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二百九十九章 主神中阶(1 / 2)

加入书签

最新网址:www.xs.l</p>听到楚骁的喊声,楚天风才如梦方醒,手忙脚乱的掏出一个空酒坛,不知从哪里翻出一个饭铲子,小心翼翼的围着石头上的缝隙收集着渗出的液体,足足两个时辰,缝隙里已经不再有液体渗出,虽然浪费了不少,不过还是有大半液体被楚天风收集到坛子当中,那十斤装的酒坛子已经几乎装满了。

楚天风长长舒了口气,用手指蘸了一点舔了舔,然后砸吧砸吧嘴,似乎没有什么味道,于是用他的饭铲子舀起一铲便往嘴里送。

“曾叔祖,你胆子可够大的,也不怕有毒啊,就这么喝了?”楚骁在一旁调侃道。

“屁话!老夫我活了这么大岁数,什么东西有毒,什么东西没毒,我还分不清吗?你应该觉得感动,等曾叔祖尝过,如果没有危险,又能增强功力,这些便都归你了。”楚天风白了楚骁一眼,然后便将那液体喝下了肚,然后盘膝坐下,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个时辰,老爷子仿佛入定了一般一动不动,楚骁不禁有些担心了起来,过去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呼吸均匀,应该没事。不想楚天风突然睁开了眼睛直盯盯的看着楚骁,吓得后者差点跳起来:“怎么了曾叔祖?你别吓唬我。”

楚天风长叹一声,将那一坛子液体直接倒在了地上,没好气的道:“浪费感情,这他奶奶的就是清水嘛!”

楚骁先是一怔,随即大笑起来:“曾叔祖不要气馁,虽然这些是清水,不过您老甘愿挺身试毒,也让我明白了您对我的爱护,十分的感动啊。”

楚天风没搭理楚骁,只是自言自语道:“没道理啊,从各种特征来看,这应该就是‘阴阳玄黄胆’啊,据说那石胆中的‘阴阳玄黄髓’简直是能洗筋伐髓,让人脱胎换骨的神物,怎么这个毛用都没有呢?”

楚骁苦笑着摇摇头,继续用小刀刮着石皮,不管这东西是不是“阴阳玄黄胆”从外观上看也必不是一件普通东西,收拾出来看看也不耽误什么。没一会儿,石皮便全被剥了下来,一个通体荔枝白的莹润巨石出现在二人眼前,楚骁不禁说道:“漂亮,即便不是什么天材地宝,也算是一块上等的好玉,送给霖洛和宜兰一人一半,打首饰也是好的。”说着,便用手中小刀往其中间裂开的那道缝隙上戳了一下,也没用什么力气,可是只听“咔嚓”一声,裂缝开始继续扩大,随后“嘎嘣”一声彻底裂成了两半,上面的半截滑倒在一边,当二人往这玉石的剖面上看去时,两个人全都愣住了。

这的确是一个巨大的石胆,外壳有将近半尺厚,里面有一个比水桶大一些的凹坑,其中还剩着一半的清水,而清水中泡着一颗颗鹅蛋般大小的玉石,散发着莹莹的微光和浓郁的香气。

“哎呀我去!这些不会才是‘阴阳玄黄胆’吧?”楚天风眨巴着眼睛,偷偷的在自己大腿上狠狠掐了一把。

楚骁伸手拿出一颗,先闻了闻,异香扑鼻,然后又晃了晃,里面有“咕噜、咕噜”的水声。“错不了,这些如假包换的全都是‘阴阳玄黄胆’,曾叔祖,这回咱们发达了!”楚骁也是喜不自胜。

“快数数,这里一共有多少。”楚天风激动得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楚骁拿来刚才那个酒坛子,一个个的将鹅蛋大的石胆往里装,一边装一边数着:“曾叔祖,一共二十四个,送你一颗,表示感谢。”楚骁笑嘻嘻的将一个石胆塞进楚天风手里。

后者则是淡然的将石胆又放回了坛子:“我老了,天赋使然,已经很难再有寸进,这么珍贵的东西,不要浪费在我身上,这些石胆,每一颗都代表着一个主神强者能够轻松的晋上一阶,你要留着慎重使用,首先是你自己。如今神界山雨欲来,楚家刚刚统一,实力无法跟黑木家甚至是梅家他们相比,尤其是你,作为族长,实力还是弱了些,你先服下一颗,晋阶到主神中阶吧。”

楚骁点点头,并没有过多的客气,他能够体会到这些数万年来一直守护着家族的守护者,对家族的忠诚和浓厚的情感。楚骁从戒指中找出一个大号的玉壶,为了保险起见,又从巨大石胆中盛了些清水,将所有“阴阳玄黄胆”都泡了进去,只留下一颗。山洞里空间太小,反倒是天坑中的危险已经被肃清,正是一个闭关晋阶的好地方。

