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一百零一章 狗胆包天(1 / 2)

加入书签

“怎么了?”楚骁和冥霜匆匆走出药圃,向站在门外的曹墨问道。

“今天早上,又有二十具棺材摆在边界外面,里面仍然是我外门弟子,只是这回实在是太过分了,每具尸体都被掏了心脏,而且嘴里还塞了狗屎,有几个女弟子竟是被人反复糟蹋致死,实在是欺人太甚!”曹墨一边说一边眼睛都快要冒出火来了。

楚骁的脸阴沉了下来,一股凶戾的杀气自他身上散发出来,让一旁的曹墨和冥霜都不由得打了个寒战。“我去太初天宫看看。”楚骁身影一晃,化作一道流光向“凌绝峰”飞去。此刻的“太初天宫”外已经站了不少弟子,众弟子们都是义愤填膺,来此请愿,想要去找三大邪宗报仇。正在议论纷纷之际,众人突然感到一股及其强大的凶戾之气如同一头洪荒猛兽一般自远处激射而来,刚刚还在数十里外,仅仅数息时间,人便已经落在了他们面前。ii

“楚骁?是楚骁师兄来了。这速度太吓人了。”周围响起了众弟子的窃窃私语声。楚骁四周扫视了一圈,看到几个熟人,赤鹫、萧威、铁无疆、任无极、赫连牧风,楚骁冲他们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然后来到赤鹫和萧威面前,小声问道“知道是什么人干的了吗?”

赤鹫说道“这种下作手段,就算是三大邪宗里面,也只有魔宗干得出来。”

“既然知道是谁干的,那里面还讨论什么?”楚骁眉头皱了起来。

“估计在商议对策吧。众弟子在这里请愿,都被令狐山奉命拦住了,或许是弄清楚对方的意图之前,不宜轻举妄动吧。”萧威沉吟道。

“对方的意图?那探讨个三天三夜也都只是猜测而已,明天早晨如果还有二十具棺材的话,那么现在就已经有师兄弟在再被虐杀了。”说着,楚骁大步向大殿内走去。迎面正好碰见走出来的令狐山,对方向楚骁一礼道“楚骁师兄,宗主吩咐,如果你来了,就让你进去。”ii

“有劳了。”楚骁也向对方还了一礼,快步进殿去了。

大殿中,清阳子坐在宗主位上,下方各宫主、殿主、外门长老们齐聚一堂。楚骁走进大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清阳子向最末尾的一个座位指了一下,楚骁只好乖乖的坐了过去。大家又开始继续刚才的讨论。只听地殿殿主马天南道“如今已经死了四十个弟子了,外门诸位负责征战的长老,你们确定近期没有在外面采取过针对魔宗的行动?”

只见一名衣袖上绣着一个飞鹰标记的长老站起来道“马殿主这是何意?我们飞鹰、飞鲨、飞龙三堂,每一次行动都是需要宗内命令的,绝对不会私自行动。倒是这回死的弟子几乎都是飞熊堂和飞鱼堂的,你为何不问问这两位长老啊?”ii

“我觉得现在讨论这个根本没有意义,难道找出谁惹了魔宗,还要将人绑了去赔礼吗?这都多少年了,双方本就是互相仇杀、不死不休的关系,还需要什么理由吗?我觉得,针锋相对就是,今日就去杀它魔宗八十个弟子,扒皮抽筋,然后扔到他魔宗的堂口去。”力殿的殿主说得很是干脆,有些人也点头附和。

“那就是要做好大战的准备了,一旦我们和魔宗开战,恐怕就会演变成我们四大宗门和三大邪宗的全面战争了,我们准备好了吗?”药殿的华辛殿主沉声道。

刀殿殿主傅一刀马上不干了,喝问道“全面开战就全面开战,华辛,难道你怕了吗?”

傅一刀如此咄咄逼人,华辛当时就怒了“傅一刀,你什么意思?全面战争一打起来,你刀殿的弟子难道可以不出伤亡吗?”ii

“刀殿弟子个个可以为宗门荣誉而死,绝不羞耻苟活!”傅一刀也是寸步不让。

“你!”

“好了,都不要吵了,只知道争吵,一点好主意都没有。”华辛刚想出言反击,便被清阳子制止了。后者看向坐在角落里的楚骁,然后淡淡的说道“既然你们说不出什么新鲜的了,便问问小辈吧。楚骁,我知你在中州掌握着庞大的势力,这件事你怎么看?”

