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父亲(1 / 2)

加入书签

最新网址:www.wx.l</p>楚骁看着目瞪口呆的灵药笑了:“想必你也知道,我原本是神界来的人,成神后回神界也是必然,拥有我楚骁血脉的孩子,将来也是要去神界的,若是把眼光局限在区区恒界大陆的皇权和荣华富贵之上,岂不是浪费?成神只是修炼道路上的中间站而已,神界还有更广阔的世界和更加精彩的人生,在恒界大陆当一辈子土皇帝又有什么出息?我都不愿意住进去的皇城,又怎么会把我的孩子送进去呢?”

楚骁的一番话让灵药更加震惊了,她突然意识到,或许是自己的眼光太短浅了,在她的想象中,岚亭的未来要么是在自己身边做一辈子无忧无虑的小王子,或者是被楚骁带走,在争夺皇位继承人的漩涡中越陷越深、惶惶不可终日,而楚骁的话仿佛给她打开了一扇新的窗,让他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你是说,将来你会把皇位禅让出去?”灵药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或许要不了多久就会这么做了。而孩子们的目标应该是以太初宗为依托,努力修炼,早日破界成神。”

灵药沉默半晌,终于下定了决心:“好,一会儿岚亭回来,我就把真相告诉他,能不能接受你,就看你的本事了。我有一个条件,让他再陪我一段时间,不要马上就带他走。”

楚骁如何不理解一个单亲母亲对孩子的不舍呢,他看向灵药道:“你完全可以和我们一起去太初宗啊,你我的事情,霖洛和宜兰都清楚,她们会接纳你们母子的,为了表示诚意,她们今天也来了灵鹫峰。”

灵药笑了笑,眼里闪动着一丝狂傲:“那还真谢谢她们的宽容了,不过还是算了,毕竟我并不是一个宽容的人,明知道你心里没我,让我去看着你们恩爱吗?我就在这里好了,我更不在乎什么妃子、贵妃的尊位,活在自己的感情世界里已经这么多年,我也习惯了,难道现在还要放弃我最后的尊严吗?”

“你这又是何苦呢?”楚骁长叹一声,还想要再劝两句。

“不要说了,你对我有多少感情,你我心里都清楚,不要用你的怜悯来侮辱我。”灵药的情绪已经有些激动了。“我从未向你乞求过感情,因为我不想要你居高临下的施舍。”

灵药话说得决绝,楚骁也清楚自己改变不了什么,房间里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不多时,房门打开,只见岚亭扛着一个木头箱子走了进来。“哦?原来你还在啊。”岚亭看见坐在椅子上的楚骁,感到很是高兴,放下箱子,兴冲冲的说道:“一路上我都是心痒难搔,母亲把你说得那么厉害,我还真想讨教一二,不知你是否愿意?”

看到岚亭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灵药刚想阻止,楚骁却是冲她摆了摆手道:“好啊,那就切磋一下,也让我看看你的程度如何。”

离镇子不远处的一片树林中,楚骁和岚亭对面而立,灵药就站在不远处看着。只见岚亭身影一晃,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冲向楚骁,在离目标还有两丈距离的时候,突然拔地而起,猛然抽出背后的长刀,照着楚骁的脑袋就劈了下来,这一招势大力沉,刀锋过处空间都出现了道道裂纹。楚骁伸出一根手指轻轻一弹,“当”的一声,“凝汐指”隔空弹在了岚亭的长刀上,后者立时长刀脱手,整个人倒飞了出去,十几丈后才落地,然后一个屁墩儿坐在了地上,一脸懵圈的看着自己麻木颤抖的双手。

“力量不足却喜欢使用蛮力,这是自曝其短;在对手面前毫无意义的跳跃是自寻死路;刀路过于简单,出刀时对手就已经判断出刀的落点和轨迹,便注定你砍不到人了;最重要的是你的招数里只有脉气、力量和速度,却没有一丁点的规则力量。”楚骁微笑看着坐在地上的岚亭。

“听你说起来一套一套的,不会是只懂得说教吧?真那么厉害的话,露一手让我看看呢。”岚亭站起来拍怕屁股上的尘土,瓮声瓮气的说道,显然是不服气的样子。

楚骁有意教授和培养自己的儿子,自然是要一开始就镇住他,不然这愣头青怎么会轻易听自己的话呢?一股神灵威压辐射而出,楚骁周身萦绕着一股极端锋利、霸道无匹的刀气,让他仿佛举手投足间便能斩碎天地一般。

岚亭再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色煞白的看着楚骁,仿佛是见了鬼一般。

楚骁收起神灵威压,笑道:“这么点威压都受不住啊,好吧,我不依靠力量,只展示刀法和规则应用,免得你说我欺负你。”他伸手一招,一根树枝飞到了他的手上,仿佛是一把刀一样。楚骁轻描淡写的一招劈出,正是《撼天诀》中的“一线天”,一抹刀光划破天际,仿佛一道彩虹一般在空中久久不散,“咔嚓”一声,大地出现一道裂缝,自岚亭身边延伸到目不可及的远方。紧接着,楚骁又是反手一刀,“无明雪”劈出,漫天刀光如飞雪般漫卷,周围树上的树叶纷纷落下,待刀光散去后,满地的落叶竟没有一片是完整的,全都被劈碎了。

岚亭震惊的张大了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楚骁则是丢掉树枝,拍了拍手上的灰尘,仍旧微笑的看着他问道:“你可服了?”

“服!必须得服啊!”岚亭一蹦三尺高,脸上满是兴奋之色。“刚才这是什么刀法?太霸气、太威武、太绚丽、太强悍了!”他毫不吝惜赞美之词,幽蓝的眼瞳中仿佛已经伸出了两只渴求的小手,想要让楚骁教他了,可是他虽率直却并不是傻瓜,他很清楚如此绝技人家怎会轻易传授?既不是师父也不是亲爹,单单靠母亲的好友这层关系怕是远远不够,所以即便心里渴望得如同百爪挠心,但却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楚骁看着他那个猴急的表情,忍不住笑了:“你想学吗?我可以教你。”

听到楚骁这么说,岚亭的眼中闪出一道不一样的神采,他转头看向灵药道:“母亲,我想拜这位大哥为师,可以不?”

灵药差点被他的话雷倒,楚骁也是摇头一阵苦笑。“不可以!谁是你大哥啊?他都三十多岁了,比你母亲我还大两岁呢!”灵药咬着牙说道。

“哦,不好意思,这位叔叔,你长得还真是年轻,保养得很不错啊。您能收我为徒吗?”岚亭就快要跪下了。

“还是不可以!因为他就是你的亲生父亲。”灵药话说得很是直截了当。

“哦。啊?我父亲?他就是我父亲?”这一惊非同小可,岚亭直接呆住了。

“不错,我就是你的父亲,我叫楚骁,你真正的名字应该叫做楚岚亭。”楚骁一脸严肃的说道。

岚亭脸上的震惊渐渐的变成了愤怒,他突然上前抓住楚骁的衣领咆哮道:“你终于舍得出现了吗?你是一个人类,不知道自己为人父、为人夫吗?我从来就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负责任的人!”

“岚亭!”灵药一声厉喝打断了他的话。“他以前根本就不知道你的存在,是我刻意隐瞒的。”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