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一百三十一章 金枝玄身(1 / 2)

加入书签

最新网址:www.wx.l</p>听到楚骁的报告,乌奎宫主当场就火了:“你小子就是个十足的混蛋!当初怎么答应我的啊?让你别瞎跑,不许冒险,这才离开你多一会儿啊,你就跑这么一个危险地方去了,万一你出什么事,我怎么跟师尊交代啊?”

楚骁是满脸黑线:“当初我可是委托韩素素殿主问过您的,您的回答是‘随便!’啊。”

“……我那时正跟人交手呢,根本就没有听清。你俩赶快想办法回来,到时候我再收拾你!”乌奎宫主当时还真不是故意敷衍,那时他们正在和三百多三大邪宗的强者在殊死搏斗。虽然三大邪宗的人个体实力比四大宗门的人逊色一些,不过胜在人数多,魔宗五位长老、九渊殿四大门主,虚无教九位祭司以及两位大祭司,这些巅峰战力也够四大宗门的队伍喝一壶的。战斗非常的惨烈,太初宗内门的个人实力比其它宗门的内门明显要高,所以伤亡还不算大,只是江无明战死,姚纲、南宫刃、任无极重伤,秦媚的眼睛瞎了一只,算是破相了。外门人手死得仅剩二十个,飞虎堂长老殒命沙场。剑神宗内门死了六人,外门更是只剩下十几个。玄女宫内门殒命八人,外门仅剩九人。上清门因为受到另外三宗的照顾,这次损失的人相对较少,不过加上之前的损失,内门仅剩下六人,外门只剩下十人。四大宗门损失惨重,不过三大邪宗更是凄惨,仅剩魔宗两位狱主,九渊殿三个门主,以及虚无教两位大祭司仓皇逃走,其他人全部被杀。值得注意的是虚无教的一位大祭司,已经达到了半步神境水平,连杀四大宗门十二位高手,之前救走钟离琊的也是他。面对如此惨胜,当时乌奎哪还有心思考虑楚骁的问题。现在回过神来,没有破口大骂已经算好了。

楚骁小心脏一抽,感觉自己已经不想回去了:“我刚才说的您别忘了,要尽量劝阻其他三宗的人进来,这里对他们来说真不是闹着玩的。”他不知道,其他三大宗门早就没有进天神冢的心情了,现在他们只想早点回去,舔舐自己的伤口,以图日后复仇。

“我知道了,外面的三大邪宗也已经清理了,既然不能进去,那我就让我们的大队人马先回去了。不过我就在外面等你,你给我快着点的!”乌奎宫主的声音仍然带着火气。

“是!我会尽快想办法的,这里和恒界大陆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世界,我现在是通过一个通讯阵和您通话的,如果有事我会和再您联系的,不过您恐怕是联系不到我的。有什么进展我再向您汇报啊。”说完,不等对方回答楚骁便切断了联系,然后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这位师姐还真是凶啊,怪不得到现在都没嫁出去。

“讲完了?”楚濂乔笑问道。

“讲完了。”楚骁讪讪一笑,刚才他被痛骂,所有人都听到了。

“接下来,你俩就在我的指导下修炼一段时间吧,然后在这‘苍遗界’好好历练一番。到时候,只要你们不死,便会有个脱胎换骨的变化。至于那个魔修,我来帮你找,总好过你像个没头苍蝇一样乱跑。”

“那太好了,谢谢祖爷爷。”有靠山就是好,楚骁感觉一下子就轻松了不少。

“你先别高兴,接下来你要面临的是魔鬼训练,我可不像神尊老祖宗那么慈爱,达不到我的要求,我保证你会脱三层皮。”楚濂乔一本正经的说道。

楚骁和宜兰都是咽了一下口水,心情一下子又跌落回了谷底。

“当然了,宜兰是女孩子,要求可以相对松一点点,不过你们要清楚,在这里多流汗,出去就会少流血。如果不达到在‘苍遗界’所有魂境强者的手中都能保住性命的水平,我是绝对不能放你们出去历练的,否则那就是害你们了。咱们继续回去吃饭,吃完饭就开始修炼!”楚濂乔心情似乎很好,能够亲手教育自己的后世血脉,也算补上了他无法亲眼见证自己儿子成长的遗憾。梅傲雪在一旁微笑着,眼角一滴清泪不自觉的无声滑落,她又何尝不是像楚濂乔一样呢?作为一个母亲,一个妻子,为了不让自己的眼泪使丈夫更加心碎,她一直以来都将对儿子的思念埋藏在心底,几千年的压抑,如今可以在楚骁的身上尽情纾解,对她来说是一件无比快乐的事情。

天知道这种地方哪里来的白米,楚骁和宜兰也懒得问了,就着菜狼吞虎咽的吃着,接下来要面对的训练天知道有多残酷,他俩都打定主意,首先要保证自己的体力。

饭后,楚濂乔和梅傲雪带着楚骁与宜兰来到一处空旷的沙滩上。“来吧,一对一的打一场,使出你们所有的手段,让我们了解一下你俩的水平。”楚濂乔云淡风轻的说道。

猛然间,楚骁使出禁术《天怒》,并且动用“借势”开始疯狂的调动这里的海洋之力和天地灵气,脉气领域直接将楚濂乔包裹其中,一刀“梵天”劈了出去。

“哦,这招‘梵天’招式很标准,不过沉稳有余,锋锐不足。七十分吧。”楚濂乔动都没动,体内散发出一股劲气,“梵天”劈在上面如同泥牛入海了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紧接着,楚骁伸手一把抓出,正是《清阳手》第三式“轰天手”,一只巨大的手掌虚影凭空出现在楚濂乔头顶,一把向其拍了过去。

“这招数比起我们楚家的绝技就差了一些,面对比自己强的对手就没什么大用了。六十分吧。”楚濂乔再次散发出一股劲气,将大手虚影冲散。

在大手虚影被冲散的同时,楚骁已经一指点出,宜兰惊得向后急躲,楚濂乔和梅傲雪见到宜兰的反应,感到很是诧异,可马上他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灭神》之“天崩”,仿佛天空都猛然黑了下来一般,楚濂乔周边的空间寸寸崩裂,空间乱流裹挟着空间碎片如暴风般覆盖了他。

“这是什么招数?路子挺奇特啊。威力也很强,可以打七十五分。缺点就是对环境要求比较苛刻,在恒界大陆估计威力要恐怖得多,但在这里,空间稳固得令人发指,你这种靠空间乱流和碎片造成杀伤的招数,威力就要大打折扣了。”空间碎片风暴中,楚濂乔平淡的声音传出,他就仿佛与风暴不在同一空间维度般,晃晃悠悠的就走了出来,连衣衫都没有吹乱。

“祖爷爷,接我最强一招,‘天启’!”空间囚牢瞬间将楚濂乔关在其中,无量业火轰然布满其中。

这回楚濂乔的动作快多了,“咔嚓”一下便破开了空间囚牢,猛地从黑色火海中窜了出来,抬手便将所有的无量业火收到掌中,然后提起衣角,看了看上面烧出的两个指甲盖大小的洞。

“这招够黑,要不是我也会玩儿这无量业火,恐怕这身衣服就保不住了。你这招数连炎冥图的特点都结合进去了,是你自创的?”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