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八十四章 月亮湖紫藤坞(1 / 1)

加入书签

最新网址:www.wx.l

“不敢当,楚骁今天刚刚入门,宗内绝对没有一个比我资历还浅的人,‘师兄’二字我如何担当得起。”楚骁对赤鹫客气道。

赤鹫是个看上去很精干的三十多岁青年,不过楚骁发现他已经修炼到了天境六阶的水平,可见这也是一个妖孽般的存在。见楚骁客气,便微笑说道:“各大宗门师兄弟排序,有的是按入宗前后,有的是按年龄大小,更有不少是达者为先。太初宗的师兄弟排序规矩却是有些复杂,我们边走边说吧。”说完,当先带头向山下走去。楚骁跟宜兰等人打了个招呼,众人都要去安顿住宿,约好两天后在殿前广场附近的一个茶社会面,然后楚骁便匆匆的追赤鹫去了。

赤鹫等在山下,与楚骁汇合后便继续刚才的话题:“在太初宗,弟子身份的高低和师父的身份是分不开的。虽然内门弟子一千多,分布在各殿,但这些弟子大多数也只是宗门弟子,并非拜过宗内前辈为师,这区别是相当大的,正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对宗门的弟子,教导起来又怎会像对自己弟子那般尽心呢。因此,亲传弟子高于记名弟子,记名弟子高于普通内门弟子,内门弟子高于外门弟子。宗主的弟子地位是最高的,因为宗主没有亲传弟子,记名弟子加上你也只有四人。另外三人,一个是乌奎宫的宫主,一个是我师父火殿的殿主闫赫,一个便是刀殿的殿主傅一刀,三位都是宗门前辈,严格讲已经算不得‘弟子’了,所以某种意义上说,如今的你应该算是太初宗的‘首席弟子’。从辈分上来说,你事实上还算是我的师叔呢。”赤鹫自嘲地笑了笑,又道:“不过修炼之人寿命颇长,宗门内七八代同堂,严格排辈分也有些尴尬,因此弟子们之中只论师兄弟,除非有绝对的必要也就不排辈分了。在你之后,便是各宫主的弟子地位最高了,比方说和你同届的宜兰和任无极,他们成了宫主的亲传弟子,地位仅次于你。再往后是宫主的记名弟子,然后就是像我这种殿主的亲传弟子了,以此类推。见到我师父,有人时你称殿主,单独相处时叫师兄也行,只是在弟子们之中,没人有资格当你的师兄就是了。作为宗主的弟子,你的待遇也是弟子中最好的,宗主安排你住‘月亮湖’的‘紫藤坞’,那里环境幽静、景色宜人,是一座湖心小岛,你一定会喜欢的。像宜兰、任无极的住所估计就会比你的差一些了,而普通的内门弟子,住宿环境还会再差一些,也会住得相对集中一点,像雷殿和风殿的弟子会住在‘凌绝峰’上,刀、剑、力、地四殿的弟子基本上会住在‘百花草原’上。而火殿和魂殿的弟子多居住在凌绝峰后面的‘七绝谷’,药殿、木殿和器殿弟子则是居住在‘兽吼森林’边缘。水殿的弟子分两部分,普通水系的一般都靠湖居住,而以冻气为主要修炼方向的则是居住在凌绝峰山腹的‘碧幽潭’附近,普通弟子的居住环境和你是没法比的,不过宽敞舒适还是有保障的,以后你见到就清楚了。”

说话间,二人已经穿过了一片树林,来到了一汪小湖的旁边,这小湖不大,方圆不过五六里,却是一个修长的月牙形状,湖心有座小岛,大老远就看到一片紫色,仔细看,树木间竟是长满了紫藤,绿树紫藤掩映间能够看到一些建筑,虽是小岛,可相对于这个湖来说也显得够大了,直径有两里以上。“这就是‘月亮湖’和‘紫藤坞’了。”赤鹫介绍道,然后率先飞身而起,向小岛掠去。

岛上有一个小码头,泊着大大小小几艘船,栈桥上站着男男女女二十几个人,待楚骁和赤鹫一落上栈桥,当先两人躬身行礼,而后面的一群则是跪了下来。一通“参见师兄、参见主人”的各种称呼,搞得楚骁莫名其妙,不过看躬身行礼二人的衣着,竟然是两个外门弟子。赤鹫笑着介绍道:“作为首席弟子,你的任务就是修炼提高,自然不会让你一个人处理生活琐事,这两位外门弟子是专门帮你跑腿的,比如说到大陆上各处传递信息,采买物品,在宗内传话、邀请等事,他们都有天境三阶的实力,出去也不会给你丢人,平日里还可以给你做陪练。你若有心传上几手,便够他们受用不尽了。”

