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公主(1 / 2)

加入书签

最新网址:www.wx.l</p>“楚骁兄弟,里面请。”南翼见楚骁看着画像愣神,便客气的招呼了一声。

后者这才醒神,歉意的笑了笑,问道:“画上的这位,不知是翔羽族的哪位先辈啊?”

“哦,这是家母,我翔羽族上一代族长,也是我翔羽族最伟大的战士,被称为‘翅剪云天’的南云娇。”南翼一边将楚骁带进大殿后面的会客厅,一边给楚骁介绍着,脸上满是自豪。

南翼以及族内一些长老加上楚骁和梅春波,十几个人在会客室分宾主落座,侍女送上香茶。南翼看上去很年轻,似乎比楚骁大不了几岁,眉清目秀、一表人才,不过仅仅是神境巅峰的实力。这点本事做为八大神族之一的族长,显然是太低了。再看他身后的那些个长老,基本上都是些半步主神和神境巅峰,看样子似乎翔羽族如今连个主神境强者都没有了。

“令堂也姓南?”楚骁好奇的问道,他以为南翼是随母性。

“哦,我们翔羽族的所有人都姓南。三百年前那场战争,是我们翔羽族的噩梦,全族损失了九成的人口,我父亲身为翔羽族的将军,早早的便战死沙场了,母亲身为一族之长在身怀六甲的情况下不得不身赴战场。最后为了掩护其他几个家族撤退,几乎打得全军覆没,而母亲也下落不明,这么多年来渺无音讯,十之八九是已经陨落了,可怜我那尚未出生的弟弟或是妹妹,不知是随母亲一同埋骨异乡了,还是独自流落在外,每每想到此处,我便万分的难过。那一战翔羽族不但损失了九成人口,还损失了所有的高端战力,楚骁兄弟也看到了,三百年过去,翔羽族现在最强的也不过是个半步主神而已。曾经堂堂的八大神族之一,竟是连保护自己都无法做到。一直是楚家、梅家、皇甫家轮流接济、为我们出头,不然早不知在多少年前便被人灭族了。后来楚家几个分支和叶家个别败类为了得到我族最后赖以生存的那座矿山,勾结在一起,打算对我们动手,令尊发现了他们的阴谋,反对他们的做法,竟然被他们联合起来害死了。我们知道不是对手,主动放弃了矿山,在失去唯一的经济来源后,梅家收留了我们,给了我们一片地盘,让我们能够自给自足、休养生息。但要想重新崛起,显然我这一代是做不到了。”南翼一声长叹,众长老也是满脸的悲戚。楚骁唏嘘不已,他不知道当年几个家族联合作战,为何梅家和皇甫家能够全身而退,就连失去了神尊的楚家和叶家,也算是有惊无险的退回了神界,可翔羽族竟像是弃子一般,不但几乎全族被拼了个精光,就连族长都没能回到神界。这当中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内幕。

至于刚才楚骁见到画像中的南云娇,眉宇间竟然与玎玲极为相像,尤其是一身的戎装,那股子英武劲儿,简直是一模一样。楚骁甚至可以肯定玎玲便是当年南云娇肚子里的孩子。或许是当年南云娇受了重伤后陷入沉睡,肚子里的孩子也同样陷入了沉睡,在两百多年后由于什么契机,玎玲才得以出生,不过南云娇是否已死,或是依旧在沉睡,亦或是心灰意冷自己选择了销声匿迹,那就不得而知了。总之玎玲便像一个普通的孤儿一般,侥幸活到了她遇见楚骁的那一天。

楚骁收回了自己的思绪,没有根据的猜测他也不能跟南翼乱讲:“南翼族长,前些日子去北方国度的望湖城,在骡马市见到了许多人贩子,其中有人在贩卖翔羽族人,我便将他们都买了下,带回来了。”

“哦?楚骁兄弟有如此善举,我代表全族,向你表示感谢。”南翼站起身向楚骁深深一礼。

“应该的,我们的父辈们曾经并肩作战,这份友谊是鲜血铸就的。”说着,楚骁从“万里山河图”中放出了那十几个翔羽族奴隶,这些人战战兢兢地环视着四周,当看到了门外大殿中“扶风神尊”的神像时,这些人瞬间情绪失控,纷纷哭倒在地。只有那个神境高阶,自称翔羽族贵族的人,一脸敌意的盯着站在不远处的南翼。

“南羽?你还没死吗?”一个长老吃惊得喊道。

“你们没想到我还能活着回来也正常,毕竟一般人身上被砍了那么多刀,再扔到深山里,基本上都只有被野兽吃干净一条路。可惜你们实在是太无能了,想让我死却又怕背上杀害我的骂名,没有亲眼看我断气就离开了。不过我南羽命大,不但没死,还回来了。今天你们有本事就当着梅家和楚家人的面把我杀了,我没有能力夺回属于我的一切,也不会让你们得到的那么舒服。”南羽面色狰狞的咆哮道。

