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卷七 众神之战 第三百零五章 一方大能(1 / 2)

加入书签

最新网址:www.xs.l</p>朱雀神尊打趣道:“这位刀修,入了刀道的感觉如何?”

楚骁也是微微一笑道:“我心如刀、我意亦如刀,刀即是我,我即是刀。”

“说得好,见你背着刀出来,便知你的刀已入道,没想到短短一个多月,你能够将刀练到这个地步,果真是块使刀的好材料。”朱雀笑着夸赞道。

昊天神尊也在一旁插嘴道:“这回的晋阶让你实力增强了不少,此番回到外面,也能算是一方大能了,那梅家和皇甫家的族长怕是已远不是你的对手,主神榜上的那些强者也只有少数能够和你一战吧。”

“神尊过奖了,没有绝对必要,我是不会去图那个虚名的,楚家和巫族都还弱,能多韬光养晦一刻也是好的。”楚骁并没有被自己的进步冲昏头脑。

祖巫深以为然的点点头:“你能这么想是再好不过了,此番你出去,一方面强化自己和族群,一方面多布耳目,要随时注意神界的风吹草动。”

白虎则是不耐烦的说道:“好了,楚骁小子且放宽心,我们不会不管你的,真遇到什么大为难处,该出现时我们定会出现。你小子善交际,出去后广交朋友,能拉帮结伙那是最好,大家抱团取暖,神界要是真有个什么变故,生存几率也更大些。”

楚骁一一拜谢列位神尊,便是准备要离开荒古域了。这时,步烟飞领着梅笑雨走了过来,朱雀笑着问道:“梅家小姑娘,你是打算留在这里呢,还是跟楚骁回神界去闯荡呢?”

梅笑雨看向楚骁,像是在征求楚骁的意见,楚骁呲牙一笑道:“如果你想出去又没有个落脚点的话,凭你的实力,在恒域联盟做个客卿长老还是够格的。当然,前提是你能瞧得上我那座小庙。”

梅笑雨下巴一扬,撇着嘴道:“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去帮帮你的忙吧,好在同生共死了一场,真是搁着你不管,我还有点不放心呢。”

“对对,而且我那里光棍汉够多,你也好筛选一下,说不定能找个如意郎君呢。”楚骁调侃着,不过也是给双方之间划好界线,倒不是他自我感觉太好,毕竟男女有别,他可不想再惹什么不明不白的孽债在身上。

朱雀神尊将一颗红色珠子递给梅笑雨道:“这是‘凝魂珠’,对强化灵魂很有帮助,你千辛万苦来这里一趟,本尊也不能让你白跑,这个便送给你吧。”

神尊送的东西岂能是凡物,梅笑雨大喜,当下接过珠子,拜谢厚赐。二人辞别众神尊,由步烟飞相送,前往荒古域的出口。

到了出口后,楚骁二人向步烟飞道别,而后者则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楚骁便问道:“前辈可是还有话要说?”

步烟飞沉吟了半晌,才说道:“我知道,道不可轻传,尤其是天道珍贵,更是凝聚了悟道者的无数心血,不过我已经在生命天道的最后一步上卡了无尽岁月,神尊们也都点拨过我,怎奈资质鲁钝,始终无法勘破玄机,小友天纵奇才,小小年纪便能将生命天道修炼到天道极限,不知可否替我解惑,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说着,便一脸乞求的看向楚骁。

楚骁笑了:“既如此,我还真馋您种的黄瓜呢,上次吃过一回,一直想念到现在,再给我几根好吗?”

步烟飞“噗嗤”一笑,从戒指中掏出了好几根黄瓜递给楚骁,后者则老实不客气的接了过去,郑重其事的收进了储物戒指。“前辈不妨将您所理解的生命天道跟我讲讲,然后再说说众神尊们是如何点拨您的。”见楚骁开始进入正题,步烟飞大喜,忙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听了半晌,楚骁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然后笑着对步烟飞道:“神尊们点拨得没错,果然还是生命意义的问题,当初我过海时的‘心之彼岸’也是生命意义的问题。您修炼了无尽岁月,将强大自身当做生命的意义和人生的目标也无可厚非,毕竟您的内心本来就是这么想的。不过我问您一个问题,您看看心中是否有答案,如果有一天,您实现了您的目标,突破桎梏,成就神尊,您生命的意义已经得到了体现,人生目标也已实现,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你说得没错,祖巫至尊也是这么问我的。我想,追求强大的路是没有尽头的,如果我有幸成为了神尊,那么我将继续努力,尝试着去成就神王,毕竟神尊们现在不都是在这么做吗?”步烟飞回答道。

