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战胜自己(1 / 2)

加入书签

最新网址:www.wx.l</p>“也就是说,要渡过这‘双生劫’,就意味着得战胜自己,是吗?”楚骁问道。

“不错,这话人们经常会说,超越了自己的极限完成一件事情,有人会说这是战胜了自己;抗拒了自己的欲望、本能,保持了理性,有人也会说这是战胜了自己。不过这都是胡扯,他们对自己压根儿就没有一个正确的认识,犯了偷换概念的错误。你接下来要做的,并不是从心理上或是道德上挑战自己,更不是单纯的从体能上进行突破。你将面对的是体能、身体强度、力量、速度、反应、招式、天道领悟境界,甚至是心里素质和智慧完全和你一样的对手,在状态上你看上去似乎还要略逊一筹。我了解你的所有习惯和套路,更清楚你的招数和思维模式,要保持旗鼓相当你都很困难,怎么打赢我啊?”

楚骁怒了:“这不公平,我已经受了伤,体能下降,而你却完好无损。”

复制品哈哈大笑道:“你还真是天真啊,有人承诺过你公平吗?这世界上最大的公平就是对大多数人的不公平。还记得吗?这句话是梅朵师父教的。作为天道给渡劫强者设置的极致障碍,自然是得极力让你过不去,这有什么道理好讲的?我再给你上一课,你可能会想,两个你对战会演变成一场千日战争,如果你真有这种想法,我劝你还是省省吧。我和你之间还是有一点小小的差别的,那就是我的能量不会下降,而且‘诛神劫’也不会让你无限期耗时间的,从它开始到结束,最长不超过十二个时辰,一旦你耗过了这个时间,神劫就会立即变成‘天诛’,就算你有神尊的实力,天道也照样立时灭了你。我估算了一下,你的时间已经剩下不到一半了。加油哦。”

楚骁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不过他仍然不停的告诫自己要冷静,不能受他挑拨,只有冷静才能想出办法来战胜对方。他有用不完的能量,我有吃不完的复气丹,谁怕谁啊,楚骁决定还是开打,在战斗中寻找破局的办法。

“轰天手!”如今《清阳手》中的所有招式,楚骁都能做到瞬发,即便对方拥有自己全部的记忆,但他又没有读心术,不可能知道自己的想法,那么出其不意,说不定就能产生奇效。一只巨大的手掌虚影凭空出现,朝着复制品就拍了过去。仅仅慢了一点,另一只大手也凭空出现了,猛的与楚骁的“轰天手”拍在了一起,“轰隆”一声,两招相互抵消,在沙地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沙坑。

“别忘了,《清阳手》我也全部都能瞬发。偷袭的想法的确不错,不过我可是和你一样谨慎的人,怎么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呢?”复制品得意的笑着。

楚骁没有搭理他,一手“紫电指”,一手拈着“凝汐指”,施展“方寸天涯”,冲上去和他进行贴身肉搏。楚骁想验证一下,是否对方真的在招式运用和随机应变上能够跟得上自己。

复制品一脸戏谑的和楚骁拆着招,不时还在他手臂上用力的拍上一把。“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那只是痴心妄想罢了,白痴。哎,你注意一点,你的血迹都粘到我身上了,你不是打算恶心死我吧?”他肆意的调侃着,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楚骁则是脸上闪过一抹坏笑,右手猛的一挥,两根手指闪着紫光直插复制品的双眼,复制品连忙一个掌刀劈在两根手指之间,封住了“紫电指”的去路,然而这猛然的一顿,让楚骁胳膊上的鲜血直接甩在了他的脸上,血滴溅入眼睛,复制品连忙暴退,伸手想要擦拭,这种机会楚骁又怎么会放过?他眉头一皱,不顾腹部刀伤的疼痛,腰部猛然旋转发力,一只老拳自下而上,朝着对方的胃部就招呼了过去,用的是楚濂乔的经典款招数,《战天》中的“力爆重云”,这一拳虽然要不了他的命,至少也让他一时半刻站不起来。

