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九十章 天境二阶(1 / 2)

加入书签

最新网址:www.wx.l</p>“不!”宜兰一声悲呼,飞身就要向楚骁冲去,被上官春水和洛晓栖死死抱住。布屑纷飞之下,楚骁的上衣已经被雷电轰碎,浑身结实的肌肉竟然散发出一种金属般的光泽,雷电余芒仍在环绕着他的周身“刺啦,刺啦”的闪动着。“哈哈哈哈!”狂傲的笑声从楚骁口中传出,让正在上官春水怀中挣扎的宜兰也是愣住了,众人呆若木鸡的看着楚骁,如果说他纹丝不动地震退前三道天火让人觉得变态,可现在靠肉体硬挨前三道神雷那就使人难以置信了,那可是“齑风雷”啊,虽然在天劫神雷之中是最弱的一种,但那也是神雷啊,或许也就是魂境强者中专修肉体的人才能有信心用身体硬扛吧,可楚骁一个正在渡天劫的人竟然也硬扛下来了,而且一扛还是三道。

“那个家伙,他还是人吗?”沈二宝眼睛瞪得如铃铛一般,即便是他这种专修肉体,以扛打著称的人,也是绝对不敢这么玩儿的。

“干得漂亮!”清阳子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几位宫主还好,众位殿主的表情可就精彩了,有的呆若木鸡,有的捂着嘴巴,还有的直接掏出手帕擦汗。即便是他们的亲传弟子渡劫,也没这么刺激过。

不过,天劫仍然还没有结束,又是一道紫红色的“紫龑雷”从天而降,楚骁头都没抬,右手一握腰间刀柄,一道寒光划过天际,正是《撼天诀》的“一线天”。竟然将这道“紫龑雷”纵向劈开,“咔嚓”一声在空中炸响。观看的雷殿殿主申屠雷有些想骂娘了,从来都是雷劈人的,如今这大名鼎鼎的“紫龑雷”竟然让人给劈了。刀殿殿主傅一刀心中也在琢磨,楚骁所用的到底是哪路刀法,能够一刀劈开雷电,纵是他这个刀殿的殿主也是闻所未闻。楚骁缓缓抬起头,黑发披散回脑后,众人惊奇的发现他的双眼中闪动着凌厉的电芒,一种充满着暴戾和杀伐之气的电芒。楚骁再吞下两颗复气丹,又次仰天发出一声长啸,气势再次暴涨,像是在对天宣战一般。他得到了回应,一道夹杂着些许淡金色的“紫龑雷”从空中劈下,空气竟也被这道雷电点燃,闪动着耀眼的红光,空气中充斥着一股焦臭的味道。刀光再次亮起,“逍遥风”携带着无数翻滚的刀芒如狂风般迎向雷电,“轰”的一声爆炸,刀芒和神雷双双粉碎,闪动着耀眼的火花漫天洒落,如同一场流星雨。楚骁望着已经变小的劫云,将手掌在“寒影”宝刀上一抹,宝刀染血,刀身一阵嗡鸣,《撼天诀》第七式,“地狱”!《撼天诀》的七到九式应该是到达魂境才能施展的。不过楚骁并非平常人,虽然消耗极大,却硬是施展了出来,他义无反顾地直窜而上,迎向凌空劈下的第六道神雷,一道带着些许黑色的“紫龑雷”,“地狱”一刀出,血腥杀气遮天蔽日,天空甚至都被割裂成数块,刀芒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只是一道道切割空间的白线。神雷在空中爆炸,形成一团直径数丈的巨大紫色火球,火球上一道道电弧光散逸着,楚骁被震得倒飞而下,如陨石般砸进湖水之中。劫云开始收缩,可以看到其中电芒滚滚,似乎在凝聚着剩余的力量,准备最后的三道神雷。