说着,两个外门弟子恭敬道:“楚骁师兄,我二人名叫陈登、吴赫,乃外门‘飞鹤堂’的弟子,能够侍奉在您身侧,乃是我兄弟的福分,以后但有吩咐,我二人绝对不避刀斧、义不容辞。”说着又指了指身后的一个美艳的地境九阶女子道:“这是‘紫藤坞’的管家叶菲儿,隶属外门飞鱼堂,这里除了两个厨子、两名园丁是普通人外,其余的十几个伺候你的侍女都是地境五阶以上的外门弟子,分别来自于飞虎堂、飞豹堂、飞燕堂。苦修寂寞,以后她们便都是师兄你的人,若有不满意的,生杀去留全凭您一句话而已,不会有任何人过问,之后自会给您补上新的。”说着,对楚骁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楚骁哪会不清楚他的意思,只是微微一笑道:“如此辛苦你们了,先吩咐厨房安排些酒菜,我要请赤鹫兄吃饭。稍后再与二位师弟细聊。现在就请菲儿师妹带我和赤鹫兄在岛上转转吧。”陈登、吴赫二人应诺而去,一众侍女、下人也各忙各的去了。只剩下叶菲儿脸蛋红扑扑似乎很兴奋的样子,非常有礼貌地引着楚骁和赤鹫在岛上游览了起来。岛虽不大,但却被建造得亭台水榭、错落有致,精巧中带着雅致,可谓是独具匠心。一片翠竹掩映之中的主建筑便是楚骁的住处“南旗阁”,匾额是新做的,可见下面人对楚骁的背景已经十分了解,起这个名字是专门为了拍他马屁的,也的确是费了心思。南旗阁中不单有几十间卧室,书房、静室、浴室、客厅和餐厅一应俱全,最令楚骁尴尬的是,南旗阁里除了自己的卧室之外,还有叶菲儿以及几个所谓的贴身侍女的卧室,由于赤鹫在身边,楚骁虽然尴尬,却也不好多说什么。屋后是一个演武场,紧邻着湖边。隔着一个巨大园林,在岛的另外一侧,也就是楚骁他们上岛的码头附近,有着一大片的建筑,陈登、吴赫两兄弟单独住在一个小楼内,不远处一排平房,是厨师、园丁的住处,以及岛上各种所用物品和食材的仓库。还有一处建筑则是与南旗阁和码头成三角形排列,也是地处湖边,那里是厨房、洗衣房以及大多数侍女的居所。岛为正圆形,有了这三处建筑呈三角形,自然还有第四角,同样是一座楼房,匾额上写的就是‘紫藤坞’三个字,里面的装潢布置和楚骁的‘南旗阁’差不多,只是空无一人,这是用来当客房用的。整个岛莫说是住这二十多人,就是一百人也能住得下,作为一个弟子的居所,可是足以让楚骁受宠若惊了。不过这也让楚骁明白了宗主弟子这个身份在宗内的地位和分量。

一圈转悠下来,回到南旗阁,餐厅内已经酒菜齐备,楚骁摒退其他人,与赤鹫对坐而饮。赤鹫客气道:“我被指派安顿师兄的下处,反倒是让师兄破费招待我了。”

楚骁闻了闻酒壶里的酒,然后搁在一边,从手环内掏出了小酒罐“醉心”将里面的“依兰解忧”给对方和自己满上,一边笑道:“你我既是师兄弟,讲这些客套干什么,你也知道,这里的一切,除了你我杯中的‘依兰解忧’,都是宗门给的,我哪里有破费什么。尝尝看,灵族的招牌美酒,保证你喝过之后毕生难忘。”

赤鹫笑了,他没想到这宗门未来的大师兄竟是一个如此好相处的人,不过想想楚骁能够短短几年时间网罗一群人才,打下一片基业,在各大势力之间游刃有余,个人魅力又岂会缺少。“那我就不跟师兄客气了,师兄刚入宗门,不清楚的事情想必不少,有什么想问的尽管开口,师弟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赤鹫也是个玲珑人,又岂会不知楚骁为什么请他吃饭呢。

楚骁惭愧一笑道:“是啊,千头万绪,满心的茫然。就说刚才陈登说的外门的那些堂口吧,我就全然不知。还有这女管家、贴身侍女什么的,兄弟我也是苦孩子出身,哪里消受得了这个。师尊待我这般大恩,生活上又安排得如此周到,我又该怎样才能不让他老人家失望呢?还有啊,你我兄弟一见如故,我也就厚脸皮地跟你实话实说,既然入了内门修炼,传闻中的那些修炼资源……”

赤鹫听到这里就笑了起来:“师兄啊,我不走,难道还真是为了蹭你饭吃吗?不就是等单独相处时给你讲这些么。不急,听师弟一样一样跟你说。”说着,将杯里的“依兰解忧”一饮而尽,然后目光一亮,叫了一声:“好酒!”

