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三百四十章 炎冥突破(1 / 2)

加入书签

最新网址:www.xs.l</p>一声悠扬的剑鸣,剑光神尊“太阿剑”已经出鞘,一丝银光印向安德烈的眉心。

“来得好!”安德烈双掌一翻,两柄短剑出现在他手中,斜斜向上便是一挑,只听“当”的一声,“太阿剑”便被挑开,剑光神尊倒退数丈,惊异的看着对方,持剑的右手发麻,微微的抖动着。

“你也是剑修?”剑光神尊吃惊不小。

“若论用剑,老朽也算是罗萨族的第一剑修了,听闻这片宇宙中你是剑修中排名第一的存在,你我以剑论道,判个生死如何?”安德烈一甩手中的两柄短剑,傲然说道。

剑光神尊笑了,他的实力在这片宇宙的神尊中排在中游靠上,但若光说剑术,他自信没有任何人比他更强,如今这安德烈要和他论剑,实是正中下怀,每一位绝世剑修对自己的剑都有着绝对的自信,这是支撑他们剑心的基础,故每一位剑修都是勇往直前、不畏生死的悍勇之士,若无出剑定生死决心,剑术是无法进步到这个层次的。剑光神尊如此,那安德烈何尝不是这般?此人身材短小,因此用两柄短剑,与一般的剑修路数上区别很大,根本无法预测其出剑的特点和习惯,这对剑光神尊是个极大的挑战。不过他脸上没有任何畏惧之色,相反的还露出了兴奋的神采。

这片宇宙中,在剑术上剑光神尊已经走到了一个极致,再没有人能在剑术方面给他带来新的思考和启发,没想到在这样一个时候,他竟然能遇到来自另外一个宇宙的第一剑修,这对他来说是何等的幸运。此刻剑光神尊脑子里已经没有了生死和胜败,只想好好的和对面这位安德烈天尊好好过几招。

剑光神尊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他的身体就仿佛是一柄利剑一般,散发着凌厉无匹的剑气,而安德烈也是露出了一个赞赏的微笑,身上同样腾起一股绝然剑气。舱室内的空间就如同是被利刃切割过无数次的破布,到处都是割裂开的口子,刚刚弥合便又被剑气划开,场面异常骇人。

剑修高手过招,从没有大战多少回合之说,生死只在电光火石之间,往往仅是一招,便已经分出了胜负,所以没有人会留后手,第一剑便是最后一剑,必然是倾尽全力的最强杀招。

突然寒芒一闪,连拔剑的声音都没有听到,只感到是剑光神尊先动了,接着便是数道寒芒无声的撕裂空间,二人此刻已经是背对而立,也不知胜负如何。

屏幕前所有人的呼吸仿佛都凝滞了,好似时间都变得格外漫长,也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一刻钟,或许仅仅是几个呼吸,剑光神尊的头颅缓缓自项上滑落,一股鲜血从腔内喷出,所有神尊的心都是狠狠的抽动了一下。“当啷”一声,安德烈的左臂也随着短剑掉落在地,他虽及时处理止住出血,但全身衣袍也都被鲜血染成了蓝色。

“果然不愧是这片宇宙的第一剑修,若不是我拼着丢掉一臂接下你的剑,怕是此刻人头落地的便是老朽了。你之败,非剑术不及,仅仅是你比老朽少一柄剑而已。”言罢,安德烈将剩下的右手剑戳在身前,眼睛盯着舱门口,显然还要继续打下一场。

仓室外,光灵神尊已经泪如雨下,就连浑浑噩噩的炎冥神尊眼角也淌下了泪来。

“都别跟我抢,皇甫兄的仇,由我来报。”光灵神尊眼中迸射着凶光,拍了拍炎冥和祖凤的肩膀,然后又伸手揉了揉楚骁的脑袋,闪身进了舱室。

“神尊从根本上比天尊就差着一个层次,凭你的实力,即便老朽只剩下一柄剑,你也未必能胜。”安德烈对着怒火中烧的光灵神尊说道。

“不胜,唯死而已,何惧之有?如今日我报不得皇甫大哥之仇,便随他去了也无所谓,后面还会有人进来,直到将你们全部杀光为止。”言毕,光灵神尊再无废话,手中出现一柄由光线构成的七彩长梭,气息如爆炸一般猛然攀升,整个舱室都被耀眼的光线所吞没,舱外的屏幕上什么都看不到了。

只听那安德烈叹息道:“一出手便要燃烧灵魂和生命,这种自杀式的攻击,即便是赢了,你也是一死,这种胜利又有何意义?”

光灵神尊没有回答,只是一声剧烈的爆炸,连整个“万界星舰”都随之猛烈摇晃了起来。光灵神尊的实力比剑光神尊强些,基本上能与炎冥、祖凤排在同一层次,位列神尊实力的前列,但安德烈实在是太强了,她自知就算是对方废了一臂,依旧不是其一剑之敌,故刚开始便动用禁术,燃烧自己的灵魂和生命本源,将其体内所有的光系能量引爆,意欲和敌人同归于尽,这种打法可谓是疯狂和惨烈,悲壮得让人心碎。

众人无言,依旧呆呆的看着屏幕,仿佛在奢望着有什么奇迹发生,能够再次看到光灵神尊那雍容、亲切的身影。然而他们注定是要失望的,耀眼的光芒缓缓散去,舱室中已经没有了光灵神尊的身影,只有安德烈拄着短剑,周身撑着一个光罩,除了在光罩里面,舱室的其他地方已经炸得一片狼藉,不少金属的甲板已经被高温熔化,船体的一些内部结构和线路都露了出来。

安德烈虽然明显受伤不轻,但依旧活着,身上散发着令人难以言喻的戾气,仿佛就像一头受伤的野兽一般。

祖龙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就不信了,他是不死之身吗?”说着便要进入舱室,可却有一只如铁钳般的大手抓住了他的肩膀,力道之大,怕是连祖龙都有些自愧不如。回头一看,不知何时炎冥已经清醒了,两只眼睛红得就像一头疯兽,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凶狂的气息,连祖龙这万兽之祖都不由感到心悸。

“他交给我!”炎冥的牙缝中只挤出了这四个字,便一步步的走进了舱室。

“他突破了,我感觉已经有些看不透他,如今怕是无论如何都不是他的对手了。”祖龙揉了揉疼痛的肩膀,对祖凤说道。

这时炎冥神尊已经进了舱室,猩红的双眼中充满了死亡气息,这股浓郁的死亡气息甚至在他周围不断扩散,在舱室中不断蔓延。

“死亡天道吗?剑道中本就含有死亡和毁灭天道,你挡不住我的剑。”安德烈虽然重伤,但依然有打赢炎冥的自信。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