楚骁听得师尊问询,连忙离座来到大殿正中,对清阳子一礼道“禀师尊,弟子的看法与诸位殿主不尽相同,弟子认为此次事情不一定是魔宗高层授意所为,而是魔宗内部一些无知小辈的愚蠢之举。原因很明显,如果三大邪宗想要掀起全面战争,最明智的选择是秘密布置、突然偷袭,并且一开始便全力以赴,这样才能在付出最小代价的前提下取得最好的效果。如果是我们打算先下手,也会做出这样的安排。像如今他们的这种做法,其实除了让我们愤怒之外根本伤害不到我们什么,完全没有丝毫的意义。这更像是魔宗某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弟子出来历练所为。我愿带领一些师弟,将这群家伙斩杀,届时把他们的头颅拿来祭奠死去的同门。”ii

听得楚骁这番话,大殿中立马安静了下来,众人仔细思考一番,发现确实很有道理,干这种事情的还确实像是某些头脑发热的愣头青。而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事情就简单多了,逮住这些人杀掉并不是一件多么难的事情。只要不是在全无准备的情况下开启全面战争,那就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我觉得楚骁所言有理,应该先将作孽的人逮住,究竟怎么回事,一问便知。”无涯宫主淡然说道。

“我等无异议。”接下来各宫主、殿主和长老纷纷表态。

“既如此,楚骁,你与令狐山带‘内门风纪大队’一百五十人,将这件事情办了,负责圣境治安的外门飞熊堂全力配合。记在,留些活口。”清阳子下达了命令,然后便是散会了。ii

会后,楚骁、令狐山和飞熊堂长老顾成凑在一起商量行动计划。“太初圣境太大了,边境长达千里,目前飞熊堂只有弟子四千五百人,以往都是每隔十里有一支二十多人的巡逻队,进行夜间巡逻。自从出事之后,又从其他各堂调来了两千五百多人手,不过也只能做到五里一支巡逻队,对方若是躲在暗处隐匿气息,我们就是三里一支巡逻队也没有用啊,空隙太大了。”顾成长老显得非常为难。

“要不我再去申请调一些外门弟子?”令狐山看向楚骁。

“不用。我有一个办法。”楚骁从手环中拿出一个大布袋,打开一看,里面全是一种叫榛子的坚果,楚骁拿出十个,用极快的速度在一张纸上写下一道符篆,然后用火烧成灰,化在一杯水中,将十个榛子在这水中蘸了下,接着摆成一个圆圈。随后楚骁又拿出一面铜镜,在背面贴上一道符篆,铜镜上立刻便显现出围成圆圈的十个绿色光点。顾成和令狐山看着楚骁鼓捣,满脸的莫名其妙。楚骁突然对令狐山道“随便挑一个捏碎。”后者一头雾水,不过还是依言挑了一个“咔”的一下捏碎,这时二人惊奇的发现,铜镜上的一圈绿色光点中,有一个竟然随着榛子被捏碎而变成了红色。“再移动一颗。”楚骁又道。这回令狐山没有迟疑,将一颗榛子向圆圈外拖动两寸,而铜镜中的一个绿色光点也同时被向外拖出,并变成了黄色。ii

楚骁微笑看着二人“这个办法你们应该看明白了吧?成群结队的巡逻,空隙太大了,只能采取岗哨的办法,一千里的边界,每隔六十丈安排一名弟子站岗,这样也就只需要两千八百名弟子了。我知道一名站岗的弟子实在不足以抵抗对方,但是你们要知道,对方能够悄悄放下二十具棺材就走,人数也不会少,恐怕实力上也绝不是一两支巡逻队就能打得过的。所以,一旦遭遇,最初的人员损失不可避免,那么单独站岗反倒是损失最小的一种方法,而且能够最快的发现敌人动向。六十丈是一个在夜里举着火把可以互相看见身影的距离,站岗的弟子必须在岗位上不得移动,每人身上带着一颗榛子,而每一百个弟子配一个监控组,专门拿着通讯玉佩盯着铜镜。一旦有弟子遭袭,他可以捏碎榛子,即便他来不及,他两边的人也总会有人来得及捏碎,如果他们要绑架人,榛子移动,监控组也能发现。剩余的外门弟子可以分成十几人一个小组,隔几里安排一组,目的是在发现敌人后上前拖延,直到内门弟子到达。我们内门的弟子分成三十人一组,分散隐匿,一旦发现敌人,最近的两组过去就行了,每组组长间用通讯玉佩联系,即便有调虎离山的事情发生也可及时补救。不知我这么说,二位听明白了没有?”此刻顾成和令狐山的脸上已经露出了欣喜之色。ii

“要两百八十个铜镜呢,我去叫人准备铜镜给你。”说着令狐山便腾空而去。

“我就在这里等,你让人将铜镜送来就行了。”楚骁冲他喊道。然后又对身旁的顾成说“这袋榛子足有三千多,我这就用符水泡了你带去发放,布置人手也要费些时间,等铜镜弄好我让人给你送去。”

片刻后,顾成带着榛子离去,楚骁则是专等令狐山回来,同时将消息传回紫藤坞,言明有兴趣的可以过来参与一下。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