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冤家路窄(1 / 2)

加入书签

最新网址:www.wx.l</p>看对方倒飞而来,楚骁岂有客气的道理,紫电指朝着对方的肩胛骨就点了过去,而那“剑神宗弟子”也的确不是省油的灯,长剑一抖,剑身如鞭子一般柔软,剑尖拐了一个弯,直刺楚骁的手腕,这招式是如此的眼熟,让他不由得愣了一下。“小心!”宜兰的一声娇呼才算是让楚骁醒了神,紫电指由“点”变成“弹”,不再朝向对方肩胛骨,而是直接一指弹在剑尖之上,一阵“噼里啪啦”声,长剑崩碎,而那人也转身落地,与楚骁二人和五个金人呈三足鼎立之势。

“刚才那剑法,是《望月灵犀剑》的‘清风拂月’是吗?”楚骁的脸色极为阴沉,眼神中透着杀意。

那“剑神宗弟子”笑了,笑得很是邪异:“你的记性还真是好啊,只看过一次的剑招,这么久了还记得?”

“肩膀上的剑伤是不会忘的。摘下你的面具吧,翁子期!”楚骁怒喝。后者摇头一笑,一把扯下了自己头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了一张极其狰狞的脸,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脸,两排牙齿露在外面,眼皮都没有了,两颗硕大的眼球在眼眶里转动着,满脸暴露在外面的肌肉和血管看了让人触目惊心。一旁的宜兰差点吓得叫出声来。

“小姑娘,可怕吗?我落得这副模样,都是拜你旁边的这个人所赐。”翁子期恨恨的道。

“你图财害命,杀他母亲,你是罪有应得,该有此报!”宜兰是知道楚骁过去遭遇的,对翁子期这个人她也是深恶痛绝。

“笑话,这本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每天有多少人被抢夺,被杀死,在强者的眼里,弱者连蝼蚁都不如。身为弱者,你们就该有这样的觉悟!”翁子期叫嚣着。

“呸!你是把自己当强者了是吗?照你的逻辑,你变成这副德行,应该怪你自己作孽,还拜谁所赐?有一句话是对的,你再次落在我手上,就应该有所觉悟,用不着废话了。”楚骁抽出寒影刀猛然扑出,像一头恶虎一般。翁子期扔掉手中碎裂的剑神宗弟子制式佩剑,取出一柄软剑,便迎了上去。

“这是我娘的剑!”楚骁怒道。

“不错,毕竟有段难忘的过往,留个纪念而已。”

“死来!”楚骁怒不可遏,浑身爆发出滔天的血腥之气,一刀“地狱”便劈了过去。

“楚骁,你冷静点,他是故意激怒你的。”宜兰焦急的喊道。

“还是太年轻啊。”翁子期摇头一笑,身体猛的就向那五尊带翅的金人冲了过去。刀随人走,无数血色刀芒跟着翁子期转了个弯继续紧追不舍。

“你想最后时刻躲开,让我劈中金人,从而拖它们进来对付我是吗?你确定躲得开吗?”楚骁的身影紧紧的跟在刀光后面,随时准备再次出手。

“真那么简单吗?”翁子期软剑一抖:“《望月灵犀剑》之‘柔云弄月’。”只见软剑剑尖轻轻贴在刀芒之上,一股柔劲一引一带,直接就甩向对面的金人,可是刀光在还没有劈到金人的时候便陡然消散了。“哦?已经做到收发自如了吗?还真小瞧你了。”翁子期软剑一抖,一朵朵剑花挽出,每一剑都拨在一道刀芒之上,而每一道被拨动的刀芒都毫无例外的向那几个呆若木鸡的金人劈去。楚骁一道道的收力又同时保持着对翁子期的攻击,终于一个不慎,一道刀芒扫在了一尊金人的胳膊上。金人瞬间动了,三个冲向楚骁,两个杀向翁子期,宜兰见状,自然上前与楚骁联手。一时间三方互相攻击,绞成了一团乱麻。

“翁子期,你逃不了!”楚骁瞬发“握天手”,凭空一只巨掌出现,一把攥向翁子期,“风云爆!”“轰”的一声,不知这厮使出的是什么招数,一阵剧烈的爆炸将“握天手”瞬间炸毁,连整个神殿都颤动了起来。破坏神殿的行为立即激怒了金人,场上的情形立即出现了变化,五尊金人全部围攻向翁子期,加上楚骁和宜兰,马上就让他陷入了绝境。楚骁刚想使用《灭神》给他来个狠的,不过看到金人的做法,他也不敢妄动了,毕竟《灭神》的任何一招破坏力都太大了,如果也损伤到神殿,必定会招致金人的攻击,好不容易取得的优势又将荡然无存。楚骁使用《脉术六章》,配合着《听劲》和《方寸天涯》,两手挥舞着紫电指,专门跟在金人后面对翁子期进行偷袭。“唰”的一声,软剑削在一尊金人的胸口,直将其击退好几丈,而楚骁的紫电指也乘机点在了其手腕之上。“轰”的一声,手腕暴烈,一只手握着软剑“哐当”一声掉落在地,那只手是金属的,显然是翁子期断臂上的假肢。后者见自己假肢被断,怒吼一声另一只手向那断掉的手抓去。“手环!”宜兰眼尖,注意到了地上的断手之上还带着一个手环,翁子期拼命去抢,原因不言而喻。