“九道天火、九道神雷!果然是顶级天劫啊,我终于可以看到双劫中雷劫的‘九转金光雷’是什么样了。”清阳子心中想着,但面色却是凝重了起来,在他看来,真正让楚骁有生命危险的,就是最后三道“九转金光雷”。忽然,一道金色雷电如同一条黄金大蟒一般自天际游走而下,照着湖水便劈了下去,一个黑影猛的自水中钻出,刀气纵横间《撼天诀》第八式“修罗”出手了,纯粹的杀气,仿佛是要屠杀一切的泼天杀气让观劫的众人寒毛直竖、心中暗凛。“咔咔”爆响声连绵不绝,杀气之刃疯狂的切割着金色雷蛇,终于雷蛇冲破了杀气之刃,直挺挺的向楚骁轰来,楚骁的招数第一次竟然没有挡下这道“九转金光雷”。“擎天手!”紧跟着一只巨大的手掌在空中陡然凝聚,一巴掌拍在了金色雷蟒之上,“轰隆”一声,竟是将雷蟒生生拍爆了。楚骁提气过急、过猛,一阵气血翻涌,“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他连忙掏出几粒复气丹吞下,脉气刚有所恢复,第二道“九转金光雷”便从劫云中劈出。楚骁一声暴喝,左手“擎天手”猛然拍出,右手寒影刀一抖,《撼天诀》第九式“梵天”挥劈而出。“咔嚓”一声,一道隐隐带着黑光的金色闪电自劫云中劈向空中巨大手掌,比前一道更加的粗大惊人,所过之处空气爆炸,使这条闪电仿佛包裹在一片火云之中。“擎天手”仅仅只是阻拦了其一个呼吸便被劈散,楚骁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此刻,“梵天”已经化作漫天刀气笼罩向“九转金光雷”,这招“梵天”极为怪异,刀气并不凶戾,也毫无煞气,反而带着正气和慈和,与第八招“修罗”截然相反,如果说第八招是“魔刀”的话,这第九招倒更像是由“戒刀”所斩。用凶戾可以击碎凶戾,用慈和、安详消磨凶戾的效果更是显而易见。彷如削木棍一般,在漫天“梵天”刀气的切削之下,这第二道“九转金光雷”也是越来越细,当“梵天”耗尽之时,这道神雷也就只剩下指头粗细。这么细的“九转金光雷”就能小瞧吗?楚骁可没有忘记师尊的告诫,猛提剩下的所有脉气,一道“紫电指”点出,楚骁如今的“紫电指”早已不是当初的威力可比了,一指刺出,彷如一杆紫电长枪一般,迎着神雷暴刺而去。又是“咔嚓”一声爆响,紫电破金雷。楚骁已经拿出一小瓶复气丹往嘴里倒了。这一招“紫电指”已经耗光了他身上所有的脉气,这还只是第八道神雷,接下来的最后一道,毫无疑问将会更加的恐怖。

楚骁在抓紧一切时间回复自身,而天上的劫云也似乎安静了下来,此刻其已经仅剩普通劫云的大小,如果劫云的大小标志着劫云内所含劫雷之能量的话,那么最后这道“九转金光雷”便相当于将普通雷劫的九道神雷合而为一,一雷之威可想而知。无数金色与黑色的电芒在劫云中翻腾、汇聚着,所酝酿的能量让下面的众人面色越来越铁青,就连清阳子的脸色也是难看了起来,显然他也低估了楚骁天劫的可怕。

“申屠殿主。”药殿殿主华辛碰了碰一旁仰头看天的申屠雷。“我也见过九道雷劫中的‘九转金光雷’,可似乎和楚骁的‘九转金光雷’很不相同啊,其中蕴含的黑色雷电又是什么东西?”华辛对楚骁的事似乎格外关心,这也难怪,他儿子现在就投靠在楚骁门下,前一天他还为儿子自己找到一个很有潜质的靠山而倍感欣慰,如果今天这靠山就被神雷劈死了,他刚燃起的满心期待,岂不转瞬就成了镜花水月?

申屠雷脸色铁青的看了华辛一眼:“黑色的就是传说中的‘魇雷’,传说中在‘天诛地灭’时才会出现的‘魇雷’。这哪里还是什么天劫,简直就是他妈的天诛啊。这楚骁到底是何种逆天的存在?竟然招致如此天妒。若他过不了这道坎,就真的太可惜了。”申屠雷叹息一声。他玩儿了一辈子雷电,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这“魇雷”的恐怖,在他看来,别说是楚骁了,只怕是自己也未必接得住最后这道神雷。这个今年自己参与招入宗门的绝世妖孽,怕是马上就要凉凉了。

几乎所有人的心此刻都沉到了谷底,宜兰瘫坐在地上,呆愣愣地望着楚骁,上官春水脸色惨白地抱着她的肩膀。一些年纪大、功力深、眼光高的宗内前辈,有的已经在摇头叹息了。

就在这时,整个天空寂静了下来,整个劫云猛地收缩,完全化作了一道金黑交加的巨大闪电,如苍龙一般猛扑而下。

“‘天怒’开!”楚骁使出了楚、梅两家瞬时提高功力的禁术,一股磅礴的脉气凝实为金光,自楚骁体内喷薄而出,脚下湖水都被压下一个巨大的深坑。“《灭神》第四式‘天戮’!第五式‘天崩’!”楚骁双手食指同时点出,不但用出了迄今为止自己《灭神》中的最强一招“天崩”,而且还是和第四式同时使出。脉气极速的抽空,对身体的负荷何其之大,即便楚骁已经练成了“铁叶成身”,也是受伤不轻,“噗”的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天空中空间被四处割裂,闪电巨龙也被削得电弧纷飞,正是“天戮”的空间切割。不过这闪电巨龙仿佛是有意识的一般,发出一声凄厉的龙吟,加速向楚骁袭来,“天崩”紧随而至,狂暴的空间波动将闪电四周的空间寸寸碎裂,闪电被撕扯得支离破碎,一下子便细了一大半,可却仍然没有消散,继续向着楚骁轰击而下。后者怒喝一声,一只黑色火凤和一条寒冰银龙的虚影透体而出,相互缠绕着向剩余的那道闪电迎击而去。

