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一百零九章 一盆冷水(1 / 2)

加入书签

最新网址:www.wx.l</p>自打楚骁赢了左笑迁,便没有人再挑战他了,大家心里都已经有了数,楚骁的实力已经至少能够排在妖孽榜的前三了。第二天的比试是属于十名以下弟子的,二宝、春水、晓栖、慕容飞和冥霜都有出场。令人惊讶的是,冥霜的战斗方式让楚骁也是目瞪口呆,眨眼间好端端的擂台上猛地生长出无数的植物,有毒的荆棘和坚韧的藤条不但能够攻击对手,还能有效的束缚敌人,要是没有点绝活的人还真就奈何不了她。更让人吃惊的是,宜兰挑战了南宫刃,并且依靠着诡异无匹、无法防范的风锥成功击败对手,离前十只差一步之遥。

第二天的下午,楚骁从石台上站起,对着右侧第二名石台上的江无明微微一礼道:“江兄,不知可否指教一二?”

江无明面无表情,他看了楚骁一眼道:“可以。”说完,一闪身便落到了下面的擂台之上。一旁的左笑迁笑道:“你别介意,他就是这个脾气,永远一副面瘫脸,和谁说话都不超过三个字,绝对不是针对你。你小心点啊,如果第一下扛不住,你就没有任何机会了,如果扛得住,哪怕还剩一半实力你也能完虐他。”

左笑迁能够出言提醒,自是让楚骁心中一暖,可见对方对自己还是很有善意的,忙是微笑道谢,下台去了。不过最上面石台上一直闭目盘坐的慕无双却是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淡淡的看了左笑迁一眼。

“怎么?觉得我多嘴了吗?”左笑迁看向慕无双笑道。

“你这顺水人情卖得也确实不错。”慕无双的声音很是轻柔,与豪爽的左笑迁属于截然相反的两种风格。

“这话说的,怎么就是顺水人情了呢?”左笑迁眉头一皱,有些不高兴了。

“我们都看到了,秦媚的灵魂攻击对他没有丝毫作用,她的灵魂攻击虽不甚强,可也是达到了天境七阶水平的。而楚骁的灵魂层次你我都看得出,也就是天境七阶左右,为什么一点影响也没有,答案恐怕只有一个,那就是他有保护灵魂的宝物在身。这宝物能扛得住天境七阶的攻击,八成魂境以下的灵魂攻击都不会对他有效果的。所以你我都清楚,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比斗。我想,除了江无明那一根筋之外,上面的殿主和宫主们心里都有数,怕是那楚骁心里也是有数的吧。你这还不算是顺水人情?”慕无双淡淡的道。

“你想多了,我可没有你们那么多的心眼儿,这小子我看着挺顺眼的,那天听说他把在‘络游界’里聚众抢劫的一大群弟子给反抢了,这种是非观念强的孩子现在可不多见了。怎么样?有没有点危机感啊?估计明天他可能就要挑战你了。”左笑迁坏笑着看向慕无双。

慕无双则是看着擂台上的楚骁,轻声自语道:“或许宗主收他为徒,让他觉得自己是太初宗最妖孽的天才了吧,不过他很快就会明白,他的自信和骄傲,尚不具备充分的依据,他想要超越我,还早呢。”

不知是不是听到了她的自语,左笑迁也看向下方的楚骁,同样自言自语道:“一帆风顺未必是好事,多一些挫折或许对他更有好处吧。当发现有人比你还妖孽的时候,你能从这种打击中站起来吗?不得不承认,有些事,有些人,真的是让人很无力,很绝望呢。”

擂台上,楚骁平静的望着江无明,对方释放出了一股冻气,直接让擂台被冰封了起来。楚骁眉头一皱,这江无明不是擅长灵魂攻击吗?他这种程度的冻气,真的自信在这种比试当中施展吗?渐渐的冻气越来越冷了,楚骁运起体内的寒星玄冰进行抵挡,但是过不多久,竟然连寒星玄冰的冻气也被掩盖了过去,擂台上的石砖开始一块块被冻碎,楚骁身上的衣服也开始变得向铁板一样硬了。