“哈哈!你喜欢就好,我管够!”楚骁拿过两个大碗,接连倒满。

赤鹫还真就好酒,“依兰解忧”一喝便打开了话匣子:“我先给你说说太初宗的外门堂口,外门名义上弟子一万八千,那只是虚数,作为天下第一宗门的外门,触角早已深入到了大陆的边边角角,估计你的中州**里也是少不了的,怕是总数两万八千都不止。外门设有九大堂口,大部分人都在外面,所以你今天只见到了飞鱼堂、飞豹堂、飞鹤堂、飞虎堂的堂主,通常宗内不叫堂主,而是称呼为长老,免得听上去像个帮会。因为这几堂主要承接了宗门内部的运转,因此几个长老常年呆在宗内,此外还有负责情报的飞燕堂、负责宗门外围守卫的飞熊堂、负责征战的飞鲨堂、飞龙堂和飞鹰堂。而飞豹堂、飞虎堂的一些高手在外还会负责一些刺杀的任务,飞鹤堂里的一些高手会负责敌对势力中的潜伏卧底任务。至于飞鱼堂,则很是神秘,听闻他们会负责满大陆的收集珍稀之物、天材地宝、各类秘籍,也曾听闻他们会借着在宗门内核心人员身边服务的机会,监察众人的忠诚,反正宗内的大事,总是少不了他们的身影。所以啊,你的那个叶菲儿,可绝对不会是省油的灯啊。说到女人,陈登倒是没有说错,宗内联姻是宗门凝聚的一个好方法,宗门向来支持弟子之间的婚姻,甚至还会大力操办,隔三差五的举行个集体婚礼什么的。每一个内门弟子,都会安排几个外门的侍女在身边伺候,不管你娶还是不娶,她们都算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了,老实不客气的享用便是。对于这些外门女弟子来说,嫁给内门天才,哪怕是‘奉子成婚’,也是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捷径,毕竟在外面到哪去找这么多的人中龙凤、青年才俊啊。你没看叶菲儿自从见了你就粉面含春的样子,估计看到你如此年轻、帅气,早就想入非非了吧。不过宗门有规定,如果你不喜欢,或是和其他内门女弟子有情,她们是不许缠着你的,毕竟内门女弟子是没办法向男弟子这么安排的,她们的终身幸福也是要着落在男弟子身上才好。而且内门弟子当以修炼为第一要务,如果一群外门女子痴缠胡闹,哪还能静心修炼呢。还有啊,我跟你说两句不该说的悄悄话,这‘紫藤坞’在多年以前,曾是宗主那位亲传弟子的住处,可见他对你的期望值有多高,以后你若是勇猛精进,转为亲传弟子也不是什么难事。今晚安顿好了,明日一早,你便去‘凌绝峰’的‘破界崖’,向宗主谢恩,因为你今天刚拜了师,宗主应该会考较一番你的真实实力,然后传你一些绝学,说不定一高兴还会再给你些天材地宝或是神器之类的额外好处。至于资源,你就不用担心了,每个月的月初,会有人给你送来的。一般的内门弟子,每月会有增强脉气的‘丹霞果’一枚,增强灵魂的‘养魂丹’一枚,而像我这种殿主弟子会再加上增强身体的‘风灵果’一枚,如宜兰这类宫主的弟子,还会加上能够辅助修炼的‘清延露’一瓶。不过宗主弟子我就不知还会加上些什么了。”赤鹫说得口干舌燥,捧起大碗,将一碗酒灌进嘴里,一脸陶醉之色。

楚骁听得张大了嘴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作为一个研究过《巫典》的人来说,赤鹫所说的东西楚骁如何不知,“丹霞果”虽说不上是多么名贵的天材地宝,但一枚的价格也足有百万钛金,“养魂丹”也同样了不得,不是炼丹大师决计炼不出来,对灵魂的裨益虽远不能与“灵髓果”相比,但却是极少数能够增强人灵魂的佳品之一,一枚也得百万钛金,而且有钱还未必买得到。而“风灵果”就夸张了,自己练《伽蓝真身》,就缺这宝物,连恒社都是一颗没有,没想到太初宗内能给殿主弟子每月发一颗,这得有个果园子才能发得起吧。再说那“清延露”,乃是采几种天地灵药用“延春圣水”泡制而成,莫说那几种灵药了,光是“延春圣水”楚骁就不知道哪里找去。更别说“清延露”了,根本就没听说有人卖过,简直就是个传说。如果自己每月都能得到一份这四种宝物,别说还可能会加点什么了,就是不加,也够让自己做梦笑醒了。