“是《炎冥图》,骁儿果真是现任的楚家家主!”清阳子脸上也浮现出了一抹震惊之色。

银龙首先一头撞中那道闪电,寒气弥漫方圆数里,似乎连闪电都被冻结了一般。然而这仅仅持续了一瞬,闪电依旧艰难地突破了寒冰的束缚,迎面撞在了火凤虚影之上,黑炎翻滚焚烧天际,金黑交加的“九转金光雷”在撕破火凤的无量业火之时,已经仅剩下二指粗细,依旧不依不饶地向着楚骁劈下。银龙、火凤虚影被劈散的同时,楚骁又是鲜血狂喷,岸边已经传出了宜兰声嘶力竭的哭喊。然而前者仍然如一杆标枪一样,笔直地站立在湖面之上,仰面朝天狂喝一声:“给我收!”“轰隆”一声巨响,“九转金光雷”直直地劈在了楚骁的天灵盖上。一瞬间,整个世界安静了,所有人都呆立在那里,而宜兰已经昏了过去。

“这小子,竟然将‘九转金光雷’给吞了!”清阳子眼中亮起一抹别样的光彩。“为什么我当初没有想到呢?”他喃喃自语着,凭空消失在了湖边的密林之中。

静,诡异的静,足足一刻钟的时间,楚骁仍然僵立在湖面之上。宜兰已被上官春水救醒,眼泪就如开了闸一般收拾不住。“别哭了,他若死了,肯定就沉入湖底了,死人怎么会站在湖面之上?”还是上官春水冷静,一句话让宜兰止住了眼泪,猛的扭头看向楚骁方向。

“沈二宝!你大爷的,还不过来扶我一把!”湖面上传来楚骁的一声叫骂,虽然有气无力,但却清清楚楚地传入众人的耳中。宜兰和沈二宝顿时如离弦之箭一般飚射而出,瞬间出现在楚骁的身边,只见他浑身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口,有不少的地方已经被雷电烧得焦黑,一张俊秀的脸上早已被血污掩盖得面目全非,头发和眉毛被烧得一根都不剩了,看上去惨不忍睹。“轻点啊,动一下浑身都疼。”楚骁嘴一咧,露出两排白牙。看着他的惨样,沈二宝都不知道怎么下手了,而宜兰则是捂住樱唇,眼泪又控制不住夺眶而出。“还是我来吧。”身后传来上官春水的声音,一股澄澈的水流自她手中涌出,如一副担架一样托起楚骁,带着他向紫藤坞缓缓而去。

“成功了!楚骁渡过了‘焚、雷双劫’!”湖边森林中本以为楚骁已经陨落的众人见到这一幕,都激动了起来,他们明白,楚骁此次成功渡过天劫,意味着太初宗内,从此将会有着一个了不得的存在,楚骁这个名字,将会响彻太初宗的一个时代。

南旗阁客厅内,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客厅中央摆着一张竹床,楚骁躺在上面,已经昏迷了过去。在昏迷之前,华休将他父亲留给他保命的各种珍贵伤药一股脑地拿了出来,内服的已经吃下,剩下就是外敷了。宜兰、上官春水、叶菲儿、洛晓栖四人每人拿着一把小剪刀,小心翼翼的剪着楚骁被血黏在身上的衣物,每一片碎布撕下,伤口便再次开裂,鲜血流了一床、一地。就算是神经大条的老爷们儿们也看得眼皮直跳,四女也是一边剪一边垂泪。不一会儿楚骁已经是赤条条一丝不挂,可每个人都没有想别的,就连这些姑娘们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羞怯,因为躺在那里的楚骁,就像一块破抹布一样,浑身没有一块好肉。

“我用我的‘清莲净水’给他冲洗消毒,宜兰、晓栖和菲儿上药,你们去找绷带吧,要大卷的。”上官春水交代一声,几个人出去找绷带了,前者玉手一伸,一股净水自手掌流出,滚过楚骁的寸寸肌肤,片刻间就变成了红色,换水再来,清理过的地方,宜兰等人迅速用白布擦干上药,足足弄了半个时辰,才算弄完,然后用绷带将楚骁裹成个粽子一般,由宜兰托着放到卧室的床上。众人这才将客厅清理干净,散去休息。

宜兰一直照顾在塌前寸步不离,谁来换班她都不肯,足足三天时间,楚骁才悠悠醒转,看到身边两眼通红的宜兰,心里一股说不出的滋味,轻声道:“我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你也去休息一下吧,看你眼睛都熬成小白兔了。等你一觉醒来,我就欢蹦乱跳在你面前了。”

宜兰看楚骁醒来,眼睛又不由自主的湿润起来,听到楚骁的话又是破涕为笑。“你饿了吗?我去给你端点粥来?或者喝点水?”宜兰关切问道。

楚骁道:“还好,现在还不需要,你快去休息吧,我现在就剩点皮外伤了,精神得很。对了,顺便叫陈登进来,我问问工程进度的事。”宜兰也确实累了,乖乖点了点头,喊了陈登,便到客房休息去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