“大意了,这江无明的冻气怎么会这么厉害?”楚骁必须得展开进攻了,他一抽寒影刀,居然拔不出来,刀身和刀鞘竟然冻在了一起。楚骁面色大变,刚要移动身体,却发现自己的双腿竟是在不知不觉中被冻结在了地上。而对面,江无明手里拿着一根青铜锏缓缓的向他走来。楚骁只好释放脉气领域,然后准备使用《灭神》。然而,匪夷所思的是,脉气领域被冻结了,甚至他连任何的波动都无法释放出来,《灭神》的任何一招,他都无法使用。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他的冻气能冻结和抵制一切?”楚骁感到自己的心有些慌了。“不对啊?他的冻气冻结了一切,为什么我的身体还没有冻结?不对!难道说……”楚骁连忙催动罩在自己灵魂之上的“镇魂塔”,小塔一阵颤动,闪动出一层蒙蒙的光晕。楚骁眼前的场景陡然变幻,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见江无明一记鞭腿抽来,脚离自己的脑袋已经不过两尺的距离了。楚骁钢牙一咬,眼中闪出一丝狠色,他已经没有时间做任何抵挡了,甚至连躲避都极难。不过他也并没有选择躲避,手中提着还在鞘中的寒影刀中部,将自己的手抬起,刀柄正对着江无明两腿的中间。如果对方坚持要一脚踢在楚骁脑袋上,那么他极其脆弱的某要害部位,就将不可避免的撞在楚骁那坚硬的刀柄之上,若是后者在稍微加点力,那后果就不是用“伤不起”三个字能形容的了。

“你……下流!”江无明的一记鞭腿硬生生的停在了空中,然后猛地后退数丈,脸色很是难看。“你怎么可能清醒过来的?”

“不得不承认你的灵魂幻术十分高明,要不是看出了一些逻辑错误,还真醒不过来。江兄啊,我不知你是否娶妻了,我可是还要靠这张脸蛋娶媳妇呢,你这一脚下去,我可就彻底毁容了。再说,我刚醒过来,视野里你的脚就占了一半,我只是下意识的把手太高了几寸而已,‘下流’二字我可担当不起啊。”楚骁嘿嘿一笑,然后转而正色道:“我刚才已经领教了江兄的幻术灵魂攻击,果然厉害,现在我也有一招,请江兄指点。”说着,空中天地灵气陡然凝聚成一只巨大手掌,向着江无明便拍了下去,正是《清阳手》第一式“擎天手”。

众宫主和殿主们也都是眉毛一挑,这是“瞬发”啊。通常强大的招数,都需要有一点时间来蓄势的,招数越强大,蓄势时间也就越长,像“擎天手”这种威力的招数能够做到不需要蓄势,瞬间发动是非常不容易的,在交手过程中也是非常占便宜的。试想一下,大家用威力差不多的招数,甚至对方招数比你还厉害,可是他在蓄势的时候你就已经出招了,他要么直接被打得没有机会蓄势出招,要么就是分出大部分精力与你纠缠,同时得花更长的时间蓄势。所以说,瞬发很重要,当然也很难,威力越大,所需要的能量也就越多,不管是调集体内的脉气,还是汇聚天地之力或天地灵气,如此大量能量的瞬间聚集就需要有极端强大的控制能力和对招数的烂熟于心。楚骁做到了,江无明的处境可想而知,他物理攻击水平本就比较普通,根本没有办法和楚骁硬刚,一时间只能狼狈躲闪。但在躲闪过程中灵魂攻击可是一刻没停过。楚骁早就催动了“镇魂塔”,灵魂幻术已经无效,硬性的灵魂攻击同样无法撼动分毫,当第三招“擎天手”即将拍下的时候,江无明终于无奈认输,楚骁有惊无险的坐上了第二的位置。

第三天上午的比赛异常的频繁和激烈,几乎每个擂台上都不停的进行着一场场角逐,因为今天是挑战赛的最后一天了,该了解的,前两天已经了解了,没有了解的在这最后一天也未必能了解得到,再不出手,恐怕会浪费掉有限的挑战次数。能进前四十的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奇招怪术层出不穷,让楚骁都感到大开眼界,不过他可没有忘记,自己还有一场挑战没有进行,刚到下午,楚骁便从闭目养神中睁开眼睛,看向身旁的慕无双,不想对方也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似乎等他挑战已经很久了的样子,倒是自己有点耍大牌的嫌疑了。

“准备好要战了吗?”慕无双轻柔的声音响起,仿佛是回荡在林间的一缕清风一般,让人听了浑身舒服,不过这只是声音而已,她的话,字里行间都与她的表情一样冷冰冰的。

“呃……不好意思,那么就请赐教吧。”楚骁一脸尴尬,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慕无双仔细的凝视了楚骁一眼,然后向下方的擂台飞掠而去,楚骁正要跟着下去,左笑迁对他说道:“平常心即可,这是比赛,不是决生死,不要太执着于胜负,只要尽力了就好。还有,挑战赛是不允许使用禁术的,不要忘记了。”

她的话让楚骁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人家明显出于好意,他也只好点头称是,向下方擂台跃去。

一旁的江无明斜了一眼左笑迁道:“你多余提醒他,难道没了你的提醒,他便要信念崩溃了不成?如果输不起还修炼个什么劲儿,来太初宗干嘛?呆在他的中州做土皇帝多好。”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