石柱一字排开支撑着殿额,门前一百零八层石阶每一级都长达五丈,大殿门楣处一块云纹墨玉匾,上面四个大字“太初天宫”金漆所书,光这四个大字便看得众人心跳加速、气血翻涌,实力弱些的差点一屁股坐倒在地。

“都不要看这牌匾,开宗祖师的笔迹,也是尔等可以贸然观瞻的吗?就凭你等的实力,再看片刻必得喷出血来。”一个内门弟子高傲的训斥道,不屑之情溢于言表。众人也赶紧收回眼神,急忙调息脉气、稳定心神。

就在这时,闫赫从大殿内走了出来,众人急忙见礼。而前者则是笑呵呵地挥挥手,似乎心情极好:“先不必多礼,一会儿有得是礼要行的。跟我进来吧,都肃静些。”说着,当先向大殿内走去。

大殿幽深,一条五丈宽的宽敞过道通往大殿深处,过道两侧每隔三丈便有一根双人合抱粗细的八棱巨柱耸立,牢牢支撑的殿顶,立柱之上镌刻着绵密深奥的符篆,凭楚骁这个阵法大师的眼光也顶多能够看懂一半,可见这阵法之高深,不过楚骁也大致能够明白,这里应该是外面整个护宗大阵的中枢所在,这些八棱石柱都是阵基的一部分。再往里走,空间逐渐开阔起来,一座灯火通明的大厅映入眼帘。一眼便能看到大厅最里面正对入口处的地方有一座两层高台,最上层摆着一张长条桌,桌后一人席地而坐,那人的气息众人都熟悉,正是前日群战时出现的宗主,不过这次楚骁可以肯定坐在这里的是真人了,因为宗主的相貌他能够看得清清楚楚。宗主表面看上去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一头乌黑的长发如缎子般随意披在身后,两鬓各留一缕垂至胸前,额头宽阔光滑,面白无须,剑眉入鬓,目若幽潭,鼻似悬胆,朱唇皓齿,面如冠玉,标准的一个美男子,俊朗之中不失阳刚,亲和之内显露威严,让不少的新弟子都看傻了。不过宗主似乎并不以为意,眼睛从一个个新弟子身上扫过,顿时给众人一种自己被完全看穿了的感觉。高台的第二层摆着一模一样的五张长条桌,五位宫主在桌后盘膝而坐。高台之下,十二殿主都穿着月白绲银边的长袍分坐两边,在十二殿主的下首还有五六个座位坐着几位身着淡蓝色绲银边长袍的长者,从身上的隐隐空间波动就可以看出,至少是已经渡过魂劫的强者,在各位殿主和几位长者的身后,都各有几个座位,而这些座位前面就没有桌子了,坐着的人看上去也相对年轻,从穿着上可以看出,应该是各殿的优秀弟子。而这些优秀弟子的身后还整齐地站立着成群的宗门弟子,一眼望去,怕是有上千之多,这么多人却是没有一丁点的声音,以至于一开始有些新弟子都没有发现。

闫赫带领众新弟子列队行至大殿正中停下,扭头向后说道:“跪!”众人在这里岂敢倨傲,齐刷刷地跪了一地,只见闫赫向着高台躬身行礼道:“启禀宗主,本届入宗弟子二十八人,已进行了殿前比试,中州楚骁获得冠军,全部考核已经完毕,主办者火殿殿主闫赫向您交旨。”

宗主向他点了点头道:“辛苦了。”然后目光转向跪在地上的一众新弟子道:“吾乃太初宗第七任宗主清阳子,本宗自开宗祖师元阳神君开创以来,已经一千三百五十年,内门弟子一千一百三十人,外门弟子一万八千,乃恒界大陆第一宗门!”清阳子声音浑厚富有磁性,当说到恒界大陆第一宗门时的笃定和狂傲,充满了天下第一的自信和霸气,让在场的每一个新进弟子都不由得有些激动。随后他又说到:“本宗分内外二门,设五宫十二殿,根据新进弟子的实力和专长将分配到不同的地方,从即日起,你们将成为我太初宗的正式弟子,太初圣境将会是你们的第二家乡。”随后,清阳子将宗内高层介绍了一遍,原来那几位坐在十二殿主下首的长者便是外门的几位长老,而能够坐在殿主们身后的弟子,则是弟子中的精英,被授予“核心弟子”称号的高手。楚骁明白,这“核心弟子”可不仅仅是个称号这么简单,它意味着在宗门内部的地位、前途,以及所能得到的宗门资源和培养力度,所有的内门弟子,虽然名义上都是师兄弟,但竞争还是十分激烈的,这种竞争也是宗门有意营造的,就是要让弟子们争荣誉、争资源、争前途,在这种竞争的环境中快速成长,才能保持宗门的永久强大。介绍完了宗门高层和机构构成,清阳子便吩咐闫赫宣读宗门门规,作为“名门正派”,自然少不了一些正人君子的行为准则,最重要的几条其实大家都清楚,那就是不许背叛宗门,违者杀;不允许残杀同门,违者杀;要将宗门的敌人视作自己的敌人,宗门敌人说得明确,那就是“虚无教”、“魔宗”和“九渊殿”。一旦发现对方,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格杀勿论。

宣读完了门规,闫赫冲楚骁一笑,宣布开始发放殿前比试的奖励,在发放之前,他倒是先对外门的几位长老道了个歉,说本届的入宗弟子优秀程度远超往届,二十八名新进弟子全部进入内门,还望外门能够海涵。几位外门长老一脸苦笑,连忙客气并恭喜了一番,外门地位原本就比内门低,说不好听的,就是宗门豢养的打手和下人,好的人才被内门挑走本就是惯例,这回水平都不错,被内门连锅端了,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几位长老也就顶多在心里吐吐槽罢了,毕竟就连他们也都是半道入宗,并非宗派内部培养,宗门礼待供养了他们这么多年,他们心里岂有不识数的道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