“对了,太初云石别乱花啊。改天你可以去宗内的‘开卷楼’、‘万宝阁’、‘神兵殿’看看,秘籍、宝物、兵器,多不胜数,都得用太初云石购买,不管有多少太初云石,到了那里都会觉得自己很穷的。”说着,又开始跟楚骁推杯换盏起来。

不多时,酒喝尽兴了,楚骁又给赤鹫灌了一大葫芦的“依兰解忧”,送他离了岛。回到南旗阁客厅,吩咐叶菲儿将所有人叫来,他要和大家聊一聊。

不多时,陈登、吴赫两兄弟领着二十多个人都到了,楚骁让大家在客厅里随便坐,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哪里敢呐。

楚骁笑道:“我这个人,苦孩子出身,没那么多的贵族高低规矩,以后没有外人的话,不必太过拘礼,不然我也会觉得不自在。既然接下来大家都要在这座岛上生活,也算是一家人了,我希望大家的心都在一起。对待自己人,我会掏心掏肺、有福同享。但话又说回来,我对忠诚二字却看得很重,一直以来背叛我的人,都不会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上,希望你们能够有所警醒。还有,我这个人好静,又需要努力修炼,我在宗内身份有些特殊,因此不想卷入什么不必要的明争暗斗里去,所以希望你们在宗门内谨言慎行,更不要打着我的旗号做什么让人看不惯的事,否则传到我的耳朵里,咱们的缘分也就尽了。当然,不惹事不代表怕事,如果有人平白的欺负到你们头上,只要有理、有据、有把握,也不用忍气吞声,弱了我的名头。我这么说你们能明白吧?”众人连忙躬身应诺。刚才还觉得这位主子很随和,但现在看来也是一个狠角色,之前还想着成为了宗门首席弟子的心腹,将来就可以在宗内横着走的人,现在也是脊背上出了一层的冷汗。原来自己那点小九九早就被人家想到了,不过细思也对,能够二十岁就成为中州之主,如今一跃成为太初宗宗主弟子的人,又怎会不聪明呢,想要借人家的势,恐怕还真得人家同意才行,不然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以后在紫藤坞做事,还是要把心摆正,小心谨慎些才行。

敲打完了,楚骁面色也和缓了许多,再次让大家坐下,和众人聊起了家常,也从中知道了不少宗内的常识。陈登修炼的是水系功法,偏重冻气攻击,经过交谈,楚骁发现他是个很机敏的人,心思也还算正派。吴赫话不多,属于那种老实忠厚的人,练的是地系功法,看他一身遒劲的肌肉,就知道是那种近身肉搏的路数。楚骁掏出两个传承玉符,将一个《寒星变》功法递给陈登,又将一个《方寸天涯》的搏击术递给了吴赫。这两门绝学都是楚骁的家传武学,如今自己便是楚家的家主,他有着鸿鹄之志,并非是敝帚自珍的人,这两项秘籍要传给谁到也没什么太大的顾忌,再者这两项绝学也算不得楚家的顶级武学,用来收买人心也不损失什么。二人客气一番之后还是接了下来,匆匆浏览一下便是面色大变,凭他们的眼光,自然看出这秘籍的珍贵,这兄弟二人蹉跎了近四十年,也无非是在太初宗外门厮混,实力有限,升入内门无望,何曾有机会接触到这种能够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于是毫不犹豫的扑通一声跪下,激动道:“我二人何德何能,刚刚跟随师兄,寸功未立就得此厚赐,实在是叫我等汗颜。日后若得机会,定为师兄肝脑涂地,以报大恩。”说得情真意切,让其他人也为之动容。

楚骁笑着扶起二人:“二位师弟严重了,我在太初圣境也不会呆一辈子,将来大家都得奔个自己的前程,你们跟我一场,我也希望你们有朝一日能够进得内门,我面上也有光不是么。”二人仍旧千恩万谢,自此算是对楚骁死心塌地了。楚骁能够成为中州之主,驭下之术无非恩威并施,他又岂能不知。

叶菲儿也是水系,偏重困敌和防御,楚骁将“岚烟步”传给了她,让她也多了一个保命的本事,以她现在的功力,依靠这“岚烟步”身法,即便是天境二阶的强者也杀不了她,对她的攻击也是极大加强。这让她心花怒放、喜不自胜,捧着传承玉符恨不得亲上两口。

对其他的一些侍女,多年来楚骁杀敌缴获的各种秘籍也有不少,挑一些适合她们又能让她们大幅度提高的也不是什么难事,即便是身为普通人的厨子、园丁,也得了大袋的钛金,客厅内皆大欢喜,其乐融融,热闹到深夜方才散了。

叶菲儿带着两名侍女却没有走,娇声对楚骁道:“师兄,洗澡水早就烧好了,让我们伺候您沐浴吧。”听得此言,楚骁的脸皮也不由得跳了两下。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