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禅位(1 / 2)

加入书签

最新网址:www.wx.l</p>这一夜就像十几年前的那个冬至夜一样,在这种不停歇的疯狂中度过,甚至让楚骁觉得自己可能是年纪大了吧,竟然第一次在这方面感觉到了疲惫,或许是灵药将积攒了十多年的寂寞和压抑一次性释放的缘故,楚骁感到自己快被她熊熊燃烧的热情给烧成灰烬了。直到天边泛起一抹鱼肚白,灵药才带着一脸的满足微笑,趴在楚骁的胸口甜甜睡去。望着用尾巴紧紧缠住他的大腿,蜷缩在自己怀里像只小猫一般的灵药,楚骁的心情很复杂。他不否认,灵药的痴情真的打动了自己,但这只是感动吗?还是内疚?亦或是真的让自己对她产生了一丝情愫?连楚骁自己也搞不清楚了。可有一点楚骁是明白的,那就是他给不了灵药太多,自己注定不久就要离开恒界大陆了,而灵药却是无法跟自己同行的,或许也就是在教导岚亭的这段时间里,能够尽量的弥补和慰藉一下她吧。楚骁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她太傻了,何必为了自己这种男人而浪费了整个宝贵的青春呢?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年华就这样被自己耽误了。

渐渐的,天色越来越明亮,楚骁的一条腿都被灵药的尾巴勒麻木了,他轻轻的伸手去松开她那毛茸茸的尾巴,不得不说,灵族姑娘的尾巴很是有趣,灵活又柔软,上面布满了触觉神经,可以说是她们身上最敏感的部位之一,甚至攥住她们的尾巴就能让她们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当初人贩子抓她们用的就是这种手段,捏住尾巴比任何枷锁和镣铐都管用。

尾巴一松,灵药一声娇哼悠悠醒转,看到楚骁被勒得发紫的腿,连忙松开了尾巴,吐了一下舌头连忙道歉,仿佛一下子就恢复到了当年小姑娘时的样子。

“睡着了还拴着我,难道怕我跑了不成?”楚骁打趣道。

灵药脸蛋一红:“有你儿子做人质,你跑不了。”

楚骁顿时无语了:“天色还早,岚亭今天上午怕是还出不来,你再睡会儿吧。”

“不要,我们……”灵药伏在楚骁耳边低喃了一句。

“还来?没明天了吗?我已经不是十八岁的小伙子了,求放过啊。”楚骁哀嚎。

“你少来,我这不是素狠了吗。缺了这么多年的课,不得好好补一补呀?过不了几天你就回去了,下回来还不知是什么时候呢。就一下下,你行的,加油哦!”灵药完全不理会楚骁的一脸生无可恋,再次凶残的将他摁倒。

中午,楚骁无精打采的望着一桌子滋补药膳,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慨,他这回终于明白什么叫做“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了。这灵药属于极品中的极品,远超虎狼的凶猛,绝对赶得上一头万年凶兽啊。此刻楚骁心里在不停的呼唤着:“儿啊,你应该修炼得差不多了吧?该出来就出来吧,不然你爹就要变成人干儿了。

下午,楚骁终于等来了岚亭的消息,连忙将他接了出来。此刻的岚亭已经将《脉术六章》练到了小成,《渡影》也可以做到初步施展了,对水火两系天道的感悟,也算是打了一个基础,圆满完成了预定的目标。看着昏昏沉沉的楚骁和红光满面的母亲,岚亭拼命的憋着笑,他悄悄的捅了捅父亲道:“老爸,你够实在的啊,这花朵不是用鲜血来浇灌的吧?要不我一会儿去后山抓几头凶兽,把腰子挖出来全给你炒着吃?”

楚骁一脸怒气的看向他,一字一句的说道:“说话算话啊!有鹿茸也给我来一副。”岚亭彻底震惊了,这还是他那恒界第一猛人的父亲吗?一夜不见竟被摧残至此啊?老妈威武,不得不服呀!

三天之后,岚亭又进了两次地火眼,在里面成功的晋阶到天境四阶,楚骁将第七到第九招《撼天诀》传给了他,并且将《灭神》的完整传承交给他慢慢研究,然后跟他们母子告别,回兽灵谷去了,毕竟岚歌那边也需要他的指点和教导。

此刻的岚歌已经再不是过去那个吊儿郎当的小魔女了,一段时间的刻苦修炼让她整个人都结实了不少,就连身上的气质都有了很大的变化,能够给人一种咄咄逼人的压迫感。她接连突破了天境八阶和九阶,再有一个月就要渡魂劫了,她现在的战斗力,怕是达到魂境八阶的闫赫伯伯也不是她的对手了。每天能和小墨与天狗它们切磋拆招,又有两位神尊和两个神境的母亲指点,如此豪华的师资力量,进步想不快都难。

为了渡魂劫,岚歌正闭关做准备,宜兰和霖洛见楚骁回来也很开心,不过看到他一副眼窝凹陷、无精打采的样子,还以为他教导岚亭十分辛苦,特意为他做了不少好吃的。饭后,宜兰悄悄对他耳语:“一个多月独自在外,憋坏了吧?今天是双日子,小别胜新婚,晚上我让你好好放松一下,全是你喜欢的调调。”

楚骁瞬间脸绿了,心中不禁一阵哀嚎。见到楚骁神色有异,宜兰不禁诧异的皱眉道:“怎么了?要打退堂鼓?这可不是你的一贯作风啊,难道你在别处交过税了?”

楚骁不由得脊背一阵发凉,打了一个冷战,连忙大言不惭的笑道:“开玩笑,我只是训练岚亭有些疲劳而已,不过摆平你还是绰绰有余的,今天晚上你就别打算睡了!”

“死相!”宜兰娇羞的啐了一口,转身去厨房帮霖洛忙碌去了。楚骁顿时有了一种浑身被掏空的感觉,不禁一声轻叹。

不知何时,炎冥神尊出现在他身旁,贼兮兮的拿出一个瓷瓶递给他。“老祖宗,这瓶是什么东西啊?”楚骁好奇的问道。

炎冥神尊伏到他耳边小声道:“这是本尊近来无聊,研究出的新药,‘贵仁肾宝丹’,对你现在的情况绝对有帮助。”

楚骁老脸一红道:“我什么情况啊,这丹药是干什么用的啊?您都把我搞糊涂了。”

“你就别装了,当年本尊驰骋花丛的时候,你曾祖的曾祖都还没出生呢,我一看你那虚透的样子就知道你在灵族准没干好事,你也老大不小了,倒是悠着点儿啊,不知道回家还有双份儿的印花税要交吗?早晚玩儿砸了你就不蹦跶了。”炎冥神尊语重心长,且一脸猥琐的说道。

“老祖宗真是个通透人啊,我不是出去胡闹,是岚亭她母亲,守了十几年活寡了,我心里实在是不忍,再加上灵族女人又狂野,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楚骁一脸羞愧的说道。

“这样啊,你先把丹药吃了吧,多吃两粒好好补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