“轰”的一声,拳头结结实实的捣在了复制品的肚子上,直接将他轰上了半空,板板正正的月白长袍也被轰出一个大洞。不得不说楚骁的肉身是真够强悍的,若是一般人,即便是个神境初阶,这一拳也直接翘辫子了,可和他拥有相同身体的复制品却是一个鹞子翻身,落到了地上,趴在那里一个劲儿的吐酸水,胃液之中还带着不少鲜血。

“太遗憾了,一般挨这一下应该是得连隔夜饭都吐出来的,想必你这种复制品连饭都没吃过吧?”楚骁笑道。可是他的手脚可没打算停下,两记凝汐指隔空打在对方的膝盖上,直接将想要站起来的复制品再次打趴下,然后便是毫不留情的使出了《灭神》之“天崩”。之所以没有用“天启”,那是因为楚骁估计对方也能够操纵无量业火,毕竟对天道而言,得到任何祖火都不是难事,之前的火劫里可是九种祖火都出齐了的。天崩地裂的爆炸中,一道身影从爆炸中心闪了出去,正是复制品。此刻他狼狈至极,身上的长袍已经成了布条,浑身上下鲜血淋漓,看样子他也没有完全躲过“天崩”的凌虐,受了不轻的伤。

“是我小瞧你了,比起我你确实有一个优势,那就是足够无耻!”复制品咬牙切齿的说道。

“无耻?你可是天道创造出来的,当着矮人别说短话,你这不是讽刺天道吗?当心天雷劈你。再说了,有人承诺你堂堂正正了吗?我也得给你上一课了,这是在渡神劫啊,你我之间是你死我活的关系,面对你死我活的敌人,就得不择手段,这是咱家炎冥老祖宗说的,你要是有我的记忆应该就不会忘记吧?你为杀我而来,还要求我一定要堂堂正正?就算我是你爹也不能这么惯着你啊。”楚骁不停的挤兑着,眼见着复制品的脸都气绿了。

“你看明白了吗?哪怕是百分之百相同的复制品也是有细微差别的,找到这些细微的差别就能从中寻找自己的优势,不得不说骁儿这小子真的很聪明,这么快就看出了这一点。复制品即便和本尊一模一样,可毕竟是新诞生的,他最大的弱点就是缺乏临战时的经验,心理较量、使诈、玩儿阴招这种极端人性化的事情是天道所无法理解的,自然也无法计算和复制,所以要比起使诈,或是耍阴招,那冒牌货就是个小孩子。”炎冥神尊笑着跟祖凤说道。

“这么说,就可以这样阴死那个王八蛋喽?”祖凤问道。

“呃……有些难度,毕竟对方有用之不竭的能量和时间上的两大优势,加上骁儿伤重,而且那毕竟是骁儿的复制品,论脑筋也必然是很聪明的,怕是也没办法让他接二连三的上套。”炎冥神尊一脸为难的神色。

“那还不是废话?我就知道,靠这种小伎俩还不足以扭转劣势,一定要想办法取得一些更明显的优势。骁儿已经修炼到了‘金枝玄身’,看他现在的动作,显然伤口已经在快速愈合了,而且他有足够的丹药在身上,持久战也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我觉得他会把劣势一点点的拉平的。”

此刻的楚骁已经和复制品拔刀相向了,他尽可能的贴身缠斗,不给对方使用《撼天诀》的机会,并且将《天怒》拳法、灵魂攻击、凝汐指等招数穿插在攻击之中,身体移动速度之快,在空中形成一个个残影,而复制品则是站在那里不动如山,使尽浑身解数抵挡着,偶尔反击一两下,抵挡不及的时候便仗着强悍的身体硬扛一击,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他被一群楚骁围殴似的。楚骁的假动作太多,诱敌深入的虚招、圈套也是层出不穷,刚开始复制品接二连三的吃亏,身上多出好几道深深的刀伤。可渐渐的他学聪明了,上当的情况也越来越少,最后不管楚骁如何引诱,他也不上套了。

“你倒是机灵啊,这么快就学乖了?”楚骁打趣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