“那成就神王后呢?想必您还会将目标定为神帝,继而是更高的存在,您说得没错,追求强大的道路是永无止境的,而追求的过程中,您的内心得到了什么呢?除了成就后片刻的欣喜和荣耀,继而又将是漫长的求索和被桎梏的痛苦。您被卡在半步主神极限无尽岁月,尝尽了‘求不得’的痛苦和煎熬,有些神尊有何尝不是如此呢?如果生命的意义,仅仅是在一条百分之一的喜悦与百分之九十九的痛苦所交织,永无尽头的无尽长路上不停轮回,恕我说一句犯忌讳的话,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生命的美好在于历程还不在于结果,如果您将那百分之九十九的时间过得开开心心,百分之一的时间留下品尝苦楚,这样的生命岂不是美好得多?很多人修炼是为了强大,很多人修炼是为了长生,可如果生命越长,意味着痛苦越多,那这样的生命又有什么可让人期待的呢?您一直很清楚您的生命意义在于让自己不断的强大,那您让自己不断强大又是为了什么呢?您是漫长岁月以来传奇般的强者了,相信您已经对万民景仰和四方臣服没有什么兴趣了吧?简而言之,您的那个答案并不是最终的答案,您只是用一个新的问题回答了一个旧的问题,您的生命之道中还有疑问,自然就无法贯通了。晚辈认为,强大、永恒这类词汇充满了‘手段’属性,而快乐、心安、幸福这类词汇才具备最终答案的性质,因为这些才是一个人内心能够最终感受到的东西。当然,这只是晚辈个人的一点看法,希望能对前辈有所启发。”说完,楚骁对步烟飞深深一礼,而后便带着梅笑雨离开了荒古域。

步烟飞呆呆的站在那里,楚骁的话让她凌乱了,她从寿命上讲,算是神界当中比较古老的存在了,活了无尽的岁月,别人都以为各种各样的人生际遇她都应该已经经历过了,可事实上,她的漫长人生,绝大多数的日子过得却都是平淡如水,单调乏味。有的只是闭关修炼,参悟天道,想方设法的让自己变强。那些能让她在乎或是心底产生波澜的人或事,早已在无数年前便已绝迹,她甚至连亲人、爱人的音容笑貌都已经全然想不起来了。不知从何时开始,幸福这个词已经与她无缘,财富、地位、家族、荣耀,都先后被时光所掩埋,岁月让她只剩下了修炼和变强这两个想法,每一天都是前一天的翻版,不知有多少的日子是在白活。或许她认为变强是她生命的意义,仅仅就是一种自欺欺人。事实上如果不把这个当做生命的意义,她就什么都没有了,这是多么的可笑和讽刺,一个拼命参悟生命意义的人,却一直在毫无意义的活着。楚骁没有说错,成就了神尊又如何,能够让自己更开心吗?拥有了强大的力量又如何,还有什么是自己想要去征服的吗?是了,自己要做的并不是去思考自己生命的意义是什么,而是要给自己毫无意义的生命重新寻找到意义。有些东西是玄之又玄、需要去参悟的,而有些更为玄奥的东西却是要到那些简单到家长里短的生活中去寻找的。步烟飞想着想着便笑了,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她的心中被解开,她掏出了一根黄瓜,轻轻的咬下一截,仔细咀嚼着:“生命的味道或许不在力量和永生当中,而是在那些平凡的某一个刹那吧,一刹那的悸动、一刹那的欣喜、一刹那的感动,在每一个生命中的点点滴滴。”

离开荒古域后,楚骁带着梅笑雨直接向恒域城赶去,路上一直在“万里山河图”中很长时间没有开过腔的楚天风终于开口了,他传音给楚骁道:“这段时间可憋坏我了,怕被那些神尊们发现,在‘万里山河图’里收敛气息,连大气都不敢出。”

楚骁笑道:“说不定你这是自欺欺人,人家早就发现你了呢。”

“小子,我可跟你说啊,这些多年的老怪物你可千万不能相信,你也看到了,一个人类都没有,他们不是人,自然不会有人性,也用不着跟你讲什么信义,现在对你好,说不定就是想利用你呢。”楚天风警告道。

“您老放心好了,我又不傻,不管他们和混沌神尊之间有什么过节,反正我现在也没有搅和进去的本事和资格。我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猥琐发育、壮大自己。”

“这就对了,巫族已经加入了,下一步你又想拉谁入伙啊?”

“我想到了一个地方,您老应该是知道的,‘苍遗界’。”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