楚骁一听便大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多半跟家族内部的权利斗争有关。这个叫南羽的小子侥幸没死,可是他却没有能力也找不到帮手夺回自己的一切,于是打算破罐子破摔,回来用自己的一条命来给南翼添恶心。不过在眼前这种情况下,楚骁和梅春波必须装傻,一看眼前的态势就知道这个南羽必死,他们不能因为这个死人搞坏了和翔羽族的关系。再说,这个人还是楚骁带回来的,稍有立场不明,就会让翔羽族认为楚骁或是梅家打算插手翔羽族的内部事务,这可不符合楚骁和梅家的利益。这个南羽实在是愚蠢,他根本就不明白,家族内部的权利斗争,从来就没有什么正义和邪恶之说,有的只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再说,就凭他的这个智力和心胸,怕是有心要扶他也上不了墙。“南翼兄,这是怎么回事啊?”楚骁笑着看向一旁的南翼。

后者的表情非常平静,歉意的说道:“让楚兄见笑了,这是我大哥,母亲不在了,族内长老们推举我继任族长,他不满意,于是在族内四处搞破坏,弄得乌烟瘴气的,然后被众长老们给处置了,不过他们看在家母的面子上并没有赶尽杀绝,没想到他竟然就这么回来了,不过这一次,我绝不会再心慈手软了,与整个翔羽族的稳定、存续相比,我这点手足之情也必须得做出牺牲,相信楚兄和梅家会理解我的吧?”这话说得有理有节、不卑不亢,比起南羽来说确实是强太多了。

楚骁看了看梅春波,然后笑着说道:“这是你们族内的事务,我们自然是无权干涉的。倒是我不明就里的把他带了回来,给翔羽族招惹了不必要的麻烦,还请族长不知者不怪,更不要多心啊。”

“楚兄客气了,你本是好意,那十几位族人都是青壮年,对我们来说的确是极为宝贵的财富,我们道谢还来不及呢。至于南羽,对我们来说也算不得什么麻烦,相信你看他说话办事也就心里有数了,这样的人,族内长老又怎么可能将翔羽族交到他的手里。”南翼挥了挥手,两位长老便上前将南羽控制了起来。

“楚骁!梅春波!你们楚家和梅家就这么看着我被我弟弟篡位杀害吗?你们安得什么心?”南羽大声喊叫着。

楚骁眉头一皱,怒从心头起:“南羽,那族长的位子上写你名字了?还是上任族长任命你为继承人了?你利用我带你回来搞事,提前也没跟我说一声,还骗我说你只是一个普通贵族,如此明目张胆的利用我,还指望我向着你?你不远万里回来作死,还欺骗了我,如今竟然还愚蠢的指望我等为你说话,就你这样的人品、城府和智商,还想要做当族长的美梦吗?要不是这里是翔羽族的地方,我就亲自动手送你上路了。”楚骁这话明确的表明了立场,也把自己和梅春波摘的干干净净。

南羽继续叫骂着,被两位长老架了出去,这回他是一定不会有侥幸活下去的可能了,不过南翼也给楚骁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个年轻人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心机绝对不容小觑。

南羽仅仅算是一个插曲,大殿中很快就又恢复了之前的气氛,南翼热情招待楚骁和梅春波留下吃饭,席间大家聊得很是热络,楚骁也了解到了不少八大神族之间的往事和密辛。和楚骁想得一样,虽然梅家、楚家、皇甫家、叶家与翔羽族这五个大家族一直是一个联盟,但相互之间并非是铁板一块,勾心斗角、明争暗斗的事情还是有很多的。虽然南翼没有明说,但楚骁能够听得出来,当初也并非是南云娇傻乎乎的为了掩护其他四族而甘心让翔羽族几乎陷入灭族的境地,当时扶风神尊已经陨落,翔羽族没有了身后的靠山,由于人种问题,他们是唯一一个与四族之间没有通婚关系的家族,那么留谁下来做这个牺牲,答案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了,如果南云娇拒绝,那么翔羽族不但会被四大家族抛弃,说不定还会面临来自于这些昔日盟友的屠刀。神界就是这样,弱肉强食、强者生存,这里没有什么正义与邪恶,没有好与坏、对与错,只有值得与不值得,有价值或是没有价值。这些家族个个头上顶着神尊的光环,表面上道貌岸然的,而背地里做过多少不足与外人道的事情就很难说得清了。

楚骁虽然有自己做人的底线,但他可不是一个迂腐的烂好人,为了楚家的重新崛起,他并不会介意与这些虚伪、阴险的大家族合作,也不会介意被这些家族利用,甚至他还会主动的搅进这个利益的旋涡,从中壮大自己、积累自己,直到自己能够和他们平起平坐、平分天下为止。

离开了翔羽族,楚骁一直思考着玎玲的事情,恐怕凭南翼的为人,是不太可能容得下这个来路值得商榷的妹妹的,虽然他可以不认,但玎玲的相貌就像是个活招牌一样,不可能让南翼当她不存在,到时候很有可能会想办法除掉玎玲。如果他不动手也就罢了,但他若是敢对玎玲不利,楚骁便准备好了让这翔羽族换一换族长,毕竟玎玲也是有着南云娇的血脉的,是翔羽族名副其实的公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