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428章 魅力太大也是一种烦恼(1 / 2)

加入书签

“老板,他们又赢了。”某处,李凯的秘书正在向他汇报着dota勇士世界联赛的现场状况:“接下来,他们要准备打败者组决赛了。”</p>

听到‘随便打’再次获胜,李凯眉头皱了起来,有点不太高兴。</p>

当前正是他对外合作的这款游戏发布的重要时期,如果在这种关键节点,华夏有dota队伍拿下了这个勇士世界联赛冠军的话,那形势对他来说就非常不妙了。</p>

游戏发布初期,正是急需开拓华夏市场,作为和dota玩法相似的游戏,如果在发布的时候,国内玩家就因为一个冠军,对dota产生了根深蒂固,不可磨灭的热情。</p>

那市场开发的难度就相当大了。</p>

所以这个冠军,无论如何必须制止。</p>

只要没有在这次勇士世界联赛上夺冠,一切都好说,上一个冠军,还可以反驳说质量不够硬,可是个勇士联赛的冠军,包含了全世界的强队,如果拿下了冠军,就是实打实的战绩,就算你请水军,买热搜,也不能把白的说成黑的。</p>

不过,只要不是冠军,就还有运营的空间。</p>

“要动手吗?老板?”</p>

李凯摇了摇头:“先不急,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举妄动,看他们这一场败者组决赛BO3的输赢,如果赢了再说。决赛之前还有一天的休息时间,我们完全有运营舆论的时间。”</p>

“我明白了。”</p>

办公室里,李凯背靠老板椅,将双脚高高翘在桌子上,躺成一个相当舒服的姿势,抚摸着怀里的大橘猫。</p>

他看着怀里的胖乎乎的大猫,眼神逐渐清冷:“Yan神啊,你最好是祈祷自己发挥失常,输掉这场比赛,否则就别怪无情了。”</p>

说话间,他神情愈发狰狞,双手的力气也在逐渐加大,橘猫被他箍得有些窒息,发出一声惨叫的哀嚎,深出爪子狠狠的挠了他一下,无情离开。</p>

李凯不以为意,从抽屉里拿出张创可贴将伤口盖上,随后打开身前的电脑,自顾自的看起了勇士世界联赛的比赛直播。</p>

……</p>

比赛现场,随便打战胜TC之后,战斗还没有结束,还有今天的最后一个敌人,也是美洲赛区的扛把子——Fork。</p>

当前毕竟是美洲主场,现场的观众呼声别提有多高了,虽说‘随便打’的各种花式打法令人很是赏心悦目,但很多观众还是支持自家战队的。</p>

如果面对的是其他赛区的战队,那‘随便打’的现场呼声大概会很高,只可惜,他们最后这一场,面对的是北美最强战队,同时也是三幻神最后的尊严。</p>

Fork的比赛录像林远看过不少,在他眼里,这是唯一一支目前和AG硬实力相当的队伍。</p>

不过Foek队员的个人水平虽然很高,但是这支队伍打法,并不怎么团结。</p>

通过录像,林远能看出,这支队伍大家都喜欢各玩各的,打的是个人dota,他们队伍的打法比较偏路人化。</p>

某种程度来说,Fork跟他们之前遇到的BR战队一样,也是将某一种策略贯彻到了极致的战队,只不过Fork的极致跟BR的不一样,他们是个人的极致。</p>

他们似乎天真的以为,只要队伍里每一个人的水平都达到了世界顶尖,那冠军这种荣誉,就是水到渠成的。</p>

只不过这种追求个人极致的队伍,似乎是到了极限,也不知道在被AG2-0打下去后,会不会改变他们的认知。</p>

林远非常希望他们目前为止还没有认识到,否则一会儿对上他们,想获胜会非常艰难。</p>

但如果他们打的只是个人dota,林远便有绝对的信心战胜他们。</p>

为了有所准备,林远决定试探一番,正好在后台休息的时候,他遇到了Fork战队的队长pink:“听说你们队伍里的simple输给Mouse后,状态非常不好?”</p>

还好林远的英文水平相当过关,所以文斗这种技能,在面对外国战队的时候也可以使用。</p>

pink看到林远主动搭话,有些意外。</p>

他本以为位列天梯第的‘Yan’会是一个非常冷酷,不愿意与外人接触的家伙,没想到亲眼见到之后,还挺亲切。</p>

他这是,在关心他们队伍中单的精神状态吗?</p>

pink笑了笑道:“他还挺好的,暂时没什么事。”</p>

林远一愣,心想这家伙有点东西啊,口风还挺严,用这种敷衍的话应应付他,摆明了就是不想让他知道simple当前的状态。</p>

于是林远继续刺探:“也是,毕竟蜘蛛这种英雄本来就不怎么厉害,你看我们打TC的时候都不选了,这英雄实在太弱了。”</p>

pink心中一惊,Yan这是在暗示他,在对上他们‘随便打’的时候,不要使用育母蜘蛛这个英雄吗?也是,他们本就是最先是用育母蜘蛛的队伍,有克制育母蜘蛛的方法也是正常。</p>

只不过,面对接下来即将要面对的敌人,这天梯第一名的‘Yan’居然还能坦诚相对,这未免也太体贴了吧!</p>

在脑海里思索了一番后,Pink终于是明白了其中真意,他想通了,Yan之所以这么跟他说,就是想跟他们来一场真正公平的对决。</p>

没有什么阴谋诡计,就是双方实打实的较量。</p>

忽然间,Pink觉得有些感动,他没想到这个华夏赛区的天梯第一人,竟是如此伟岸。</p>

“唉,只可惜Yan,我们Fork,可能要辜负你的期望了。”Pink突然叹了一口气。</p>

林远:“???”</p>

这家伙说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是他们还想选育母蜘蛛?</p>

林远在脑海里思考了一番,忽然间,他发现了自己刚刚那句话漏洞极大。</p>

刚才他在刺探的时候,话语间有意无意的暗示对面别选育母蜘蛛这个点。</p>

这在对面看来,跟掩耳盗铃无异,你越不让他们选,不就代表你越害怕育母蜘蛛吗?</p>

完了!</p>

林远悔恨不已,如果能回到数分钟之前,他恨不得狠狠的给当时的自己来上一巴掌。</p>

偷鸡不成蚀把米。</p>

这信息没窥探出来,反而还被对面抓住了一个弱点。</p>

这Fork的队长,果然是有点东西的,几句话之间,就瞧出了他的本来目的。</p>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