“想得美!”楚骁双眼一瞪,一连串的“破魂锥”直刺翁子期灵魂,而手上的寒影刀一旋,一刀“一线天”朝其脑袋劈了过去,与此同时,几个金人的拳头也如暴雨一般轰至,翁子期脑袋一晕,只好抽身后退,而楚骁则是一把将断手拾了起来。先收了母亲的软剑,然后楚骁一道“破魂锥”便轰在了那手环中翁子期的灵魂印记上,“咔嚓”一声,不但灵魂印记被轰碎,连手环也被轰击出密密麻麻的裂痕。楚骁探查了一下,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容。

“楚骁,你不要得意,你我之间还没有结束!”翁子期一见楚骁将他的手环得去,自己眼下又没有能力抢回,退意已生。他抖手扔出一个拳头大的黑色圆球,楚骁一见,转身一把将宜兰抱在怀里,扑到在地,只听“轰隆”一声惊天巨响,一阵剧烈的爆炸几乎将神殿掀掉半边,五个金人全部被爆炸的冲击波镶在了墙上。楚骁身上的衣服破碎,内甲都被爆炸轰裂了,满后背鲜血淋漓,惨不忍睹,反倒是宜兰因为被楚骁护在怀里,除了头晕耳鸣之外,并无大碍,她并没有像个小女人一样马上跪在楚骁身旁哭喊,而是猛的从其怀中钻出,警惕的环视着四周,一只手摸向楚骁的脖子,摸到了楚骁跳动的脉搏,宜兰才算放下了心。除了自己二人,周围没有任何活人的气息了,翁子期大概是趁着刚才的爆炸逃走了。

“楚骁,楚骁,你还好吗?”宜兰眼睛望着四周,玉手搭在楚骁身上摇晃着,当她看到自己染满了楚骁鲜血的手时,顿时急了:“楚骁,你醒醒,别吓我。”她带着哭腔的喊着,更加用力摇晃起楚骁来。

“别摇了,再摇就真死了。”楚骁悠悠醒转,一挥手,两个“天灵傀”站在了身旁,然后才准备爬起来,可是一动,背上的伤口便开始冒血,钻心的疼痛。

“你别动,我先给你包扎一下。”宜兰解下楚骁内甲,见他后背上一片血肉模糊,刚才的**里一定是掺进了铁屑或钢珠什么的,几个血窟窿里还在不停的冒血,好在没有伤到脊柱。宜兰取出一个镊子,一片片的将铁屑和弹片夹出,然后用清水洗净伤口,上好金疮药,取出绷带给楚骁包裹好,一边忙活,一边掉着眼泪。

“别哭啊,都是些皮外伤,不碍事的。”楚骁笑笑,虽然已经止了血,但因为大量失血,仍然有些脸色发白。“那混蛋扔的什么玩意儿?好生厉害,就连我的肉身加上这内甲都没有抗住。”楚骁吃力的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双臂:“可惜啊,就差一点,又让这混蛋给跑了,下回再碰见他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楚骁恨恨的道。

“不要着急,上回见到他时你还不是对手,这回他已经打不过你了,下回见到,估计你一招就能把他解决,到时他想跑都跑不了。”宜兰安慰道。“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和大部队汇合吗?”宜兰问。

“暂时不用,那边有无双师姐和笑迁姐在,不会有问题的,既然我们已经出来了,就把这几个神殿都检查一遍吧。”说着,楚骁收回了“天灵傀”,向神殿里面走去,大殿内的神像是一个长着一对羽翼的魁梧男子,身穿战甲,显得威风凛凛。楚骁仰望神像,与宜兰一同跪下磕头,表示对这位扶风神尊的敬意。

“小辈,你好像是炎冥的后人啊。”一道声音突然在神殿中响起,吓了二人一跳。他们抬起头四处张望,却一个鬼影也没有看到。“别找了,说话的就是本尊。”

二人这才惊异的看向神像,楚骁问道:“晚辈正是楚家后人,您是扶风神尊?”

“也是,也不是。我只是当初留在这里的一缕神念而已,恒界大陆信仰崩溃,还活着的神尊,必定是将留在这里的神念收了回去。而本尊却是陨落了,这神念只好留存在这神殿之中,直到消耗殆尽后消散而已。”扶风神尊的语调中有着一丝落寞。不过转而又平静的对楚骁道:“你倒是个有大机缘的,不但继承了炎冥图,竟然还学了光灵神尊的手段,似乎还沾染了那祖凤的莫大因果。既然如此,反正本尊这道神念也维持不了多久了,有些事情也说不得要托付你一下了。”

楚骁连忙道:“请神尊吩咐,晚辈力所能及的话,一定办到。”

“你能不能办到也是难说,神像后有一套“神之翼”铠甲,不但可以保护肉体和灵魂,还会极大提升穿着者的速度,只是唯有传承我血脉的翔羽族人才能认主和使用。如果将来你能够破界成神,前往神界的话,希望你将他送还给翔羽族人。”扶风神尊缓缓的道。

“恒界大陆还有翔羽族人啊。和我一起拜梅婆婆为师的玎玲师妹就是一名翔羽族遗孤。”楚骁连忙道。

“哦?”扶风神尊沉吟片刻道:“也好,如果她能滴血认主,送与她便是,如果不能,你还是要将此甲送往神界的。我也不白让你效劳,你看到那五尊金人了吧?那是翔羽族的‘天灵傀’,在此守护神殿的,本尊现在取消它们身上的灵魂印记,便送给你吧。”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