楚骁来到天坑中,找了一块巨石盘坐上去,楚天风则是为他护法。楚骁将那颗“阴阳玄黄胆”敲开一个小孔,将里面的液体一股脑的喝了个干净,一股庞大的能量瞬间在他的体内燃烧起来,就仿佛是某种受到极端压缩的能量突然得到了释放,简直堪比一场爆炸一般。楚骁的内脏足够坚韧,不必担心会被伤到,他需要做的便是控制住这股极端庞大的能量散于全身的经脉和脉门,以及自己体内的炎冥图中。自己的天道境界已经足够高了,晋阶主神中阶唯一缺少的就是一股强大的能量作为引子,冲开晋阶的关卡而已。

猛然间,仿佛是什么屏障破碎了,楚骁感觉自身好像突破了什么桎梏,一切都变得豁然开朗起来。既然已经突破,楚骁自然舍不得继续将石胆中的奇异精纯能量用于自身的加强,便将其储存到炎冥图中。晋阶的好处就在于突破后是可以靠吸收大量的天地能量来强化自身的,这种白给的大礼自然是要利用到极致。

天坑中起风了,这里因为地形的原因从来就没有过风,而此刻却是狂风大作,无数的天地能量甚至是大地中的生气和灵气,如同受到了什么强烈吸引般疯狂的向楚骁的体内灌去,而后者则如同一个无底深渊般来者不拒、照单全收。他的经脉在无数能量的蕴养下开始进化,变得更加宽阔和坚韧,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同步强化,所有的生理机能也在同步提升。这又是一个脱胎换骨的过程,最早人类修炼,除了为获得强大的力量外,便是追求长生,每一次晋阶之所以能够大幅度的提高人的寿元,就是因为随着级别的提升,人的身体会受到一次次洗筋伐髓的淬炼,从而自凡胎蜕变为神体,否则又怎么会承受得住无尽岁月的蚕食呢?

晋阶的提升是全方位的,除了一次次的脱胎换骨外,灵魂和精神也会同步得到提高,灵魂和精神的强大才会让人能够承受漫长岁月而不至于精神崩溃、道心崩塌。此刻的人便如同天地间的天材地宝一般,被天道所珍视和钟爱,所以才会在晋阶完成后能够自由的、无节制的享受一次天地能量的洗礼,这也算是天道的一种赐予吧。

一天天过去了,楚骁依旧在臭不要脸的持续吸收着天地能量,天坑中一次次被他吸成能量真空,天坑外的天地能量在不住的向这里补充着,而天坑内的风也是越刮越大,树木开始枯萎落叶,所有的动物和昆虫早就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楚天风看着坐在石头上浑身散发着莹莹圣光的楚骁,脸皮都在抽动着,他如今才真正体会到楚家族长一支血脉上的优势,这就是天生被天地所钟爱的宠儿啊,仿佛天道对他们都是格外的慷慨。

终于在七天后,天坑内的大风渐渐停歇,楚骁终于睁开了双眼,苦笑着摇摇头道:“后来我将石胆剩余的能量都用上了,虽然我自身已经达到了主神中阶的极限,但应龙分身却是还差一点点,没能达到主神境巅峰,可惜了。”

楚天风听了这话,眼皮不禁抽了抽,他想骂人,这种程度还不知足吗?憋了半天才说了一句:“你还想咋地,你咋不上天呢?”

楚骁看着一片狼藉的天坑,这里此刻已经快变成一片荒地了,大部分的树木都已经枯死,活物更是一个都看不到了。他轻叹一声道:“修炼就是‘争’啊,与人争,与万物争,与天地争。我们走吧。”

将楚天风收进“万里山河图”中后,楚骁便继续向雨林深处进发,在仿佛无穷无尽的潮湿林莽中寻找着,挣扎着。越往深处走,楚骁越觉得自己晋阶后的实力在这片雨林中仍然还是一个弱鸡,大部分的怪物依旧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落荒而逃仍然是他每天的常态。

不过最危险的从来就不是这座雨林中的植物和动物,而是和楚骁一样有智慧的“人”。楚骁已经遇到过几次在雨林中修炼、探险的强者了,无一例外,他们都想要杀了楚骁,拿走他身上所有的东西,于是每次都是不死不休。

不过楚骁如今实力已经堪比主神境巅峰,加上堪比半步神尊的应龙分身,即便楚天风不出面,一般人也绝讨不到楚骁的便宜,不是不敌而逃,便是被楚骁斩杀,辛苦积攒的所有东西都为楚骁做了嫁衣裳。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