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九十一章 出任务(1 / 2)

加入书签

最新网址:www.wx.l</p>五个时辰过去了,众人看着这气旋似乎依旧没有任何要平息下来的意思,都是有些无语,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在突破天境二阶的时候,吞吸天地能量也就一个时辰,厉害一点的两个时辰也就罢了,如此大的动静吞吸五个时辰那是很难想象的。

弟子们震惊,殿主们也震惊了起来,他们做弟子的时候可都是妖孽天才,他们当时也就坚持了三四个时辰而已,很显然,楚骁已经超越了他们,未来的成就恐怕必定在他们之上。苍梧宫主向乌奎宫主传音道:“当年你天境二阶的时候是几个时辰?”

“六个,不过我可没有这么大的气旋,我不得不承认,他将来的成就不会比我低。”乌奎宫主语调平淡,但听得出她内心的慨叹。

“我当年才五个时辰。”苍梧宫主讪讪一笑道。

当持续到十个时辰的时候,连五位宫主也无法淡定下去了,可想而知,太初宗的弟子们会产生多大的骚动。也就只有清阳子仍旧笑呵呵地站在破界崖上俯瞰着:“要想成神,十二时辰。这话一点都没错啊。能量是一个修炼者的基础,体内没有庞大的能量作为支撑,越往后修炼便会越后继乏力,想要成神更是痴人说梦。能够成神的人,哪一个不是在最开始时,每一步都做到极致的呢?但凡有一次选择退而求其次,便再也没机会触碰到那个高度了。”

十二个时辰到了,楚骁仍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他在吸收天地能量的时候,同时也在不停的对吸入体内的这些能量进行压缩和凝实,并且快速散于身体中的每个细胞。在他看来,每次晋阶都是一个免费吸收能量的大好机会,平时要想积累脉气,便要打坐吐纳,耗时费力地修炼半天,也就提高那么一点点,哪有现在这样痛快,他可绝对不会浪费一丝一毫,只要撑不死那就继续。其实楚骁能够坚持这么长时间,倒并不是他先天如何与众不同,除了天赋体质之外,主要得益于三点:第一,修炼《炎冥图》让他将整个身体变成了丹田,光从大小上看,整个身体比丹田要大上多少倍啊,作为神界大家族的不传之密,《炎冥图》的强大逆天的确是一般人所无法想象的。光凭这一点,楚骁所能吸收的天地能量就比普通人多出不知多少倍。第二,要靠梅婆婆传授的压缩脉气的法门,将脉气压缩已经成为了楚骁的习惯,这也就无形中给他打下了无比坚实的基础,让他能够在未来的修炼之路上具备了一直走下去的条件。第三,掌握了全套的《脉术六章》使得楚骁在脉气运用和管理方面比一般人精细和熟练得多,就拿将脉气散入全身每一个细胞来说,这是真正将整个身体作为丹田来有效运用的一个最好助力,也正因如此,楚骁才能在卧床养伤的几天时间便能快速将脉气转移到全身。换了其他人,即便修习了《炎冥图》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把身体当做丹田来用的,更何况在利用率上,楚骁都精细到了每一个细胞的程度,可谓是没有丝毫的空间浪费。不管怎么说,楚骁在这几大因素的合力之下,脉气积累方面算是占尽了便宜,他在境界上又本就超前,注定他提升起来将会一日千里。

“这是要超过为师的节奏啊。”清阳子自嘲地笑了笑,端起石桌上的茶具回山洞去了。而森林中的众人,没耐性的已经回去,不信邪的就打算在林子里耗上了,他们倒要看看,这楚骁是否有本事将这整个太初圣境的天地能量全都吞了。

十五个时辰、二十个时辰、三十个时辰……所有人似乎都麻木了,脸上早就没了震惊之色,空中偌大的气旋仿佛成了太初宗固有的一道景色一般。他们之所以还留在林子里,只是觉得,反正已经在这里快三天了,就这么回去,之前的时间岂不是浪费?

突然间,气旋缓缓开始变小了,这一明显的变化瞬间引起了整个太初宗所有人的注意,一些之前已经离开的人又开始向月亮湖这边靠近,林子里便再次热闹了起来。气旋虽然渐渐缩小,但却并没有立刻消散,足足又坚持了数个时辰方才消失。三十六个时辰,三天的时间。这仅仅是楚骁从天境一阶晋阶到天境二阶而已,太初宗天境二阶以上之人,没有一万也有六七千,能弄出这么大动静也算是前无古人了。

湖面上一片寂静,楚骁依旧盘膝闭目而坐。许久,他终于睁开双眼,两道金光自眼中激射而出,直入苍穹,连天上的云层都被轰散开去。金光渐息,楚骁身形站起,缓缓向紫藤坞走去。

“骁儿,来破界崖。”清阳子的声音突然在楚骁脑海中响起。

“是。”楚骁身形一晃,便凭空消失在原地。留下月亮湖边一大群议论纷纷的人。

“师尊。”破界崖山洞外,楚骁对着山洞深深一礼,声音中含着一丝难掩的欣喜。

“进来吧。”清阳子的声音在洞中响起,楚骁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快步进洞。洞中,清阳子正坐在石桌旁看书,见到楚骁进来,将书本往石桌上一放,微笑看着楚骁,点点头道:“不错。”这两个字是很少从他口中说出的,即便是他曾经的亲传弟子,生前也没听到过几次。“你这几天的确是超出了为师的预期,十天时间从地境九阶到天境二阶,太初宗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渡劫之时,最后被‘九转金光雷’击中,是你故意而为吧?而渡劫之后没几天,你就能够晋阶天境二阶是否也与这道‘九转金光雷’有关?为师唯一感到诧异的是,你这晋阶的动静,你到底是用什么方式吸收如此多的天地能量呢?”清阳子一下问出三个问题,作为师尊,如果不是百思不得其解,一般是不会向弟子问这么多问题的,可见有些事情,比面子还要重要一些。

楚骁笑道:“师尊果然明鉴,弟子在试探过哪‘九转金光雷’的强弱后,便想着吸收一些为己用,果然成功,好处颇大。”随后楚骁毫无隐瞒的将渡劫和晋阶的内情解释给清阳子听。他没有隐瞒,是因为他对清阳子足够信任,虽然拜师时间不长,但他能够体会到这位师尊对他的关爱,楚骁是个将心比心的人,既然师尊连自己是楚家人的事情都已经知道了,其他的事,除了梅朵和界空舟的所在涉及她老人家的安全,楚骁必须保密之外,其他的事情也没有必要在向清阳子隐瞒了。后者听过楚骁的讲解,恍然大悟。

“大造化啊,能在一线缝隙中发现并抓住大机缘,这是何其难得,而你却早早的具备了抓住机缘并使其效能最大话的条件。如果说成功的几率只有千万分之一的话,这么小的概率竟真的被你抓住了,也算是个奇迹。当年为师的双劫中雷劫只有六道,比你还差一些啊,而且也没敢像你一样吸收天雷的力量,现在想来还真有些后悔。”清阳子感慨且欣慰的叹道。“你现在还是在原始积累的阶段,夯实自身的基础仍然是你接下来要做的,松懈不得,这决定着你的未来能在修炼之路上走多远,不可等闲视之。”

“是,弟子谨遵师命。”回到紫藤坞,楚骁回绝了所有上门来拉关系拜访的人,只让陈登推脱说自己刚晋阶完,在闭关巩固境界。这次渡劫,楚骁仓促间第一次使出了《撼天诀》的第七到第九式,以及《灭神》的第五招,心中有很多感悟,需要好好思索和完善一番,于是又将自己关进了静室不再露面了。

这段时间宜兰、沈二宝他们这些亲传和记名弟子也很忙,他们的师尊似乎是受了什么刺激一般,拼命地训练他们,也一改往日抠门的习惯,好的秘籍,以及各种奇物和天材地宝都舍得给了,大家每天都在高负荷下“痛并快乐”着。这些殿主和宫主的口头禅几乎都是:“要是不想一辈子都生活在楚骁的影子里,就拼命修炼吧!”

外门也很热闹,不少外门的小头目,甚至是一些长老都带着些奇物或丹药来探望和结交楚骁,陈登一一收下,并代楚骁感谢众人,连续个把月,他是收礼收到手抽筋啊。更可怕的是一些女弟子,含蓄的、痴迷的、疯狂的,各式各样,搞得紫藤坞的人都不太敢出去了,只要出去一被她们发现,打听情况的,委托转交书信或其它稀奇古怪东西的,自荐要来紫藤坞的,什么类型的都有,烦都要烦死人。不过好处也是不少的,哪怕是个紫藤坞的侍女,在外也会被人高看一眼,消费打折、不用排队,连领份例都是品质最好的。最关键的是,有前途啊,总有那么一些人会自作聪明地作长远考虑,比方说未来的宗主之位什么的,所以总是有人想方设法把人往紫藤坞送,这种事,除了楚骁之外,谁还能做主啊,可偏偏紫藤坞的主人却是在静室之中一个月都不出来,虽然扩建工程已经完工,可这真正的主人家不出面,也没办法验收啊,陈登和叶菲儿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变大了不少。

这天,外门负责施工的一个小头头正在跟陈登诉苦,这里没有验收,工人们就不敢离开,就这么耗着,也是要给人工钱的,他们外门负责建房的部门有预算把控,他们可再耗不起了。正在陈登皱眉为难的时候,他感到楚骁的气息出现在了南旗阁外。

“楚骁师兄出关了!”紫藤坞的众人都如久旱逢甘霖一般向南旗阁聚集而来。只见楚骁一席月白长衫,系一根金边银丝腰带,袖口绣太初宗标识图案,胸前衣服上隐隐浮现着一枚核桃大小“六芒星纹”徽章的印记。面色红润,漆黑长发由一个“蓝银冠”束起后半截垂在脑后。最大的变化是他的眼神,静谧中隐含着凌厉,深邃中带着平和,就像他那厚重而内敛的气息一般,给人一种难以捉摸的感觉。

“怎么了?”楚骁看着陈登问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